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童颜**小宝贝,想我了没

第一百七十二章 童颜**小宝贝,想我了没

    就在这时,地上不时呻吟的草帽男陡然往玄妙洞口冲去。

    同一时间,秦远体内的读女器传出了提示。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此处将有莫大危险。鉴于宿主能力不够,强烈建议宿主离开!”

    这么一条提示,连续反反复复出现了三次!

    而且与此同时,那个玄妙莫测的洞口一阵模糊,整个地面都开始晃动起来。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草帽男在即将进入山洞的时候,那个诡异的山洞瞬间扭曲。

    “快走!”

    “带上他,我要抓他回去……”

    秦远在地动山摇之中,拉着不知是生是死的草帽男的一只脚,牵着肩背赃款的李米米一同回到那个进去之前的陷阱。

    待他们出来之后,剧烈的晃动方才停止。

    望着身后闭合的通道,两人惊疑不定。

    “米米,你没事吧?”

    李米米摇了摇头,查看了秦远也发现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灰头土脸很是狼狈。

    两人相互呼出一口浊气,平安无事这就是最好的事儿。

    替警花抹去脸上和秀发间的尘土,秦远让李米米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通道里的事情。

    如果所料不错,那里既然有莫大的凶险,必然伴随着相应的机遇。

    “秦远,就算我不,草帽男也会坦白的啊。”

    骚年秦远叹了口气,指了指脚下。

    如今的草帽男已经面目全非,死得不能再死。

    身为刑警队长的李米米,不是第一次看到尸体,见怪不怪。

    好学生秦远也不知是那一次酗酒之后的性格大变,还是读女器的潜在影响,看到尸体虽然也有些不舒服,但并没有多余的感觉和想法。

    搜寻的队伍,不时的呼喊,声音也让越来越近。

    对李米米叮嘱了一番,骚年秦远一个纵身,在陷阱壁上借力蹬跃,翻身就跳上了深达三米的陷阱。

    “秦远。”

    骚年回头,看着李米米的秀眉微微扬起,显现出诱惑而迷人的弧度。

    呃。

    别诱惑哥啊……哥特么的经不起诱惑啊!

    望着沾着尘灰依旧不损精致容颜的李米米,骚年一不心就想到了曾经看过的经典毛片中最经典的警花制服诱惑。

    他寻思着如果两人注意一下,再加上这个陷阱在一块大岩石的后面。

    如果野战一场,即使不能尽兴,最起码也能畅快淋漓一回!

    就在骚年想不管不顾的跳下陷阱,在这个特殊的地方,体会一把别样的情趣。

    挑逗得骚年蠢蠢欲动的始作俑者,让秦远明晚打电话给她。

    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一脸贼笑身怀名器的美女警官。

    骚年秦远陡然跳下陷阱,在那身威严的警服里里外外的肆虐揉弄胡作非为一番。

    直到魔掌下的娇躯颤栗颤抖,而外面搜寻李米米的声音清晰可辨。

    心眼不大的骚年方才意欲未尽的拍了拍自己和对方的屁股,转身纵越离去。

    心翼翼的躲开搜寻的队伍,秦远为了避免麻烦,花了一些功夫,终于离开了焦山的范围,高级无影脚全力施展。

    ……

    高瘦男子身为一名半职业半退隐状态的杀手,可也不至于让人接近而全然不知。

    紧紧的贴在墙壁上,避免来自身后的攻击。

    他转身谨慎的看着面前单薄的少年,年轻的少年实在太过年轻,唇红齿白……一眼之下,他还以为是一名少女。

    “你是谁?”

    “呵呵,你来我们学校,反而问我是谁?”

    少年顿了顿,然后轻声笑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个杀手吧。”

    高瘦男子心中一颤,少年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的颤抖不已。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还是一个兼职的临时杀手吧,或者只是一个二三流的杀手。”

    脸色大变的高瘦男子,注视着少年身后的县五中学校大门,以及刚刚进入学校便直接走来的男子。

    “告诉我你是来找谁的,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

    兼职的杀手,哪里敢放心?

    急促的了一声:我是来找秦远的。

    他的步伐很快,避开了少年周围五米的距离。

    在极短的时间,冲出了学校大门。

    刚进门的男子,迟疑了一下,来到少年的身边。

    “龙哥。”

    少年了头,挥挥手让魁梧的男子跟上自己。

    高瘦男子健步如飞,拼命的压榨着自己的潜力。

    他无意间认识了一个姓贾的名门子弟,喝过一次酒水之后,相互留下了电话。

    前天突然接到来自姓贾的三个电话,要求他杀了一个叫做秦远的高三学生,酬金20万。

    他心想这件事实在太简单了,随随便便制造一些意外。

    红彤彤的二十万,就可以进自己的腰包。

    哪料到普普通通的县五中,居然藏龙卧虎!

    他一口气奔出了三条街,吐出一口浊气。

    “他们应该没有跟来吧?”

    回头观望,一口凉气从心底升到了嗓子眼!

    那个单薄的少年,居然就在身后五米!

    他气喘吁吁往前飞奔,顿时间心血翻腾大汗淋漓。

    再一次跑出了五条街,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速度。

    “太慢了,再快!”

    听到清脆的声音,兼职的杀手连回头的想法都没有。

    憋着一口气,居然跑出了县城!

    扶着路边的一刻大树,他面无血色。

    “你别追我了……再追我就报警了!”

    望着不远处脸不红心不跳的少年,高瘦男子被逼无奈。

    单薄少年负手而立,没有理会差累死的杀手。

    这个悲催的杀手,心想自己完蛋了,一不心遇到了世外高人。

    少年没吭声,他也不敢动。

    只是声的辩解。自己虽然做过一些坏事,可至今还没有杀过人。

    半个多时之后,魁梧的男子也跑了过来。

    “虎子,你和他热热身。”

    虎子捏了捏双手十指,一阵啪啪啪的响声之后。

    他身体前倾,猛地往前冲去……

    三分钟后,虎子摇了摇头。

    “就你这身手也想找秦远的麻烦,我都替你感到悲哀。”

    躺在地上摸着胸口断裂的肋骨,高瘦男子欲哭无泪。

    望着扬长而去的两人,他心中悲哀的嘶吼着:

    我只是兼职的杀手啊……暗杀,阴谋,制造意外……懂么?

    悲催的杀手,艰难的从地上爬起。

    想了想,他拿起电话。

    “怎么样?事情办成了没?”

    “贾先生,你确定秦远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三学生?”

    今晚的经历,让他几欲吐血。

    自己怎么也是个杀手吧,哪怕只是一个兼职的而已。

    可自己却被目标的同学,给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难道没有那个东西,我连一个兼职的杀手都做不好吗?”

    听到了电话里的让他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的声音,他的神情瞬间大变。

    知道了姓贾的身份,高瘦男子知道自己如果完不成任务,那就只有死。

    咬了咬牙,面色恐惧的他,还是下了某种决定。

    “你没事吧?”

    身为好学生的秦远,刚刚来到县城的边缘。

    此时的秦远不知道面前肋骨断裂的高瘦男子,便是贾神医派来暗杀自己的杀手。

    而杀手也不知道,面前的人,就是自己想要刺杀的目标……毕竟秦远现在灰头土脸也看不清本来相貌。

    杀手谨慎的看着来到自己身旁的秦远,自从他获得了那个东西之后,有不少人来打过他的主意。

    九死一生之后,他才辗转更换了很多的地方,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

    突然,他看到了秦远手背上沾有血液,他终于放心下来……追杀他的人,可不会出现这样的破绽和纰漏。

    想到自己再次拿出那个东西,他萎顿的神情一扫而空。

    “兄弟,你刚才被人追杀?”

    有些莫名其妙的骚年秦远,疑惑不解的摇了摇头。

    “那你可有想要办而办不成的事情?”

    行动不便的高瘦男子,纵容的再次问道。

    骚年秦远摸摸鼻子,对自己而言,最难办的事情,便是在优秀女性的大腿之上……征服,再征服!

    “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了。”

    “扶我去一个地方,我给你十万!”

    这十万,可是贾神医付给他的定金。

    再一次摸了摸鼻子,骚年秦远被李米米勾弄的兽血沸腾,急着回去找同桌肖丽下火。

    “十万,人民币?”如果不是很麻烦,赚钱也很不错。

    以后势必要征服更多的优秀女性,没钱开房可就丢人了。

    心中暗喜的高瘦男子,重重的了头。

    并且告诉秦远,只需要扶着他,去到临县东面的破庙就可以。

    这么简单,赚十万……想不让人心动都难!

    “也该寄些钱回家了,肖丽似乎也很需要钱……总之钱多好办事。”

    俗话得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的。

    骚年秦远低着头,默默的安慰了一下焦躁的分身,答应了高瘦男子的要求。

    身怀高级无影脚的秦远,并不担心被人骗,也不担心遇到坏人。

    李米米这个刑警队长可是自己的女人,帮助抓些坏人,到时候,英姿飒爽的警花还不对自己欲罢不能?

    到时候升职为局长厅长什么的,自己翻身跨马持枪驰骋酣畅大战肆意纵情……任由厅长局长在身下婉转姣啼抵死缠绵岂不畅快!

    扶着高瘦男子,走进县城。骚年秦远的针灸能力,在陌生人面前也没有施展。

    拦了一辆的士,连夜开往临县黄梅……黄梅戏的起源地。

    骚年秦远拿出手机,给童颜**的萝莉向倩倩发了一个信息:

    宝贝,想我了没?

    向倩倩的家,便在黄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