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别,别停……我,我痒……

第一百七十五章 别,别停……我,我痒……

    在向倩倩的介绍下,她的父母怀着震撼和担忧给秦远递烟倒茶。

    “秦,秦远是吧?谢谢你刚才的出手相助,也谢谢你当时在医院救了倩倩。”

    两人有些躲闪的目光,闪烁其词的话语。

    骚年当然知道两人在担心什么,那些人的身份,在被救护车抬走之后,倩倩就偷偷的告诉了他。

    其中的李坤,乃是县教育局局长的侄儿。而且他的姨夫,还是省办公厅的一个副科长。

    别看副科长的品级不高官职不大,可是毕竟在省办公厅工作!

    万一认识那尊大佛,那也不一定。

    所以李坤自从干起了如今的这一行,还从来没有吃过亏遭过罪,一路风生水起好不逍遥快活。

    面前的两人,可是萝莉的亲身父母。

    好学生秦远,此刻完完全全一幅五好学生的模样。

    很有礼貌的拒绝了香烟,双手接过泡好的茶水。

    帮倩倩的父亲上火,秦远方才轻声让两位老人家不要担心。

    “秦远,你赶紧走吧,不然那个李坤会找你麻烦的。”

    萝莉向倩倩的父亲吧嗒吧嗒迅速的抽掉一支烟,重重的叹着气。

    本来家里就遭到变故,甚至很有可能一家人会无家可归。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在这时候还查出了脑瘤。

    如今,还得罪了此地的地头蛇!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倩倩的母亲,也在一旁长吁短叹。望着破烂的门锁,欲言又止欲哭无泪。

    咳咳!

    顺利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秦远彬彬有礼的开口道。

    “叔叔,不知道可不可以把你的病例给我看看。”

    一家之主虽然疑惑,可还是将病历本递给了秦远。

    萝莉的母亲,把童颜**的向倩倩,拉倒房间唉声叹气。

    “倩倩,这下怎么办啊?”

    “你爸现在没钱做手术,看样子也过不了几天好日子。”

    “现在又狠狠的得罪了负责拆迁的李坤,接下来就更加的不好过了唉!”

    她的声音并没有压低,显然是故意要给秦远听。

    好学生秦远笑了笑,他镇定自若气定神闲的喊来萝莉。

    让她端来一盆清水,并且自己有十成的把握让她的父亲没有任何的痛苦就治好脑瘤。

    为了让三人相信,秦远取出一根银针。

    “阿姨,我看你脸色泛黄气色衰竭眼角眼袋下垂……你痛经和失眠的症状很严重啊。”

    在倩倩母亲张大嘴巴目瞪口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

    好学生秦远刷刷刷,迅捷无比的扎了三针。

    这几天恰好就是大姨妈来了的时候,腹中的疼痛立即减轻了大半。

    她看向秦远的眼光,立马就有了变化。

    “秦远,你饿了没?阿姨给你做饭去。”

    “秦远,你渴了没?阿姨再给你泡杯茶。”

    “秦远,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治好了倩倩母亲的痛经和失眠,也治好了她父亲的脑瘤……当然这只是先期的控制,完全治好还需要两次。

    同时,秦远也告诉他们,自己在省政府也是有人的。

    并且,在事情没有完全办妥之前,他不会离开。

    就算要走,也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余。

    不久前还怨恨秦远的萝莉母亲,此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不但嘘寒问暖,还亲手给秦远端来了洗脚水!

    两房一厅的房子,萝莉的父母睡了一间,向倩倩自己睡了一间。

    可是,秦远晚上的住处,就是个问题。

    倩倩的母亲端来洗脚水,微笑着离开之后。

    有了一定护工经验的童颜**护士,毛遂自荐的给秦远洗脚。

    “秦远,谢谢你治好了我妈又救了我爸。”

    “咱们谁跟谁啊,谢什么。”

    “话虽这么,可要不是你,我……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感受着白嫩手,细致而温柔的给自己洗脚。

    很是舒坦的秦远,低头看着蹲在身前的向倩倩,那一对38d神器,在萝莉弯腰搓脚的时候,更显得气势汹汹!

    彬彬有礼的五好学生,瞬间崩溃重组为热血骚年!

    骚年摸了摸萝莉的一头乌黑秀发,伏低身子嗅了嗅发间的清香。

    软糯糯的声音,到痒的时候,更加细弱蚊声。

    感知敏锐的秦远,顿时间也觉得心中发痒。

    他呵呵一笑,故意对着萝莉的耳根吹气,看着眼前清晰可辨的柔软绒毛高低起伏。

    “秦远……不要玩啊……”

    贱人浩子告诉过秦远,女人常常喜欢反话。

    喜欢的时候,出口的往往就是讨厌。

    希望你再靠近一,就会让你走开。

    也许正是如此,男人更需要脸皮千锤百炼,胜过城墙,方才能抱得美人归。

    此时的骚年,听到萝莉不要,就揣摩着这个童颜**是不是想要呢?

    向倩倩的服装,一般比较宽松……没办法,那对38d神器实在是给服装造成了太大的压力。

    即使现在,这件宽松的长袖印花t恤,也被撑得鼓胀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撑破。

    与之相反的是空荡荡的腰腹部,一眼之下,t恤都让人以为是裙摆。

    骚年的魔掌往下滑,顺着发丝往下,轻轻的抚摸萝莉娇嫩的脸颊。

    粉扑扑的脸,没有擦任何的化妆品,纯天然的娇羞红润。

    “别……等下我妈看到了。”

    继续在萝莉的耳边嗅了嗅,闻着少女独有的馨香。

    突然,秦远张嘴将萝莉的耳坠一下子含在嘴里,心翼翼的吸吮。

    嘤咛!

    “秦远……别……等下我妈就进来了……”

    身为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好学生,秦远很快就领会了萝莉的多层意思。

    他的脑细胞迅速分析,简单的话语中,所包含的丰富的信息量。

    “宝贝儿,你别出声,阿姨她不会知道的。”

    既然阿姨不会知道,那么自己想怎么样,该怎么样,那就可以怎么样……

    咬着耳朵的柔声细语,让敏感的萝莉如遭电击。

    她的娇躯下意识的绷紧,可是在秦远的一句‘宝贝想你’之后,渐渐放松。

    只觉得被秦远触碰的地方,像是有奇怪的魔力……那个地方烫的厉害!

    同时又酥麻酥麻的,让人舒服。

    十六岁的她,也知道了一些男女之事。

    她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动着,里面仿佛是住了一直受惊的鹿。

    在秦远的拉扯下,萝莉看了看房门,欲语还休半推半就的站起身来。

    坐在床沿的骚年,把洗脚盆踢到一边。

    猛地揽住了童颜**萝莉的腰肢,紧紧的收进怀中。

    果然如他心中所想,腰肢纤细如杨柳扶风。

    同时,随着腰肢入怀。

    那傲人的神器,鼓胀的饱满,温暖的绵柔……毫无意外的撞在了他的脸上。

    啧啧!

    骚年吞了吞口水,两只魔掌上下出击。

    耐看的脸努力的往两座巨大的山峰的挤压中扭曲变换,他反而嘿嘿的笑着乐此不彼。

    人常宰相肚里能撑船,秦远现在就把自己的厚脸皮,当做了一条船……在汹涌的波涛着随波荡漾……

    嗅嗅……再嗅嗅……

    荡漾的波涛中,散发着婴儿般的奶香味,让骚年越嗅越是起劲。

    第一次被人直截了当的大肆揩油,萝莉向倩倩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抵触心理。

    奈何秦远的力气那么大,手臂是那么的有力。

    向倩倩气恼的嘟嘟嘴,看了看关闭了却没有反锁的房门。

    萝莉心想着要和秦远拉拉手,逛逛街压压马路,一起分着吃同一个冰激凌……现在的一切,完完全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短暂的抵触了一阵,萝莉心想自己这辈子也就只能被秦远欺负,也只会被秦远一个人这么欺负。

    想通了这一,萝莉也就任由秦远将脸深深的埋进自己的傲人不止一筹的鼓胀胸口。

    只不过,她依旧嘟着嘴,还有些气鼓鼓。

    嗅嗅……再嗅嗅……

    “像个狗一样……”

    气恼而又委屈的话语,反而让骚年沸腾的兽血火上加油更加的沸腾!

    开车带他来黄梅县的司机,除了过‘好吃不过山珍与海味,好玩不过嫂子和表妹’这句经典名言以外,还了一些他的经验之谈。

    比如年轻的伙子,看女人都是从上往下看。

    第一眼,往往是看女人的脸,看女人的胸。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

    成熟的男人看女人,通常是从下往上看。

    看女人的脚,看女人的腿,看女人的臀。

    年轻气盛的骚年秦远,年仅十九岁的他,陷入了重重包围的绵柔中欲罢不能!

    敢骂哥是狗?

    哥让你看看,狗是怎么样的!

    嗅嗅……再嗅嗅……用力的嗅……反复的嗅……深入的嗅……

    “别……痒……”

    骚年秦远有意无意的曲解怀里即将放弃全部防守的萝莉的话,自以为是的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

    “别停……我痒……”

    门外的阿姨,询问他有没有洗好脚,要不要吃东西。

    脚洗不洗,洗不洗好……这些都不重要。

    吃不吃东西,吃什么东西,要不要吃……这些同样不重要。

    重要的是,哥哥我要征服童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