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2928】最后的挣扎

【2928】最后的挣扎

    他拿着电话,思索了片刻,还是拨通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电话先后响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听,宁孩这一下有些着急了,直接编辑了一条信息“先知鸟,我是宁孩,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算我求你,再接我一次电话,有些事情,我需要向你求证。”

    毕竟宁孩和先知鸟已经开始合作了,而且宁孩也是盛会第一话事人,两个人私下肯定还是有一条另外的秘密联系通道的,现在宁孩就在用备用的方式与先知鸟联系,别的联系方式已经都没有用了,但是没想到先知鸟这个电话也不接了,宁孩发送了信息过去,然后车子继续行驶,好半天都没有反应,就在宁孩要放弃的时候,手机突然之间就震动了,宁孩连忙接起来电话,随即先知鸟有些愤怒的声音传出“咬鹃没有把什么都告诉你吗?我麻烦你不要再联系我了行不行?我知道你救过我的命,但是我让咬鹃救了你一次,已经把你的恩情全都还清了,你还没完没了的想要干嘛?宁孩,说实话,我真后悔我没有把这手机扔掉,我告诉你,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把你想说得赶紧说了,说完我就要把这个电话扔掉,从此以后,你我形同路人,你也不要在联系我了,听见了吗?都这时候了,各顾各吧,行吗?”

    “我们现在再鼠城,我得跑路!”宁孩从边上说完,先知鸟直截了当的开口“你是真的疯了,你们刚刚做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那一群残骸士兵为了救你出来,做出来了那么疯狂的事情,让夜幕都损失惨重,你们觉得你们还能跑的掉?还能有活路吗?”

    “跑肯定是跑不掉的,活路肯定也是没有了,但是临死前,心里面一直有些事情想做,这些事情压在我心里面的时间太久了,如果你不帮我的话,说真的,我死不瞑目,我也不需要你帮助我太多,你只需要现在把你手上的所有的鸟儿的连线方式以及联系暗号告诉我就好,我需要到谁了,我就单线和他们联系就好了,反正你也要离开这个圈子,要自己跑路了,那那些鸟儿对你来说,已经都没有用了,不是吗?都给我。”

    “我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信息情报网,都给海的人接手了,我已经全都放了,如果不放的话,我肯定也是跑不掉的,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也是清楚的,宁孩,别挣扎了,这一次就是说破大天,你也跑不掉了,认命吧,行吗?”

    “我认了一辈子的命了,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在认命了,没关系,他接手归他接手,你把消息再告诉我一次,我能联系上的我就联系,他们愿意帮我的就帮我,我觉得我再这种时候了,不管做什么事情,海应该都不会拦着我的,或许也会纵容帮着我的,你只管给我就好,算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了,帮个忙吧。”宁孩说到这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笑了起来“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朋友一场,对你没有损失的。”

    “你想要和王赢去玩命吗?没用的,再你找到他之前,你肯定就被警方给抓获了。”先知鸟还在想继续劝阻宁孩的时候,发现电话那边的宁孩已经不吭声了,先知鸟话都说道嘴边了,这一下又停了下来了,停下来之后,他长出了口气“听天由命吧……”

    二十多分钟以后,两个人依旧开着车子还在往前行驶,车子上面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宁孩已经把杨攀给他的U盘插再了电脑上面,而且此时此刻,正在认认真真的读取电脑上面的信息,他整个人在这一刻,也是显得异常的平静,他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再这寂静的夜里,夏利车本来行驶的速度挺快的,但是突然之间就慢了下来,宁孩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眼杨攀,杨攀没有说话,但是宁孩自己也看见了,就在他们正前方不远的位置,两辆警车已经停在那里了,还闪着警灯,这大晚上也是真的挺显眼的,这个时候了,马路上面根本就没有过往的车辆,这辆夏利车,就很显眼了,这个时候,前面警车上面下来了一个警察,站在路边,冲着夏利车伸手了,示意夏利车停下来,就在这会,再他们的身后,也有警笛的声音传出,再后面,也有一辆警车行驶过来了。杨攀一边开车,一边冲着宁孩开口“怎么办。”

    宁孩坐在车上,简单的思索了片刻,随即从边上就把枪掏出来了,一手一把手枪,脸上挂着一脸亡命徒的表情“先停车。”很快,车子开始减速了,到了这个警察边上的时候,车子也停下来了,杨攀笑呵呵的和这个警察伸手打招呼,这警察打了一个哈欠,走到了车子边上,看了眼杨攀,然后又看了眼后面的宁孩“麻烦您身份证驾驶证出示一下,另外,这么晚了,要去哪儿啊?”这个警察从边上一边问,一边下意识的就把双手架在了驾驶位置处的玻璃上,他这一搭胳膊,突然之间“哎呦”就是一声,随即他起身,看了眼驾驶位置处的车玻璃,杨攀也不说话,与对面的警察对视,他们的车子本来就是偷得,现在驾驶位置处玻璃也是被砸的稀碎,但是还有一些玻璃碎屑,这个警察本来都有些困了,但是看着这些碎屑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谨慎了不少,他看了眼门口的杨攀,转头又看了眼后面的宁孩,杨攀这时候已经不想解释了。

    宁孩皱了皱眉头,从边上直接就把枪举了起来,对准了外面的警察,这个警察下意识的低头躲闪,与此同时,杨攀直接就发动了车子,夏利车“嗡~”的一声就蹿了出去,夏利车前脚往出冲,宁孩从后面直接就把枪口对准了侧面的一辆警车的轮胎“嘣,嘣!”的就是两枪,一辆警车的轮胎直接就瘪下去了,好几个警察这一瞬间也全都下车了,手上拿着武器冲着宁孩他们这边就射击,周围所有警车的警笛声这一刻也响起来了,夏利车飞速前行,侧面的还有后面的警车,紧追不舍,枪响声音不断,夏利车后面的车玻璃几乎都被打碎了,前面的杨攀踩死了油门,无奈车子太差,眼看着被对方也是逼的越来越紧,宁孩一看这个情况,自己转身抬起来枪托,直接就把夏利车已经近乎破碎的后挡风玻璃“咣,咣,咣!”的三下全彻底敲碎了,他抬枪冲着后面的警车“嘣,嘣,嘣,嘣,嘣!”的连续不停的扣动了扳机,后面警车一个急刹车,明显的有些失去控制了,冲着侧面的一颗大树也冲了上去“咣!”的就是一声,后面的警车撞到了大树上面,随即宁孩转身麻利的换上了两梭子子弹,翻身冲着后面要继续射击的时候,侧面的警车已经冲到了他们夏利车的屁股后面,“咣!”的就是结结实实的一声,夏利车后面明显变形了,杨攀从边上还在不停的打方向,警车后面还有一个人警察,也再冲着夏利车射击,这样下去他们肯定就跑不掉了,宁孩也是看清楚了形势,一咬牙,往边上一靠,起身抬枪冲着那边的警车,近距离的就开始和对面的警车对射,对面警察明显的子弹打完了,他整个人的身子退回到了警车内,宁孩看准机会又把枪口对准了驾驶位置,连续几枪,看着警车也有些快失控了,他又把枪口对准了车胎,他一口气打光了所有的子弹,最后还是打中了侧面追赶的警车的轮胎,侧面追赶的警车,也开始连忙急刹车,最后还是从后面停了下来,宁孩转身一边换子弹,一边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了地图导航,他仔细的看了看导航,随即从边上伸手一指“速度快点,前面右拐!”杨攀点了点头,他们的车子还在前行,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头顶一架直升飞机也行驶了过来,直升飞机再他们的上空盘旋,随即从直升机上面一束很强悍的光线直接照射了下来,照射到了宁孩他们的夏利车上面,大喇叭广播的声音也传出了“下面的人听着,马上停下车子,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一声接着一声警告的声音传出,杨攀坐在车上,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宁孩从边上伸手一指“前面左拐,然后右拐,上土路,速度快点!”杨攀二话不说,再次发动了车子,直接无视了上面连续警告的声音,夏利车连续两个转弯,直接就干上了边上的一条不宽敞的土路上面,就听见丁玲桄榔的地盘磕撞的声音,这会也是真的什么都管不了了,夏利车已经冲进了一片庄稼地边上的土路上面,很快,周围枪响的声音传出,直升机上面的特警已经开始冲着下面的夏利车开始扫射了,宁孩和杨攀都弯腰低头,杨攀已经踩死了油门,二挡疯狂前行,再夏利车上面,以及夏利车的周围,到处都是子弹扫射过的痕迹,车子再蹿到一处农村的村口位置的时候,夏利车彻底失控了,冲着边上的一处臭水沟子就招呼进去了“咣!”的一声,车头撞到了臭水沟的边缘地带,然后整辆车跌进了臭水沟,这条臭水沟臭气熏天,周围堆满了垃圾,再臭水沟上面还也漂浮着各种各样的垃圾,而且这臭水沟很长,几乎环绕着半个村子,直升飞机飞到了夏利车跌落的地方,所有的光线也都聚集在了臭水沟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