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八十章 心眼不大的骚年

第一百八十章 心眼不大的骚年

    “记功升职发奖金什么的,都弱爆了,要是奖励个极品美女什么的,那就更好了。”

    他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制,县委书记,县长以及局长全都听得清楚明白。

    眼下焦急万分的三人,神情不满眼神不善的转头看向骚年。

    年纪轻轻衣着普通,相貌平常……看起来也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学生。

    “你是?”

    微微有些秃的县长,向县委书记了头,先行开口。

    “我是秦远,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

    秦远暗自摇头,在此之前,他明明早已就将冰冰的伤势控制住。

    没想到那些专家教授,居然还是束手无策。

    骚年心中急切的想要离开,当然也要先救回冰冰。

    技能可是好东东,而且那征服的快感,同样让他心驰神往充满期待。

    “不好了,没有心跳了!”

    负责检查冰冰身体的一名护士,忽然尖叫起来。

    这么多领导的重视,让护士压力山大。

    几位领导狠狠的瞪了秦远一眼,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出了这么大的变故……谁特么的有心思和你这p孩开玩笑?

    “医生,快抢救啊!”

    “快!”

    “不惜一切代价!”

    年纪最长的医生,突然间脸色发白,一屁股坐倒在地,直接在庞大的压力下,晕倒了过去。

    救护车的周围,顿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在所有人沮丧懊恼之际,骚年秦远摸了摸鼻子。

    “那个,不知道治好了冰冰,有些什么奖励?”

    所有人的视线,突然间都射向秦远。

    心跳也没有了,这人还能救?

    这伙子是谁?有毛病吧?

    八成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有病就得看了,不能放弃治疗啊!

    ……

    秦远的话刚一出口,周围的噪杂瞬间停顿了一下。

    紧接着就是一波接一波的议论纷纷指指。

    县委书记和秃头县长,两张脸立马拉的老长!

    都了没有心跳了,急救专家都晕倒了,这子从哪个石头缝蹦出来的?

    他们看秦远,就像看一个笑话,连带着看秦远身前的局长,也透着一丝不善。

    毕竟是经过大阵仗,官场起伏多年的老手。

    到没有出什么不和身份的气话,只是问询和苛责溢于言表。

    局长复杂的看了秦远一眼,跑着来你多高两位上司身旁。

    他凑到耳边声的告诉上司,秦远也是一名医生。

    就在上司眼神有些变化的时候,他有些怪异的出了不久前秦远教他治疗咳嗽的配方。

    秃头县长皱着眉头,如果任由冰冰死在自家的辖区,虽然不一定会掉乌纱帽,但自己以后的仕途,势必受到巨大的影响。

    和县委书记相视一眼,他问秦远:“你是医生?”

    “没有执照。”

    “你会治感冒?”

    “在多几句的话,我也没有把握可以治好冰冰了。”

    看着秦远抹着鼻子的样子,秃头县长很难想象少年会是一名厉害的医生。

    他和县委书记短暂的交流几句,方才转过头来了头。

    “你去吧。”他叹了口气:“暂且死马当做活马医。”

    面前的少年,却一动不动。

    秃头县长怒目而视:“你怎么还不去治疗?”

    骚年抬起一只手,将食指和拇指交错摩擦几下。

    县委书记沉凝的道:“只要能治好市长秘书,本县提供50万的现金奖励。”

    一个县城的人均收入都不高,五十万的现金,其实已经相当不少。

    地区上的民警,眼神都泛着火热,恨不得自己也来治上一治。

    见秦远不为所动,县委书记继续道:“再加上一栋县中心地带的房产。”

    周围顿时出现窃窃私语,这房产比起现金来,更具诱惑性!

    可秦远依旧淡然自若的站着,仿佛并不将那房产看在眼里。

    县委书记此时也皱了皱眉头,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再次道:

    “我可以破例为你提供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机会,如果你要做生意,可以我可以为你无息贷款,你要行医,我可以为你找个好的场所,并且免除赋税……”

    面对着一系列的优惠条件,骚年秦远摸了摸鼻子转过身去。

    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些躁动。

    李坤被铐在轮椅上,也给警察带了过来。

    还有那意气风发的教育局长李铁杨,此时垂头丧气如丧家之犬。

    他眼神惊惧的看着县委书记和县长身前的少年,就是这个自称没有后台的家伙,让他良性发展的仕途就此中断。

    并且还要遭遇牢狱之灾,曾经所有的一切都经化为乌有。

    秦远微笑着走了过去,身为好学生的他,实在想不出让这么一个家伙继续在教育部门继续待下去的理由。

    让他继续待下去没能教出好学生吗?

    “你不是你没有后台吗?”

    “你也信?”

    简单的对话,秦远转身离开。

    路过县委书记的时候,他我负责救活好人,你负责严惩坏人。

    摇摇欲坠的李铁杨,顿时瘫倒在地。

    秦远没有再回头,径直走上了救护车。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身材火辣的美女冰冰,果然危在旦夕命在顷刻!

    骚年眉毛一挑眼皮一抖身体一颤,这事儿完完全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的眼神快速的扫过周围,在一支盒子里看到了几根银针。

    “蠢货,你们看不出来我这时在给病人控制伤势吗?”

    要不是最年长的医生气色极差,刚刚还昏倒过,骚年都想给他来个中级连环腿之连环扫荡!

    摸了摸鼻子,这下真的麻烦了!

    几位领导面色凝重的走过来,询问秦远的情况怎么样。

    他们刚刚接到上级的电话,一顿严厉的训斥,让他们脸上都很精彩。

    此时的秦远,脸上同样也很精彩。

    他慎重的取出专业的银针,一字摆开。

    随身携带的用具,再一次排上用场。

    尽心尽力的调动大脑细胞,捉摸着最佳的治疗方案。

    感知敏锐的他,在此时听到了那些个领导干部,在声的议论。

    居然在商量着,要是秦远治不好,就拿来当替罪羔羊!

    摸了摸鼻子,骚年秦远觉得自己提出的条件,似乎还是太少,太少太少。

    灵机一动的他,转身让人取来笔和纸。

    刷,刷,刷!

    笔走龙蛇,片刻间,他就写下了整整三页!

    把这三页纸张,递给县委书记。

    “这是什么?”县委书记疑惑的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

    骚年秦远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让他派人将上面罗列的材料,一个时之类准备好。

    最好是尽量的多,尽量的全。

    要是办不到,骚年便不保证治好市长秘书。

    那些个议论纷纷的领导干部,突然就接到了大量的任务。

    焦头烂额忙得不亦乐乎,其中的大半,其实是骚年逗他们玩儿,同时也是用来迷惑外人。

    由于急救大夫将秦远原先给冰冰扎好的银针取出,导致骚年预先计划的治疗方案全盘重来。

    “快,你们几个快把材料准备好!”

    心眼不大的骚年,故意对刚才的几个想要让他当替罪羔羊的家伙大声训斥道。

    这件事干系太大,这些人被训斥还只能乖乖的陪着笑脸。

    在秦远转身之后,他们的脸比苦瓜还要苦瓜。

    “这三更半夜的,让我去哪里找刚出生的老鼠?而且还要求不能睁开眼睛!”

    其中一个刚刚完,另外一个立马道:

    “你那算什么?我这个还要求公蚂蚁七只,母蚂蚁五只。蚂蚁还有公母之分吗?就算有,让我在这凌晨去哪里找?”

    “更重要的是,必须要在一个时内找到,并且送过来。”

    县委书记刚刚发话,完不成任务的。统统取消年终奖,并且在能力职称评选的时候,都将要受到影响。

    他们一个两个,手拿电话。

    喂!喂!喂!

    一时间忙个不停,气氛怪异的火热。

    求人相助的,请人帮忙的,寻找专家的……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其中有一人,也就是最先提出要让秦远做替罪羔羊的罪魁祸首。

    傻愣愣的站在当中,不言不语一动不动。

    与他相熟的人,询问他怎么还不赶紧找朋友找下属找专家帮忙。

    这人拿出自己被分配的任务,噙着眼泪让身边的人观看。

    “紫色红色蜈蚣各一对,要求不大不不老不嫩不肥不瘦不油不腻,其中公蜈蚣取左边脚的脚趾甲,母蜈蚣取右边脚趾甲……”

    还没完全看完,这些人已经呆愣傻眼。

    望着不远处冲他们微笑的少年,没来由的觉得心中发凉。

    心眼不大的骚年的一时兴起,让这些人在见到或者听到秦远的名字时,忍不住的就会打哆嗦。

    事情分配下去,骚年不再理会。

    回到救护车上,秦远把所有人都赶了下去。

    太乙神针虽然残缺,但其中也还是有着一些比较完整的方法。

    手持银针,秦远还没来得及施展。

    救护车内的气温,陡然下降。

    冰冰所躺的救护床,也凝结出薄薄的冰块。

    连冰冰自己的身体,都笼罩在一层寒冷的冰雾之中。

    瞬间的变故,让骚年措手不及。

    下一秒,他的电话响起。

    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声音,从话筒中,直透他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