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的长腿与玩味的骚年

第一百八十四章 **的长腿与玩味的骚年

    这个环节,需要特殊的高温烘焙。

    秦远试了好多种办法,全都没有成功。现在离冰封融化,只有十几分钟。

    他摸了摸鼻子……只有用哪个办法了!

    站起身察看了旁边的病床,,冷艳美女冰冰身体上的冰封,已经有了融化的迹象。

    时间紧迫啊!

    骚年动作迅速的将几十种材料,按照一定的顺序,经过了两道简单的工序,和三道复杂的步骤……大约八分钟之后。

    身前的材料,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步。

    静气凝神,秦远神情专注。

    冰封的美女娇躯,至此融化了一半。

    骚年秦远取出了三根银针……是否成功,就在此一举!

    他揭开蒸炉的盖子,出手如电!

    三根银针,在他精确的控制下,刺入其中!

    在这同一时间,那三根银针,瞬间通红。

    其中的温度,简直难以想象。

    全力施展了残缺太乙神针中的烧山火精要,让秦远的精神力消耗了不少。

    偶然的尝试,居然真的成功。

    挥了挥手,驱散了眼前的雾气。

    三颗黑褐色的药丸,呈现在秦远的眼前。

    成功了?

    就在秦远心声疑惑的时候,秦远脑中传出熟悉的响声。

    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你自制的护心丸,由于操作的不规范,没有完全成功。”

    呃。

    意思是失败了?

    辛辛苦苦的努力了这么久,居然失败。

    摇了摇头,秦远有些忧伤和郁闷。

    如果没有护心丸,那么此次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失败的代价,那就是价值200技能的冷艳美女黎冰冰,从此香消玉埙。

    那位神秘莫测的少女,也将对自己失去信心。

    很有可能会导致连锁的不良反应,秦远看在200技能的份上,也是十分的不愿意。

    忽然,他的眼前一亮。

    脑中的提示,依旧还在。

    提示他没有完全成功,那也就是成功了一部分?

    “这个是个什么意思?”

    骚年秦远行使了自己身为特权宿主的权利,立马展开询问。

    “亲爱的读女器特权宿主,你制作的护心丸,没有完全成功。由于各种原因,依然可以使用,但是功效大打折扣。”

    “护心丸,原本是在受到了一定量的伤害时,可以保护病患身体,并且稳定及缓解伤势。”药效持续时间为24时。“

    “而宿主此次自制的护心丸,简称护心丸,药效只有原本的四分之一,药效持久时间为6时。”

    摸了摸鼻子,秦远并没有因为药效大减而产生任何的不满。

    他反而极其的开心,相当的满意。

    这三粒护心丸,可是完完全全不需要花费技能的急救药!

    有了这个东西,自己也就等于多了一层保命的手段。

    基本上,万一遇到了特别的危险,自己也算是额外的多了一条命!

    爽啊!

    长腿美女柳溪,手拿一瓶92年拉菲,捂着上下起伏的酥胸,疑惑不解的看着面前笑得前仰后合的骚年。

    哈哈哈!

    嘿嘿嘿!

    呵呵呵!

    “什么事,他这么高兴?难道他救活治好了市长秘书?”

    柳溪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手里的92年拉菲递到秦远的面前。

    她轻启红唇,把心中的疑惑也问了出来。

    哪知道,骚年秦远实在太高兴,太兴奋。

    陡然伸手抱住了柳溪的蛮腰,原地转了三圈。

    “呃,他居然抱了我?”

    被秦远放下,还处于晕眩状态的柳溪。

    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个春梦!

    路过的白马王子,和自己的大树下的草地上……春光灿烂……

    被秦远搂抱的地方,还滚烫灼热。

    那里似乎有着无数的蚂蚁在攀爬……痒!

    几乎要痒到心坎里,想挠都挠不到!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搂抱。

    “原来被男人搂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似乎,还是蛮舒服的。”

    长腿美女的脸,就像是喝了一瓶92拉菲。

    她看着不远处,随手穿上一件白大褂的秦远。

    此时的秦远,专注,认真,儒雅,自信……

    像一位行业的领头者,成为了最级的大师!

    俗话认真的女人,有种特别的美。

    专注的男人,同样也有一种奇异的魅力。

    柳溪的眼中泛着一丝丝别样的光芒,她忽然觉得,奇异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一心想着升官发财的父亲,让我成为一种筹码,如今看来,似乎也不是很让人不能接受。”

    抱着长腿美女转了三圈,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在两人肌肤相亲的刹那间。

    身为普通骚年的秦远,稍稍的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宝贝分身。

    感知敏锐的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泡妞的时候。

    将那三颗护心丸贴身收好,秦远掀开了棉被。

    散发着薄薄寒雾的冰冰娇躯,顿时横陈在他的面前。

    察看了冰冰的脉搏,心跳,瞳孔……秦远皱起了眉头。

    冰冰的伤,不是一般的重。

    而且短时间内,他根本就没有找到原因。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对症下药。

    症状都找到不到,如何治疗?

    他回头看了一下紧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的长腿美女,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虽然哥丧尽天良的优秀,总特么的让人寝食难安。但是你也不要总这么花痴的看着吧?”

    心中暗自暗叹的骚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双手如电,如穿花蝴蝶。

    穿着大红色ol经典套裙的冰冰,立马就像是剥了壳的花生米。

    要不是身后还有一个上了征服名单的美女院长,骚年秦远必定会将最后守护着冰冰三一线的武装给全部卸掉。

    此刻的冷艳美女,仅仅只是穿着同样大红色的robor,以及一条三角。

    让骚年暗自好笑的是,那条三角,还是大红色的丁字裤!

    冷艳的冰冰,居然还是个闷骚型美女!

    这让心中有些紧张的骚年,非常难得的大开眼界了一次。

    其实,他更想将那大红色的内衣套装给褪去……想必到时候江湖更加的大开眼界。

    再次的深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的保持安心平静。

    冰冰的皮肤光滑细腻,嫩白柔滑,略显冰凉。

    “这么冰凉的皮肤……那个的话……也许会更加的容易下火吧?”

    摇了摇头,挥散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

    勾了勾手指头,让略显花痴的柳溪给他倒了一杯92年拉菲。

    一口喝掉,骚年皱了皱眉头。

    并不懂酒的他,斌没有察觉到如此贵的酒到底哟徐诶什么不同。

    “感觉怎么样?”自己也喝了一的柳溪,出声问道。

    “似乎还没有红糖水好喝。”

    骚年的话,让长腿美女笑得合不拢嘴。

    身为医院院长,也做了而不少手术的柳溪。

    第一次发现,在手术室还可以这么的闲情逸致。

    不知不觉之间,秦远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

    都给了她很大的信心……这一次的救治,一定可以圆满完成任务!

    秦远在冰冰的前面,除了看到皮肤的光滑细腻让她满意之外,也对火辣的曲线,迷人的弧度垂涎若滴。

    除了皮肤格外的冰凉,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

    指挥着院长美女,和自己一起将冰冰的身体翻了一个面。

    背心上的一只乌黑的掌印,格外的触目惊心!

    而且在那边缘,还有和继续扩散的迹象。

    “这是什么?”

    美女院长自认为自己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

    可她还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伤势!

    秦远手持银针,轻轻的触及。

    手上亮白的银针,立马就成了乌黑色。

    有毒!

    而且毒性极大!

    虽然是被增幅了好几次的身体,秦远相信自己要是中上这么一掌,顷刻间绝对呜呼哀哉!

    “特么的,这世界看起来并不如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可以称得上危机四伏!”

    “以后哥哥我还真得要加快征服更多的优秀女性才行啊!”

    骚年秦远感叹了两声,转头对目瞪口呆的柳溪耐心的解释。

    这世上流传着一些武功功法,比如太极拳,八卦掌,铁头功……等等等等。

    而市长秘书黎冰冰,就是中了一种类似铁砂掌的掌力。

    只不过这种掌法,更霸道,更歹毒……内含剧毒!

    “那怎么办?手术可以治疗吗?”

    有着多年临床经验和手术经验的柳溪,皱起了秀眉……以她的医术和经验,完完全全无能为力。

    秦远摇了摇头,普通的手术,只能起到切除蕴含了毒素的肌体。

    可是感知敏锐的秦远,清晰的知道,冰冰的血液经脉,甚至是五脏六腑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毒素侵袭。

    “难道就没救了吗?我听武汉那边似乎有一个神医。”

    柳溪间秦远摇头,以为冰冰无药可救。她转身准备离去。

    突然,秦远低喝一声。

    他的两只手,比穿花蝴蝶还要来得目眩神迷。

    身后的柳溪,只觉得自己好一阵眼花缭乱。

    本身就是一个优秀的医生,柳溪也见到过中医的针灸。

    可她从没有见过,像秦远这种魔术一般的针灸方法和速度。

    她瞪大的眼睛,直看到冰冰的身体上。

    在几个简短的呼吸之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被扎了几十针!

    冰冰背上的黑色手印,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快速黯淡。

    “这样就治好了?”柳溪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

    骚年秦远扎下第81针,咬着牙将这一套针灸之法施展完毕,只觉得脑袋里的神经似乎被扯断了一般。

    疼!

    他扭头看了看那一双让人**的长腿,嘴角掀起玩味的弧度。

    本是前倾的身体,陡然间向后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