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真的没有后台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真的没有后台

    【湿兄们,作为一本爽文,不是**,就是在铺垫**,跳着看,就像是没有经过前戏的那啥一样,会少掉很多的快感。求月票,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可以给大湿兄长长脸啊,没有湿兄们的鼎力支持,大湿兄都快成爬虫了】

    刚刚与母亲错身而过冲出房门的萝莉,不自觉的身体陡然一颤:

    这是在教我急救能力?

    而秦远的下一句话,则让萝莉向倩倩的娇躯一颤再颤!

    “只不过倩倩的急救能力,还需要再加强一下。”

    好学生秦远,依旧是那么的有礼貌。

    亲切的和萝莉的母亲打了声招呼,声称自己本来不饿,不过推辞不过盛情难却,方才接过倩倩母亲手中的鸡蛋面狼吞虎咽起来。

    门外的倩倩父亲,见自己的妻子站在门口好一会儿。

    也走了过来,轻声询问:“秦远和倩倩好多天没见,让他们多聊聊,你就不要来打扰了。”

    聊聊?

    这只是聊聊么?

    女儿怎么,也才十六岁啊!

    被丈夫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了一句,三十多岁的倩倩母亲,难得红了脸。

    到底是羞红了脸,还是气红了脸,那就不得而知。

    复杂莫名的看了大口吃面的秦远一眼,她拉了拉自己的丈夫,进了属于他们的房间。

    ‘老向,你觉得秦远这人怎么样?“

    “很不错的年轻人,很不错。”

    岂止是不错?他的心中已经是难以描叙!

    只是不善言辞的他,能出口的就是一句简短的话中的两个很不错。

    这段时日,脑袋中的时隐时现的头晕头痛,在秦远的诊治下,好了不少。

    再经过类似的几次诊治,情况也就能够完完全全得到控制。

    关键是并不富裕的他们,基本不需要打针吃药花钱上医院!

    对于及时雨般年纪轻轻知书达理救了女儿的命,也治好了自己妻子的病,同时也救了自己命的救命恩人,他能不好吗?

    “那你觉得咱们的女儿倩倩怎么样?”倩倩母亲声的道。

    木讷的一家之主,无声的拿出一只过滤嘴香烟,含在嘴里并不上。

    “咱倩倩还……而且也配不上人家吧?”

    气恼的抢过自己丈夫嘴里的那支烟,倩倩母亲神情复杂的道:

    “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嘭嘭嘭!

    重重的踹门声响起。

    倩倩父亲刚刚才修好没多久的大门,再一次被人踹开。

    听到了声音,早就心中有预料的倩倩父母,慌忙走出房间,却还是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陆陆续续的冲进来了十多人,的客厅都站不下!

    还有这不少人,站在了楼梯间没有进来。

    这些人一个个五大三粗神色不善,一眼看去就知道是来找事儿。

    身为一家之主的倩倩父亲,心翼翼的上前递烟。

    “各位大哥,这么晚有事吗?”

    站在最前面的李铁杨,专程就是来找事儿的。这些年,李坤每个月都会给他送上一只信封。

    里面厚厚的一叠,惹人喜爱非常。

    看了眼老实巴交的给他递烟的一家之主,他轻笑一声。

    “我们家坤子,就是再你们家被人打了?”顿了顿,他看了看家徒四壁的房子继续道:

    “打了我们家的那个人呢,你把人叫出来!”

    虽然很想将面前的老头般的中年人一脚踹得远远地,可他还是忍住。

    停止而年轻人身手不错,他怀疑是部队中的官兵。在官场混迹颇有时日的他,也知道有些人自己不能随便得罪。

    向倩倩焦急万分的从洗手间红着脸跑了出来,那傲人不止一筹的38d神器,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又不少的人眼神火热的吞了吞口水……这特么要是吃上一口,烧或写时日那也甘愿啊!

    李铁杨嘿嘿的笑了笑,他的视线也集中在了那庞大的胸器之上。

    心难怪自己的侄儿要三番四次的往这里跑,原来是看上了眼前的这个童颜**萝莉。

    “你知不知道打人是要吃官司的?是要坐牢的?是要赔钱的?是要惹下大麻烦的?”

    看到了面前的一家子胆战心惊的凄苦模样,李铁杨并不解气。

    “既然大人的人不在,那么这个菇凉就跟着我们去照顾照顾坤子吧。”

    倩倩的母亲,不时的看向倩倩的房门。

    她知道这些人都是来找秦远麻烦的凶徒,可自己的丈夫却偷偷的制止了她。

    只知道秦远虽然不错,可现在自己的女儿就要被人带走,而秦远怎么也只是一个外人!

    不急理会丈夫暗中的劝阻,面前的这群凶神恶煞的家伙,谁在让她害怕!

    “倩倩,快去吧秦远喊出来。”

    她这句话,无疑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一家之主脸色大变,萝莉也是忧心忡忡。

    李铁杨眼珠子转了转,也是疑惑不:难不成是个没有什么后台的家伙?

    在母亲的连番催促下,以及李铁杨的咄咄逼人之下,萝莉向倩倩终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了站在窗口一动不动,形同木雕一般的秦远。

    “秦远。”

    站在房门口,倩倩轻喊一声。

    摸得她浑身燥热难耐的男子,如今没有回应。

    走过去,她轻轻的推了推。

    骚年秦远恍若大梦初醒的转过身,疑惑的看着萝莉。

    只是不久前在窗外看到的一幕,实在给了他太多的震撼!

    门外的李铁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肯定打了侄儿的家伙,此时定然心虚害怕……不敢出现!

    他身后的那群人,早已等的不赖烦,要不是李铁杨特意压着,只怕做惯了打砸勾当的他们,已经收拾妥当完成了简单的任务。

    “秦远,那些人来了。”向倩倩咬了咬嘴唇,本来这些人都和秦远无关,可是照她妈妈的意思,似乎是全部都推给了秦远。

    年仅十六岁的萝莉,心有愧疚。主动的献上一个香吻,告诉秦远,她是愿意的!

    这时她在洗手间想了很久,逐渐坚定的想法!

    听到童颜**萝莉亲口承认自己愿意被征服,骚年秦远一时间兽血沸腾抱着向倩倩连转三圈。

    “秦远,如果你坐牢,我会一直等你出来。”

    向倩倩坚定的声音,反而让秦远一愣。

    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他,敏锐的感知到了房间门外扑面而来的挑衅气息。

    “胸大无脑的妮子,居然敢不相信我!等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想到自己刚才的愣神,居然也让萝莉以为他是害怕而不敢出房间。

    这让骚年很不爽,不过后来的一句话,倒是让他很是感动。

    被成胸大无脑的向倩倩,用自己傲人的胸,在秦远的胸口。

    俏脸绯红的她,很是严肃的道:“我会等着你,哪怕让我等上一辈子!”

    “你愿意,我还舍不得呢!”

    这么优秀的萝莉,就是用来尽心尽力征服的……白白的等待,那岂不是暴殄天物啊!

    浪费资源,可是非常可耻的!

    骚年秦远听到外面的情形,越来越混乱不堪。

    他端着吃了一半的鸡蛋面,就这么率先的走出了房门。

    这时候,李铁杨身后的混混,在他有意无意的纵容下,开始蠢蠢欲动。

    倩倩的父亲,再一次弯着腰来到李铁杨的身前吞吞吐吐的着好话,表示自己愿意承担药费,并且答应尽早离开这里,让李坤的公司早日开展重建工作。

    没有了多少耐性的李铁杨,一掌将倩倩父亲推了一个踉跄。

    刚刚走出房门的秦远,看到这一幕,眼神不自觉的寒了一寒。

    向倩倩的父母了头,示意两人放心。

    骚年旁若无人的的吃着鸡蛋面,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啧啧称赞。

    李铁杨身后的人面面相觑,纷纷询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同时,李铁杨微眯着眼睛,将秦远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面前的人,年纪轻轻普普通通。

    既没有富二代的气焰嚣张,也没有官三代的官商气质,更没有想象中军旅世家的标杆形象!

    站在他面前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而且,此时的秦远,吃面条的样子……还真有些惨不忍睹不忍直视!

    “这就是自己有些忌惮的家伙?”李铁杨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咳嗽了两声,让身后对自己早前的谨慎心而窃窃私语的混混安静下来。

    “是你打伤了我侄儿?”

    秦远吃下一口鸡蛋,喝下一口面汤。

    在李铁杨等的不赖烦的之际,方才慢吞吞的道。

    “是不是你侄儿我不知道,反正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呃。

    侄儿猪狗不如,作为叔叔,岂不更加的猪狗不如?

    “你父母是什么人?”压下心中的怒火,李铁杨压下心中的怒火再次问道。

    毕竟人不可貌相,谨慎心是他的为官之道。

    “他们都是普通的农民。”

    好学生秦远终于将鸡蛋面吃完,将碗筷交给来到他身后的倩倩手中。

    “你放心,我没有后台。”为了加强语气,他再次道:“我真的没有后台。”

    秦远主动的深处双手,让脸上无光的李铁杨命人带下了楼。

    望着神态自若的秦远,李铁杨总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你……”

    “你放心,我真的没有后台。”

    对于自己打上李坤一事,骚年秦远供认不讳。

    并且面对着虎视眈眈的众人,秦远主动要求惩戒自己。

    望着犹犹豫豫一直不敢下决定的李铁杨,秦远好言相劝。

    “那边有一个深坑,你把我推下去吧,我真的没有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