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

    要是向倩倩不出来还好,骚年秦远看在倩倩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份上,还不至于控制不住。

    他知道倩倩担心自己的父母会听到,此前他还能够勉强压制。

    可现在!

    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婶婶能忍,骚年可忍不了了!

    他抱住萝莉,就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童颜,**,美背,翘臀……秦远只觉得自己两只手都有些忙不过来!

    “秦远,别……别……”

    “别停是吗?倩倩,嘿嘿,我懂了。”

    琢磨着自己已经脱光,让征服的战役,少了很多的麻烦,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怀里的童颜**,皮薄肉嫩,价值150技能!

    比起娇柔的海豚臀校花,向倩倩更加显得有肉感。

    萝莉被秦远逗弄得娇喘连连面红耳赤,胸口的两只大玉兔,微微纵动。

    欢欢喜喜的模样,似乎是见到自家的主人。

    在秦远略显蛮横的拉扯下,附在结实身体上的萝莉处处防备,却处处被攻陷。

    更让她羞恼不已的是,柔软的腹部下面,被着一根灼热滚烫的棒子。

    “秦远,别这样,不然我生气了。”

    向倩倩堵着嘴,躺在怀里一动不动。

    呃。

    真生气了。

    暂缓行动的骚年,亲吻着萝莉光洁的额头。

    “倩倩,你可别生我的气。如今这事儿,可不能怪我。”

    胸怀神器的向倩倩娇哼一声:不怪你,难道还怪我啊?

    再了,我也没不愿意,可也不应该这么心急吧?

    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陪着自己一起多逛街看电影压马路?

    咳咳!

    骚年再次发扬恶人先告状的优良传统,摸了摸鼻子。

    “俗话,男人不流氓,身体不正常。倩倩,我先问你,我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哼!

    嘟着嘴的向倩倩,再次娇哼一声。

    “我再问你,如果我不是这么的怕失去你,急切的想要得到你,期望永远永远拥有你……我也不会心急如焚惆怅若是……”

    一番理直气壮的强词夺理,让萝莉嘟着的嘴,悄悄的从中探出一条嫩滑的粉红香舌。

    不过她还是娇哼了一声,故意别过了头。

    嘿嘿嘿的心中暗笑,秦远眼见战果扩大紧接着再次道。

    “倩倩,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随便你怎么样,我都不会反抗了……任君采摘,予取予求。你要是不嫌弃,现在就拿去吧。”

    “臭男人,坏蛋……我才不要呢!”

    话虽这么,萝莉还是王秦远的怀中,用力的拱了拱。

    看着如此可爱的窘态,骚年不由自主的笑了。

    还哥哥像狗一向的嗅,自己不还是像猪一样的拱?

    “猪猪!”

    萝莉疑惑的询问秦远,为什么要叫自己猪猪。

    猪可是很懒的动物,她认为自己非常的勤快。

    等到秦远解释一遍,向倩倩撒娇不干了。

    两人拉拉扯扯,肌肤相亲……骚年大逞手足之欲,好不痛快!

    嘭!

    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人,一不心把床边的水盆打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倩倩,你在干什么?”

    “秦远没事?要不要喊医生?”

    “倩倩快出来,别打扰秦远休息。”

    ……

    特么的!

    你爷爷他奶奶的姥姥个狗大姨!

    喵喵个咪的,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秦远眼见自己马上就可以心如所想得偿所愿,如今……

    他光着屁股蛋子,全力运转无影脚。

    瞬息之间,来到了房门处……反锁!

    搂着目瞪口呆的萝莉,在她的耳边声话。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这让骚年更加的兴奋。

    “我没事,我在给秦远擦拭身子,不心把水盆摔了,你们别进来,我很快就给秦远擦完了,一会儿就出来。”

    萝莉按照秦远的吩咐,病人需要休息,不能有人打扰。

    安慰的香了一口,向倩倩就像哄孩子一样道。

    “秦远乖,我现在先出去……恩,我回家等你。”

    18岁的花季少女本来想:我洗白白在床上等你。

    脸皮白嫩并且很薄的她,临到出口的时候,还是没好意思出来。

    骚年秦远低头瞧了瞧,自己昂扬的巨蟒分身。

    本来就颇具规模,如今在连番的刺激下,就跟更加的雄伟壮观!

    “倩倩,我们就来一下下好不好?”

    骚年打心眼里舍不得,先不那150技能的美妙诱人。

    单单童颜**的萝莉,隐隐散发出的淡淡馨香,就让他澎湃的兽血更加的沸腾。

    再次送上一个安慰的香吻,萝莉坚定的摇了摇头。

    眼珠子一转,秦远凑到萝莉的耳朵旁,轻声的耳语了一阵。

    ……

    一整天都过去了,秦宛如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

    昨晚一觉睡到天亮,起床后全身都舒坦无比。

    再也没有以前的疲惫和劳累感,精神状态与往常不可同日而语。

    站在讲台上,望着教室的众多学生安安心心的做着习题。

    秦宛如觉得现在有了正副班长,晚自习比以前的纪律好得多。

    只是她的视线,投向最后排的角落时。

    她的美目和眼神,不由自主的有些复杂。

    “秦远上次都了,以后有什么事会给我事先请假,不会再随意旷课,可今天都整整一天,他都没有音讯,打他的电话他也不接。”

    “秦远会不会是因为我的拒绝,而生气了?”

    美女班主任,走出教室。

    想起和秦远的一幕幕,她就觉得人生就像是一场戏。

    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还欠着秦远一顿饭呢。

    她站在走廊上,举目远眺。

    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目之中,却没有看任何的星光夜景。

    曾经,她站在这同一个位置。

    硬要逼迫着秦远,拿开手上的书本。

    看到了比生物书本上,还有清晰明白的立体画面……而且分辨率极高,感染力极强,侵略性难以估量!

    她想到了第一次相见,在操场上,当着面调戏自己。

    而自己的初吻,也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给了秦远……一段特别的人工呼吸。

    “秦远应该还不知道吧?那晚被他撞倒并且误以为是他嫂子的人其实是我。”

    “秦远对他的嫂子都那么好,如果自己答应……他以后也会对自己很好吧。”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秦宛如默念着秦远的那篇作文呢的最后一段。

    理想,建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和心爱的女人,日到春暖花开!

    咚!咚!咚!

    高跟鞋敲击着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

    将缅怀往事的秦宛如,拉回了现实。

    “秦老师,请问秦远在教室吗?”

    秦宛如摇了摇头,自从面前的高艾来到学校,自己和刘忻这一对学校最年轻漂亮的单身女老师的名号,就有些不符实际。

    “那你知道他在那里吗?我找他有事。”

    美女班主任,再一次的摇头。

    高艾不死心的走到教室门口,探着头往里面看了一下,果然没有看到秦远的身影。

    目送娃娃脸代课老师离去,秦宛如琢磨着高艾找秦远到底有什么事。

    “新来的代课老师,该不会看上了转校生秦远吧?”

    “刘忻身体渐渐康复,就算你喜欢上秦远,恐怕在五中也带不了几天吧?”

    一时间,秦宛如心中繁杂,喜忧参半。

    不知不觉之间,她伸出丁香舌,舔了舔自己性感的红唇。

    阴差阳错稀里糊涂被秦远剥夺了初吻的一幕幕,仿佛老式电影一般,浮现在她的眼前。

    ……

    眼珠子一转,秦远凑到萝莉的耳朵旁,轻声的耳语了一阵。

    萝莉娇俏的脸蛋,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

    看了看被反锁的房门,向倩倩摇了摇头。

    这么羞人的事儿,她没有做过。

    “倩倩,我都退了这么多步,你再不愿意,我可就生气了啊。”

    “可我刚才了马上就会出去。”萝莉眨巴着大眼睛。

    天然萌的妹子,隐形的杀伤力无与伦比。

    骚年虎躯一震虎腰一扭虎臂一振虎鞭一甩!

    翻身就把傲娇的萝莉妹纸压在了洁白的病床上!

    “嘿嘿,再不答应,哥哥我可就要强制执行哦!”

    “不要!”

    童颜**的向倩倩,吓了一大跳。

    “你敢强迫我……我就叫,让警察叔叔来抓你。”

    “你舍得啊。”

    在骚年的软磨硬泡以及威逼利诱之下,傲娇的萝莉终于屈服。

    只见骚年秦远微眯着眼睛,再一次地主老爷一般躺在床上。

    县委书记女儿,趴伏在秦远的大腿上。

    柔若无骨的娇柔手,轻轻的捂着那条狰狞的巨蟒。

    颤抖着忽上忽下,忽高忽低。

    “倩倩,动作再快一!”

    “对,就这这样!”

    “加油,不要停!”

    “再快一!”

    几分钟之后,骚年秦远紧绷着身体。

    萝莉嘟着嘴,自己的手很酸。

    秦远咬着牙,让向倩倩看看,那里有些不对劲。

    善良的妹纸,乖巧的低下头。

    就在这时,骚年低吼一声,虎躯一震再震!

    体内灼热的精华,在萝莉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弄得脸上和衣领上都有不少。

    “坏人,都是你,都是你……”

    陪着笑脸的秦远,抱着向倩倩哄了一会儿。

    门外传来声响,院长柳溪来了,让萝莉快开门。

    秦远迅速找到纸巾打扫战场,再次躺好。

    萝莉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打开了房门。

    刚刚出门的她,被门外的众人直直的看着。

    她的母亲指了指嘴角,问她嘴角的是什么东西。

    反应过来的向倩倩,顿时大囧。

    她的视线,看到了对面大楼上一副巨大的广告牌。

    急中生智的她,立马回答:特仑苏。

    而她的视线: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