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县委书记女儿的温柔伺候

第一百八十六章 县委书记女儿的温柔伺候

    黄梅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六楼特护病房。

    童颜**的萝莉向倩倩,以及她的父母,都有些焦急的站在门外。

    县委书记和蔼可亲的与他们亲切交谈,让这一家子颇有些受宠若惊。

    接过县委书记递来的香烟,倩倩的父亲脸上堆满了笑。

    得知秦远只是劳累昏迷并无大碍,他们也放下心来。

    不但如此,刚刚县委书记还告诉他。

    李坤和李铁杨都受到了严惩,拆迁补贴也在县政府的调节下,达到了最高的补偿标准。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秦远。

    一把手县委书记,微笑着拍了拍倩倩父亲,仿佛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他的政治嗅觉格外的敏锐,不然也不会从一个全无后台的普通的农民一路扶摇直上,成为了这座县城的一把手。

    毫不可察的瞧了瞧向倩倩这个童颜**的萝莉,他暗自感叹秦远这个性情中人眼光不错。

    秃头县长有长腿院长柳溪这个天然的筹码,县委书记就寻思着要和浅倩倩一家结个善缘。

    “倩倩,你今年18岁了是吧?”

    萝莉头,轻嗯了一声。

    这时候,县委书记慈祥的面貌陡然间唉声叹气长吁短叹。

    “唉,如果当年我女儿不是失踪,现在也应该像你那么大了。”

    着着他还煞有介事的抹了抹眼角……虽然很努力,却仍然没有眼泪。

    没有的事情,临时杜撰起来,还真是有些难度。

    不过他的眼睛在自己手背的的揉弄下,也明显的泛红。他的一番动作,搭配着他变现完美的唉声叹气,显然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倩倩的母亲,眼皮跳了跳。

    转动着眼珠子,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本县的一把手。

    “要是书记您不嫌弃,倩倩以后就是您的女儿了!”

    倩倩父女两人皆是一愣,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不得不又再次愣了一愣。

    “要是能有倩倩这么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儿,那还真是我的福分。”

    听到县委书记的话,倩倩母亲眼睛很是明亮。

    她推了推自己的丈夫,又推了推自己的女儿。

    老实憨厚的一家之主,还没从一系列的巨大幸福中回过神来。

    不过他对农民出身的县委书记,印象和口碑都很不错。

    “这样吧,要是书记不嫌弃,就让倩倩做干女儿吧。”

    在县委书记心满意足的应许下,在父母的催促下,萝莉怯生生的来到县委书记的面前拜了拜,轻轻的喊了一声爸。

    四人其乐融融,仿佛是真真正正的一家子。

    “倩倩,以后有什么需要就跟爸,知道吗?”

    “知道了,爸。”向倩倩羞怯的道。

    ”县委书记和蔼可亲的了头,一个劲儿的夸奖萝莉乖巧懂事。声称自己即使找不回亲生女儿也没有憾事了。

    “秦远估计快要醒了,你进去看看他吧。与着新结交的亲戚,热情的交谈了一阵,便示意倩倩去看看秦远。。

    向倩倩转身进入了特护病房,县委书记也声称有事告辞离开。

    门外的倩倩母亲拉着丈夫来到一边。转头四顾,发现没人注意,倩倩母亲声道:

    “现在咱们的女儿,也是县委书记的女儿,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条件好的男生来追求,咱们得提醒一下她,离秦远还是远一的好。”

    一家之主恨不得再给自己这个目光短浅的妻子,狠狠的来两个大耳瓜子。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秦远治好了你的病,也救了我和倩倩的命。而且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要不是因为秦远,县里也不会给我们那么优厚的条件,书记更不会收咱们女儿为干女儿!”

    顿时间,打着算盘的倩倩母亲目瞪口呆。

    好半晌她才缓过神来,犹疑不定的询问道:“真的是这样的?”

    她不敢相信!

    得到了丈夫极其肯定的回答,她心中有些慌乱,害怕秦远对她心生嫌憎。

    犹豫了一下,她忽然笑了起来……计划着要让女儿和秦远尽早把好事确定下来。

    即使没有到年龄不能结婚,那也可以让两人先生活在一起……把生米煮成熟饭。

    这样一来,自己怎么也是秦远的丈母娘,以前的事情就根本无需提起,好日子也会接憧而至。

    倩倩进入特殊病房,恰好看到了一名护士长在给秦远检查身体。

    “你好,请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护士长很疑惑,这里明明是不让任何人前来打扰的,怎么会有人能够进来。

    门外,可是有专人守护的!

    “病人身体很正常,不过还处在昏迷之中,具体什么时候醒来,还要考病人自己。”

    回答之后,护士长借来一盆热水,给秦远擦脸。

    “护士长,其实我也是一名护士,让我来吧。”

    人到中年的护士长,看出倩倩和秦远的关系不一般,自己的工作做的差不多,也就顺水推舟作个好人。

    “好吧,你帮病人擦拭一下身体。长时间卧在床上,容易让病人不舒服甚至湿疹。”

    目送护士长离开,向倩倩却犯了难。

    她做了护工也做了一段时间有了一些经验,可还没有给病人擦拭过身体。

    心想着秦远也不算外人,向倩倩开始了擦拭的工作。

    解开秦远的衣衫,萝莉态度认真手法轻柔。

    望着秦远结实的胸膛,年少多情的萝莉脸颊上不自觉的飞上了两朵红云。

    秦远的脖颈,胸口,腋下,肚脐,腹……向倩倩都擦拭的一丝不苟。

    随着动作,萝莉的视线来到了秦远的腹部以下。

    “下面就算了吧……可护士长,不擦拭的话,秦远会不舒服……”

    她抬头看了看再无他人的特护病房,注视着秦远不帅却耐看的脸。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娇俏而又羞怯的轻轻的拍了拍自己鼓胀傲人的酥胸。

    鼓足了勇气的她,俯下身去……

    骚年的裤腰带被她温柔的解开,长裤也心翼翼的褪下。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哭笑不得娇羞不已。

    只见秦远穿着一条印花的三角裤,似乎是被萝莉的动作骚扰到。

    此刻正微微抬头,跃跃欲试蠢蠢欲动。

    三角裤上印的花案,也非同一般。

    经典动画片中【熊出没】里光头强手持猎枪的经典造型。

    此时的两杆枪,枪口一致对外。

    恰好瞄准了伏着身子的目瞪口呆萝莉,顺着枪口看去,如果有子弹打出的话,那目标就在她的樱桃嘴之中。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萝莉向倩倩险种暗道。

    喜欢欺负自己的坏蛋,原来还这么闷骚!

    再次继续往下工作,轻柔的擦拭着秦远的大腿,膝盖,腿,脚腕……

    连秦远的脚趾头,都被来回擦拭了两次。

    “呼,终于擦完了。”

    萝莉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大战,关节的额头都有了一丝香汗。

    “还有一个地方没擦。”

    “那里就不用了吧。”

    下意识做出了回答的向倩倩,抬头看着真开眼的秦远。

    “秦远,你没事了,你醒了……太好了!”

    骚年摸了摸鼻子,自己增幅过几次的身体,平常人是比不上的。

    可有利就有弊,增涨的**和对美女的需要,也同样是一般人所远远不及的。

    在萝莉的轻柔擦拭下,如此**裸红果果的勾引……想不醒都难!

    “你还有个地方没擦呢,你不擦我就不好。”骚年挺了挺腰,本就颇具规模的分身,更加的显眼,惹眼。

    向倩倩捂着脸扭着螓首不去看:“我,我去告诉医生……”

    眼前那两团隐藏在宽松t恤里,却依然被撑得似乎要爆裂开来呼之欲出的38d神器。

    萝莉捂住了脸,却让自己的傲人胸器完全呈现。

    微微颤动的波涛,更是让蠢蠢欲动的骚年心痒难耐!

    此刻哪里会让勾弄的自己欲罢不能的罪魁祸首,就这么轻易的逃脱。

    他出手如电,刹那间便揽住了与神器**成反比的杨柳腰。

    “我自己都是医生,你还告诉那个医生去?”

    扭动着娇躯的萝莉,可是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干爹都在门外!

    奈何秦远的力气那么大,眼见挣脱不开,萝莉娇哼一声。

    气鼓鼓的道:“就知道就欺负我!”

    “倩倩,以后除了我,再也不会有人能够欺负你了。”

    秦远的蜜语甜言,终于融化了向倩倩反抗的意念。

    趴伏在结实的胸膛上,聆听着倾心之人的强而有力的心跳。

    “那个……恩倩倩,你还有件事没有做完呢。”

    “什么事呀?”

    “还有一个地方没擦。”

    感受着胸口把对被挤压,变换着玄妙形状的傲人胸器。

    骚年秦远挺了挺腰,对不久前没有完成的事情,依然念念不忘。

    童颜**的向倩倩,嘟着嘴摇了摇头。

    “不愿意……不听话可是要打屁屁的!”

    傲娇的萝莉,再一次的摇了摇头。

    啪!

    啪!

    啪!

    秦远很有韵律的拍打着怀中佳人的翘臀,嘴里同时还哼出曲子。

    对于自己的屁屁,被秦远当成了响鼓,萝莉堵着嘴。

    软磨硬泡之下,向倩倩不得不妥协。

    没办法,秦远对她,要是不帮他擦,他就下床调过来帮她脱下裤子……反客为主,帮她擦拭身体。

    眯着眼睛,仿佛地主老爷一般的骚年秦远。

    享受着萝莉护士温柔的手,给自己擦拭分身。

    “倩倩,你它大不大?”

    秦远指挥着分身,时不时耀武扬威的头。

    向倩倩扶着那条不安分的巨蟒,温柔的擦拭着。

    由开始的惊惧,随着时间推移,萝莉对这条巨蟒只惊不惧。

    隐隐约约之间,还有些好奇。

    “原来这里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之处。”

    排掉钻进衣衫内的手,为了不让秦远做出更过分的举动。

    温柔擦拭着的萝莉,告诉秦远刚才在门外的事情。

    “你现在是县委书记的女儿?”

    童颜**的向倩倩,眨了眨眉毛,了头。

    喵了个咪的!

    本就压抑的骚年,望着扑在自己身下的童颜**的县委书记女儿。

    他低吼一声,陡然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