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摸得舒服吗

第一百七十八章 摸得舒服吗

    在众人的催促下,李铁杨还是让人把秦远带到了附近的一个深坑边,并且让人将秦远推了下去。

    骚年秦远摸了摸鼻子,很配合的跳了下去。

    这里,原本是一家住户,打的一口深井。

    后来拆迁重建了一次之后,这个深井扩大了规模。

    进一步的加宽加深,成了整个区的后备水源。

    如今,面临着新一轮的重建。

    这座深井,自然荒废无用。

    秦远不断的往下,深夜的井中,漆黑一片。

    即使有了紫金瞳增幅过,秦远依旧看不清。

    嘭!

    他准确无误的落入水中,同时准确无误的踩中了一个柔软的物体。

    嗯哼!

    一声短暂的沉闷呻吟,并没有让秦远太过意外。

    在倩倩的房间里,他就看到了一名曲线火辣的身影,被好几名男子追击。

    他亲眼看到了火辣身影重伤,也看到了她险而又险的避过身后的追兵,跳下了深坑。

    幸好他一直在井壁上借力,落下的时候他也比较心。

    不然的话,就他那一脚,只怕让那火辣身影极其的承受不住。

    兑换过游泳的生活技能之后,秦远很快就适应了下来。

    将挨着自己的娇躯搂在怀里,秦远声问道:“喂,你没事吧?”

    同时,他默念了一声读女器查看。

    在深井之上,李铁杨环视着周围的人。

    将秦远推下去之后,他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

    具体哪里不对劲,可他又不上来。

    “那子自己掉下去,跟我们可没有关系。”

    李铁杨带着一群人离去,没有多久,八个人影出现在了周围。

    八个人全都穿着黑衣黑裤,若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领头的男子个头最矮,大约只有一米五左右。

    其中一人来到他的身边,恭敬的道:“大哥,那个女人跑了。”

    矮男子阴沉的训斥道:“继续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她!”

    一名和他长得有些相似的人开口道:“那件东西未必就是被那女人拿走,我们要不要先回去禀报一下。”

    另外几人也随声附和,虽然重伤了那个女人,可他们自己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他们原先的时候,可是足足有十三人!

    “暂时先找一找,那件东西比你们想象的还要重要。只要获得了那件东西,大家以后的好日子,以后的锦绣前程可想而知。”

    下了这条命令的矮男子,当先飞掠而去。

    藏在不远处的井底,秦远直到几人走远后,方才敢大声喘气。

    这些家伙,不用想他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那把稀里糊涂得到的幽冥嗜血匕首,是个香饽饽的同时,也是一个烫手山芋。

    骚年秦远抱着柔软娇躯,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不至于白忙一趟。

    摸了摸鼻子,秦远仔细的查看自己的刚刚用读女器读取的数据。

    黎冰冰,22岁。

    身高:171cm。:

    三围:37,24,35.

    刻度尺红色,刻度为0.

    身材:110【150】

    相貌:95【150】

    家世:35【100】

    学识:60【100】

    能力;60【100】

    气质:65【100】

    事业:50【100】

    兴趣性格:50【100】

    xo技巧:0【100】

    完璧处子:是。【处子可加分200】

    冰冰的综合积分为725,征服此女性,可获得技能200。

    瓦擦!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女人,居然都价值两百技能!

    这对于急切想要获得更多技能的骚年,无疑是送上门的机缘!

    叮!

    “若要获得女性的职业信息,可花费一个技能查看。读女器再次升级之后,可免费查看。”

    这也是读女器提前解锁高级能力之后的一种功能?

    骚年秦远暗道一声鸡肋,只有上次同时征服李兰和宋晓梅两人而额外增加了技能的动能,最让骚年心中满意。

    秋天的凌晨,漆黑的深井之下伸手不见五指。

    骚年秦远在水中,将怀里的娇躯上上下下摸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

    虽然摸索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惬意和舒服。

    “奇怪我在倩倩的房间窗口,明明看到了她的手中有放光的东西。”

    深感奇怪的他,马上领略到了更加奇怪的事情。

    深井下的温度,陡然间下降了不少。

    即使是身体增幅了几次的秦远,都有些承受不住。

    而且,这温度还在继续下降。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都冷得打颤。

    哈切!

    骚年秦远摸了摸鼻子,不能自已的打了一个喷嚏。

    感知敏锐的他,连忙捂住了嘴……他察觉到了危险。

    抬头看了看井口,这时一条无骨手突然无声无息的捏住了他的喉咙。

    ……

    向倩倩和她的父母,眼看着秦远被李铁杨带走而无能为力。

    “那秦远不是他在省里面也是有人的吗?他怎么没有大电话啊?他该不会是在骗我们的吧?倩倩,你知不知道?”

    啪!

    连续不断踢了一连串问题的倩倩母亲,陡然被一家之主给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要不是你,秦远也就不会被那伙儿人带走了!”

    倩倩的母亲,捂住脸哭出声来。

    “我要不秦远在房里,他们就要把倩倩带走了!”她散乱着头发,捂着脸继续哭喊道:“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倩倩,我们唯一的女儿,被这些坏人带走吗?!”

    房门口守着两个彪形大汉,并不让倩倩出门。

    童颜**的萝莉,此刻反而很是平静。

    秦远离开之前,在她的耳边声的了一句话:

    “洗白白的在床上等我,我很快回来。”

    既然父亲的脑瘤都可以治好,那么也是应该有办法可以应付那些坏人的吧,

    很乖巧的童颜**萝莉向倩倩,无条件的相信了秦远的话。

    将母亲从地上扶起,帮父亲找来打火机,她仿佛没事人一般的做家务扫地拖地。

    心中郁愤的一家之主,猛地在倩倩的脸上也打了一巴掌。

    “人家救了你的命治好了你妈的病,还帮你爸控制住了脑瘤。如今人都生死未卜,你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你你这十多年都白活了!”

    木讷的中年人,有生以来的发了最大的一次脾气。

    一边的倩倩母亲,赶忙将女儿虎仔身后。

    “你疯了!还是吃错药了?我看你是长能干了,刚打了我,现在又打女儿,有本事你自己一个人吧那群人都给打趴下!”

    泪迹未干的她看着女儿脸上的五根手指印,将一家之主一楼器连推了三把。

    直到把自己的丈夫推到墙边,抹着眼泪方才干休。

    “我看那秦远也没有安什么好心,你这糟老头子,你知不知道,我煮好面端进去看到他在做什么?”

    她拽着自己的女儿,拉扯到丈夫的身前。

    “告诉你,我看到他想要想、强女干咱们的女儿!”

    火光一明一暗间,一家之主嘴里的香烟刹那间就消失了生命,

    短暂的错愕之后,他大声的反驳道:“不可能!”

    短暂的相处之后,他认为秦远,不会是那么一个人。

    自己的女儿虽然漂亮,可秦远在他的眼中,实在是极其的优秀。

    “这是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

    萝莉的母亲,摇晃着两人中间的向倩倩。

    “你告诉你爸,秦远都对你做了什么?他是不是以救你爸为利诱对你轻薄?并且还逼迫你师徒要强女干你?”

    坚信自己的眼光的一家之主,也同样询问女儿。

    他宁愿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愿相信妻子那张嘴。

    向倩倩看了看养育自己长大的亲生父母,又看了看门口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的两个彪形大汉,她告诉父母,同时也是在告诉自己。

    她当时是自愿的!

    最后秦远得那句话,倩倩没好意思出来。

    只是偷偷的凑到令人耳边,告诉他们不要过于担心。

    她相信秦远不会有事,就像她相信秦远来找她就一定会来。

    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接了一通电话之后,嘿嘿嘿的笑着离去。

    萝莉向倩倩立马和自己的父母,一起跑下楼。

    他们没有找到秦远,却碰上了一个黑衣黑裤的冷冽男子。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女人?”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子?”

    异口同声的问话,让双方都是一惊。

    短暂的交谈之后,双方都错身离开。

    只是冷冽的男子,牛头看了看向倩倩的背影。

    两样放光的他,不自觉的舔了舔舌头。

    “要不是事情紧急,这个少女的味道应该不错。”

    记下了刚才三人的长相,黑衣黑裤的冷冽男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双方正在寻找的对象,此刻相拥在冰冷的深井之中。

    自己的脖子,陡然被用力的捏住,骚年秦远一动也不敢动。

    “美女,那个……晚上好。”

    面对秦远的搭讪,秦远怀中的女子反而手上使力,将骚年的脖子捏得更紧了一些。

    “冰冰……有话好!”

    骚年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一时心急将读女器不久前查看到的名字脱口而出。

    可恰恰如此,喉咙间的钳制,几乎是要他的命!

    骚年的双手还保持着摸索的姿势,他感觉到怀中娇躯生命在流逝,当然自己的命,也随时都有可能不保。

    也许是秦远自始至终没有反击,也许是冰冰真的没有了力气再掐紧一,也许她另有打算,也许她早已清醒……

    感觉到卡住喉咙的手放松下来,秦远舒了一口气。

    他对怀中的冰冰声的感叹,作为一名致力于发扬助人为乐精神的五好学生,他其实是来英雄救美的。

    怀中的火辣娇躯没有回答,微弱的声音却反问道:

    “那你……摸得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