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不死帝尊 > 第一卷 正文_第1097章 苏真终于……来了

第一卷 正文_第1097章 苏真终于……来了

“铜导师小心!”

看着铜九跟一块陨石般,狂喷鲜血坠落,最近的虎无敌放出一股真气将他接住,立刻又渡了一股真气进他体内,检查伤势。

发现无数剑气在纵横。

一瞬间。

他渡入的那股真气就被绞散。

“七夜,你这是什么意思,比武切磋竟然下死手?”虎无敌猛然起身,遭受这般创伤肯定凶多吉少,起码换成他必死无疑,都是岳麓书院的导师,哪怕不喜欢铜九,也不容外人踩踏。

“无妨。”

一只大手拽住他,铜九嘴里流血,艰难道:“技不如人,我输的心服口服,这伤虽然重还不至于要我命,就此算了吧。”

“这……”

虎无敌脾气暴躁,咽不下这口气。

“比武切磋难免有伤亡,难为铜九导师心胸宽广,这里有一枚疗伤丹药你服下去,还需要什么跟本官说,要不要护送你返回岳麓书院?”

张正和插话。

“有劳张大人挂怀,铜九皮糙肉厚,这点伤还能压制,继续选拔院长吧,别耽搁正事。”铜九额头豆大汗珠滚落,显得非常痛苦,无数凌厉剑气在奇经八脉里穿梭,比凌迟还痛苦,好在他有铜鼎护身,激射的剑气正一点点的被转移进铜鼎里。

“好,铜九导师先疗伤。”

张正和开口两次把事情平息下去,而玄飞跟玄青始终面无表情,仿佛没看到差点出现的暴乱。

……

虎无敌:“铜导师,你真能撑得住?”

铜九声音断断续续,颤抖的音调显示出他承受的痛苦:“我是没防住攻击,可化解伤势还能做到,给我一个时辰就能压制,都不用管我。”

虎无敌:“你先疗伤!”

看着铜九表情虽然痛苦,可到现在身体也没有四崩五裂的迹象,的确是承受的住伤势,在佩服铜九防御力的同时,跟骨祖对视一眼,很默契的达成了一个协议。

七夜下次登场时。

虎无敌或骨祖上,非得教训教训对方不行,区区雷州的散修,抢夺浩然书院院长不说,还重创岳麓书院导师,反客为主,蹬鼻子上脸了。

至于能否打过?

只要不跟那口飞剑硬碰硬,区区元婴六重,还不任他们两个元婴七重吊打,尤其是骨祖掌握诸多手段,缠也缠死他。

……

“能把太一秘境炼成一口飞剑,威力暴增至一举击破同境界修士的太一秘境,令本官大开眼界,你也入座吧。”张正和称赞七夜一句后,宣布:“第四场开始,哪两位半祖想上?”

“我来。”

雷长霄站起来。

看到这一幕,围观者顿时炸锅……

“雷州雷霄宫的长老,元婴七重的雷长霄半祖,他可是比赛大热门之一,竟然第四场就要出战,肯他打的肯定也是元婴七重,不知道谁上场?”

“谁上都是热门级!”

“这场比赛如此快速结束的话,就跟七夜前辈战铜九前辈一样,也许能提前选出新院长。”

“猜猜谁上?”

“肯定不是狐太藏,岳麓书院那边的骨祖,虎无敌,鱼姬,恒光,陶然等都行,我猜虎无敌的可能性最大,他刚刚就想动手了。”

“我觉着是骨祖。”

……

雷长霄作为大热门,拥有足够的战斗力基础,主修的雷系气功,还有参悟的雷道,都极具毁灭能力,就跟商量过一样,他出场后同样放开了气势。

下一刻……

轰!

一声闷雷炸响,圆形观礼台都猛烈抖动三分,一些脱胎,凝煞境的围观者震的双耳嗡鸣,大脑空白。还www.00ks.org有少部分直接从座椅上出溜到地上,狼狈不堪,就连天罡,乃至金丹真人都感觉很不舒服,心脏猛地一紧。

这还不算完。

第一声闷雷炸响后,紧跟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噼里啪啦的雷声响彻不停,一团比鹿古凝聚的浓郁十倍的乌云飘过来,黑云压城城欲摧,天空先是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随后。

云层里出现无数雷霆,就像是一条条雷蛟,在里面翻腾,咆哮,张牙舞爪,并且不断的从云层里钻出来,劈落大地。

轰!

轰!

轰!

碗口粗的雷霆,把大理石劈碎,周围焦黑一片,大量火焰绽放在石头上燃烧,由于频率太高,大理石渐渐的熔化为岩浆,在广场里流淌,散发出刺鼻的硫磺与焦糊味。

雷霆响彻。

每一道雷霆下来,都把天空照亮,岩浆在下面流淌,火焰熊熊燃烧,是今天出现所有天地异象里最可怕的一个,跟渡劫差不多。

“这是雷劫?”

“比我渡金丹劫还恐怖,我若站到广场中央,不用一个呼吸就劈的灰飞烟灭。”

“这就是雷长霄前辈的气势?”

“雷不愧是天地间最狂暴,破坏力最强的存在,刚刚七夜的剑道令人大开眼界,跟这些雷霆相比,仿佛弱了一个档次……当然,我明白,这些雷霆肯定不如飞剑形的太一秘境厉害,但同级别的剑气跟雷霆,肯定是后者更厉害。”

“看看谁上。”

围观者更加期待接下来的战斗。

实际上。

虎无敌的确想要出战的,可看到这一幕后顿时明白绝非雷长霄对手,朝骨祖看去,后者同样熄灭了斗志,明显也知道打不过。

再看鱼姬。

道姑打扮的导师,脸色亦是不好,她跟骨祖,虎无敌相差无几,八成不是雷长霄对手。

然后是圣堂学生。

没有出场的蜘蛛精七娘,肯定不是对手,陶然跟三个导师差不多也八成打不过,唯一剩下的就是恒光,这尊被岳麓书院参赛半祖视为最大对手的家伙。

“都不出手?”

恒光神色漠然的环视眼几人,慢慢站起身:“一个宗门长老而已,就把你们吓成这样,日后如何统领浩然书院?”

鱼姬脸色微有愠色。

其他人不说话。

恒光又扫了眼诸人,随后看向周身雷霆缭绕的雷长霄,声音淡然:“气势再强看的是实力,不知道你的雷功在我《春秋》面前能撑多久,我来会会你。”

言罢。

就要登场……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了广场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