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不死帝尊 > 第一卷 正文_第1677章 ‘一刹魔念’楼邪月

第一卷 正文_第1677章 ‘一刹魔念’楼邪月

无尽火域城池区域,这里曾经繁华如海,乃是拜火教圣地,只有真传弟子或立下大功者才能进入。昔日,此地楼阁林立,宫殿万千,随便每一处都驻扎一尊天骄。

然而现今……

一片荒凉,断壁残垣,寸草不生,无时无刻不燃烧着烈焰!

“武凌天说前段时间,他的一个朋友收到消息,有一位盖世强者要斩杀拜火教圣子,让我来找他朋友打探消息,不过武凌天觉着是假的。”苏真御空而行,快若奔雷,瞬息千里,耳旁狂风呼啸,身下景象倒退,他脑海里回忆着跟武凌天分开始的对话。

他猜测那个‘盖世强者’,就是谷幽兰摆脱他对付的人。

“也罢,要是他的话,顺道完成对谷幽兰的允诺吧。”苏真毫不畏惧心魔大誓,但他绝非食言而肥之人,说到就会做到。

一日【零零看书00ks】一夜,万里奔袭。

终于来到那座拜火教圣地,昔日繁华无比的城池,扫了眼断壁残垣,苏真没急着进入而是在外面找个沙丘闭关,他要先炼成最后一杆玄阴聚兽幡。

唰!

残破太一秘境撑开。

苏真伸手一抓,取出孤灯道长的阴魂,后者见到他疯狂求饶:“饶命啊,求求放我一条狗命,我愿意永生永世做你奴仆,孤灯道观也送给苏院长!”

残破太一秘境四面透风,八面漏雨,孤灯道长能够透过它,隐约看到外界发生的事情,苏真只手镇杀众元婴,对冰魄仙子跟野马精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这一听,吓得他亡魂皆冒。

“懒得跟你废话,为我组成玄阴炼魄大阵,才是你最终的归宿。”苏真取出一杆空白的玄阴聚兽幡,顿时阴煞黑气扩散开来。

孤灯道长吓得尖叫。

苏真不理会他,直接摄入玄阴聚兽幡,拍入几道手法,炼制成一个主魂,幡面上浮现出身穿道袍,脚踩飞剑,手持拂尘的男子形象。

八十一杆全部凑齐!

接下来就是布置玄阴炼魄大阵了……

一天后。

遮天蔽日的阴煞黑气收缩,像是一座黑暗空间塌陷,落入一个小沙丘。沙丘上,苏真盘膝而坐,以他为中心四面八方插着八十一杆猎猎作响的阴幡。

每一杆阴幡前面,都悬浮一道身影。

北斗阁主,方天龙,孤灯道长等等,以阴魂形态浮现,阴煞弥漫,黑气扩散,宛如妖魔设宴,群魔乱舞,看起来比阴界还恐怖三分。

“收!”

苏真掐个法诀,阴魂落回邪幡,而后拔地而起,化作黑虹依次落入残破太一秘境。

苏真露出满意微笑:“以前我对抗道藏,利用各种条件,真实战斗力顶多跟道藏一重抗衡,而且靠的出其不意,一旦对我战斗风格了解,很容易克制。”

但现在不同了!

玄阴炼魄大阵的威力让苏真很满意,凭借此,他可以正大光明的跟道藏搏杀,让他再次回到浩然书院前,他保证南门徒不能活着离开。

“南门徒本来就不是重点,仅仅白太玄就能镇压,主要是岳麓院长态度不明,还有一个袁东道虎视眈眈,我还得增加底牌。”

苏真心里清楚。

玄阴炼魄大阵也是外力,同样有很多弊端,真正能让他硬撼袁东道这类霸主的,还得靠《太古真身(中卷)》,修成此法,可纵横道藏!

“进城。”

苏真冲天而起,遁向废墟城池。

无尽火域一共有五十多名巅峰元婴,被他斩杀二十多名,剩下的分散各地很难碰到,可他运气实在好,竟然找到两个元婴。

更巧的合适……

其中之一正是武凌天的朋友!

“离火之精化身拜火教圣子,具备道藏一重修为,万一还有不死之身将是个麻烦,我先了解下情况。”苏真按落云头,拦在二者面前。

“谁!”

霍横山脸色一变。

“我是武凌天的朋友,姓苏,久仰霍道友大名了。”

苏真自报家门。

“我怎么没见过你?”霍横山身材精悍,手持长枪,保持警惕,他乃是瀛州霍家的老祖,苏真曾经在瀛州见过的霍家成员就是他的后代。

“我跟武凌天也才认识不久,这是他的信物。”苏真取出一张古老的身份卡,正面书‘陨星学院’四个大字。

“武凌天的圣堂证?”

武凌天曾是陨星学院的学生,虽离开学院多年,身份证明一直留着,既然拿这东西给苏真,肯定是他朋友了,霍横山把枪尖下压,道:“一些拜火教妖魂,能够幻化ChéngRén,苏道友眼生的很,别怪在下警惕。”

“理解。”

苏真笑了笑:“我拦下霍道友是有一事想问,你们来此地可是杀拜火教圣子?难道传闻中,一尊盖世强者降临火域是真的?”

“拜火教圣子堂堂道藏一重,我们可杀不了,只不过想分羹一杯。”霍横山看起来跟武凌天的关系很好,确定苏真是对方朋友后,态度随和起来,毫不遮掩的说:“‘一刹魔念’前不久降临此地,声称要采集离火之精,很多元婴都有耳闻,江道友就亲眼见过,我跟武凌天说他还不信,非得跟孤灯道长混。”

江道友就是他身边的那人,全名江纳兰,中州强者,据传跟宰相一脉沾亲带故,在皇城混得很开。

“一刹魔念?”苏真疑惑。

他的表情让霍横山跟江纳兰愣了,霍横山吃惊道:“你不会连一刹魔念‘楼邪月’都没听过吧?”

苏真知道此人就是谷幽兰拜托要对付的大敌,可他还真没听过……不,准确的说,谷幽兰说了‘楼邪月’三个字,但一刹魔念的外号没提过。

“传闻记载楼邪月是阴界一件圣物转生,天生大神通,判生死,定阴阳,纵横无尽大陆两千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怕在中州都是有名的强者!天道宗大弟子李墨轩跟他相比,在名声方面都差的很远,他可谓是元婴境第一强者,甚至有人说,他已经是道藏境!你连一刹魔念都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江纳兰盯着苏真,眼神幽幽,起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