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不死帝尊 > 第一卷 正文_第1250章 苏真到来

第一卷 正文_第1250章 苏真到来

盛京。

皇城传送阵。

唰。

一道白光亮起,一个身影出现在阵法中,苏真取出万里传音符发消息,依然石沉大海,眉头不由皱起来:“还是收不到?大永王朝面积虽广,但超不出万里传音符范围,难道说璇玑跟黄金狮子王不在这里?还是出了意外,无法接收消息?”

苏真有些焦躁不安。

“喂,别在传送阵上站着,快点下来。”负责守护传送阵的士兵吆喝道。

苏真抬头看向他:“告诉我皇宫方向。”

“呵,好大的架子,哪来的乡巴佬跟兵爷这般说话?”苏真气势内敛,士兵没看出他是元婴半祖,再者大永王朝资源丰厚,诞生不了道藏境,元婴半祖却非常多,镇守传送阵的就有一尊,就算是元婴半祖士兵也不怕。

“告诉我皇宫的方向。”

“滚下……”

轰!

元婴境气势爆开,化作惊涛海量冲荡四方,传送阵范围内的修士都变了颜色,那个士兵更一屁股坐到地上,磅礴气势压得他满头大汗。

苏真:“皇宫在哪?”

“你,你敢袭击传送阵卫兵,好大的胆……”士兵并无惧怕,只是气势压得他说话结巴。

苏真眼睛一眯。

大永王朝好像很强,一个区区凝煞境士兵竟都不怕他这尊元婴,他正想加大压力逼问,对方底气十足的原因冒出来。

一股春风般的真气扩散化解他的威压。

紧跟着……

旁边殿内走出一名妙曼女子,莲步轻移,采荷而来:“道友是参赛者吧?元婴境的名头在这里并不好用,若想问路还是客气点好。”

“荷大人。”

“荷大人。”

镇守士兵如蒙大赦般跪拜妙曼女子,周围的修士亦纷纷躬身施礼,这是大永王朝天工院的副院长,一身修为元婴二重,最擅长维护阵法。

苏真抱拳:“在下有急事莽撞一些,还请道友告知皇宫方向。”

“你去皇宫干什么?”

“皇族后裔中有一个……”

“君临天下任务?”妙曼女子打断他的话,道:“露出你额头上的皇族印记,我送你去皇宫。倘若没完成任务,还请道友离开盛京,此地暂时只对激活君临天下的参赛者开启。”

苏真皱眉。

【零零看书00kxs】

妙曼女子看出他没完成任务,笑道:“那就不好意思了,道友先去其他地方转转,等化龙道场开启后再来盛京。”

苏真:“可否借一步说话?”

“哦?”

妙曼女子微微一愣,旋即邀请他入殿内一叙。

她丝毫不担心苏真暴起发难,一则她境界更高,二则这是大永王朝地盘,三则她跟苏真无冤无仇,对方终归是元婴境想要详细解释下,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

片刻后……

妙曼女子满脸震惊的取出玉符,联系起天工院:“有一位自称青州南域浩然书院院长的道友,希望批准前往皇宫。”

“他完成君临天下入门任务了?”

“没有。”

“请他暂时去其他地方,盛京目前只对君临天下参赛者开启。”

“可是他……”

妙曼女子想要把刚刚经历的惊恐一幕说出去,天工院那边已不由分说的打断,而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强行从她玉符里响起:“苏院长来了么?朕乃大永皇帝江泽涛,有机会目睹苏院长风采实乃荣幸,朕在御膳房摆下宴席,恭候大驾光临!”

“皇,皇上?”

妙曼女子一愣,旋即醒悟过来,忙手捧玉符双膝跪地,恭敬磕头道:“微臣荷柔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你护送苏院长来皇宫。”

“是!”

“苏院长,朕等着你。”玉符传出这句话后陷入沉寂。

而妙曼女子看苏真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刚刚苏真施展净琉璃菩萨身,那无法击破的防御令她震惊,破例询问上面的人能否放他进盛京。结果天工院没同意,大永皇帝的声音冒了出来,并且对苏真非常客气,这让妙曼女子瞠目结舌。

在她看来苏真是很强。

可就强个防御。

而且防御能否抗住元婴后期都是问题,综合实力也就元婴中期,大永皇帝是什么身份?自身乃元婴巅峰,国运加身后,横扫元婴无敌手,更是永恒国度最有实权的人类,除非道藏境,否则没人值得他客气!

宰相不行,大将军不行,乐亲王也不行。

这个院长却行?

可他明明才元婴一重啊,难道说背景深厚?

念想至此,妙曼女子表情微微一变,一域院长多是元婴中后期,他才一重境就当上院长,说不定后台很强硬,难道跟青州王有关系?

越想越可能。

妙曼女子不敢怠慢,忙前面带路,陪着苏真遁往皇宫方向。

路上。

苏真对大永皇帝多了层认识,心中暗道:“我刚刚来到盛京,他就知道,而且对我异常客气,说明对我战斗力了如指掌。从九州到这次需要半年,我乘坐龙船日夜不停,四个多月抵达,自忖没人比我更快,而大永皇帝却已经知道,说明他有特殊渠道监视整个永恒国度。”

……

潜龙圣院。

大司空是工部尚书的雅称,来者正是追随宰相的工部尚书杨万雄,他的降临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围观者略显惊讶后就恢复正常,低声一轮道……

“果然是杨大人!”

“宰相跟大将军势同水火,一方要杀的人,另一方必然要救,金尚潜力无穷,宰相动心了。”

“潜力无穷?”

“当然,你看金尚的道之法则都能化形……”话没说完,猛然醒悟,刚刚郑坤已经打爆黄金狮子王的道之法则,现在他潜力连普通金丹都不如,此生没希望再晋级元婴。

“这下要遭。”

“对,我估计杨大人不会真保他,郑大人只要态度强硬,金尚还是难逃一死。”

围观者交换意见。

实际上的确如此,杨万雄脸色阴沉一则做给郑坤看,二则因为来迟一步,眼睁睁看着黄金狮子王被废,这下没法跟宰相交待了,而且因为一个失去价值的废物跟郑坤硬拼也不划算。

这浑水趟的没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