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不死帝尊 > 第一卷 正文_第1797章 决一死战

第一卷 正文_第1797章 决一死战

苏真脸色微变。

“快走!”白虚急道。

苏真脸色阴晴变幻几下后,恢复平静,伸手抓过黄金枪:“先帮你们毁掉枷锁。”

长枪连点。

砰!

砰!

砰!

枪影如蛇随风,点在楚天水,古刹罡,程茜茜的枷锁上,手铐脚镣应声而碎,然后看向白虚,问:“九根钢针能不能直接拔出来?”

“九针刺入穴道,跟我们全身经脉相连,强行拔出会瞬间身死,必须用刑部特殊手段,你就不了我们,带着他们三个快走!”

白虚焦急。

苏真转头,吩咐:“你们三个去冰州,我会通知人接应。”

“院长大人!”

“别浪费时间了,我送你们一程。”苏真施展精血化身,让一具分身抓着三人遁入虚空,同时用万里传音符,给那个神秘编码发去消息。

处理完这个,还剩三人。

苏真看向白石:“白兄,你掌握命运双生子神通,只要两具身体不同时毁灭,就能重生,我强行拔掉这些钢针如何?”

“好!”

白石干脆点头。

实际上他也不清楚,九根钢钉是不是连命运双生子神通都能封印,目前的他这具身体,跟另一具彻底失去联系。

苏真动手。

唰唰唰……他背后浮现九只真气手臂,同时抓住钢针,刚一碰触就有一股阴损能量,顺着真气侵入体内,苏真皮肤从后背开始呈现墨绿色,似墨汁落潭,快速化开。

他忙断开真气手臂。

墨绿色扩散减缓,苏真催动不死血脉,将毒素一点点逼出来。

“有毒?”

白虚,白石,赢风瞳孔微缩。

“一点小毒,奈何不得我。”苏真化身净琉璃菩萨,以佛光气血包裹手掌,抓住一根钢针,剧毒侵蚀右掌,佛光气血噼里啪啦的作响,腐蚀的坑坑洼洼,然后附着到手掌上,但无法伤及琉璃身分毫。

“准备好。”

苏真提醒一句。

白石点头。

苏真猛一用力,似拽断大量树根,钢针从白石体内脱离出来。而扎根的穴道以及周边的经脉,纷纷被破坏,白石闷哼一声,半跪在地上,额头冷汗直冒,显示出莫大的痛苦。

“苏兄,继续!”

白石咬牙。

“忍着点。”苏真连番拔动,每拽出一根钢针,白石脸色就苍白一分,大量鲜血喷涌出来,当第八根拽出来时,他已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噗哧!

最后一根拔出,白石气绝而亡。

苏真,白虚,赢风都紧张看着,过了大概十五秒钟,白石的尸体逐渐化光,苏真跟白虚顿时松了口气,这代表命运双生子神通依旧在。

果不其然。

二十秒后,一道白光亮起,巅峰状态的白石出现。

他一现身就立刻说道:“父亲,苏兄,我另一具身体由老祖宗亲自保护着,我已经联系上他,老祖跟慈航副院长决定赶来!”

“老祖要来?”

白虚没有惊喜,反而充满担忧。

苏真眉头皱起,思考片刻后,道:“白兄,白家主跟赢风托付给你了,待到白前辈赶到后,一同前往大雪山,那里会有办法解决。”

“那你呢?”

“他们是冲我来的,我留下来拖延时间。”苏真把三者从秘境开口,不由分说的送出去,御空遁向长生山脉边缘,大家都非贪生怕死之徒,但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人留下来拖延时间,而且只能是他。

转眼。

苏真消失。

“苏兄!”白石急喊。

“你通知老祖千万别来,然后跟苏院长一块离开!”

白虚命令。

白石刚要御空追苏真,看了眼父亲跟赢风,又陷入两难境地。他能否阻止苏真是未知数,可一旦离开,父亲跟赢风必死无疑。

作为儿子,他不能走!

……

“侯大人,还有多远?”

恒彦范问。

“停下了,就在前面山谷。”侯祖庭收起傀儡狗,减缓速度,躲到恒彦范跟袁东道后面,作为元婴半祖,他可不想遭苏真一拳秒杀。

“剩下的交给我们……”

话没说完。

恒彦范跟袁东道同时看向不远处,那里佛光冲霄,气血镇势,m.00kxs.com仿佛菩萨行走山脉,又像是上古凶兽觉醒,俩人顿时认出来……

那是苏真!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恒彦范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我懂了,肯定是发现刑具有追踪效果,而他解除不了,决定引我们过去,给白虚等逃命机会!”

以苏真的性格,完全能做出来。

袁东道面目狰狞,眼中尽是阴毒:“死到临头还装仁义,我要亲手把你碎尸万段!”

恒彦范:“侯大人,你继续追白虚等,一个都别放过,我俩去擒拿苏真。”

侯祖庭:“好!”

苏真他是打不过,仅仅是战斗风暴都能把他轰碎成渣,相比之下,抓一群封禁了修为的家伙简直是天赐良机,他一刻不停的遁往山谷。

……

山谷中。

白虚:“你快去阻拦苏院长!”

“来不及了。”

白石看向远处,哪里佛光璀璨,气血镇势,分明是苏真暴露状态故意引人过去,更何况这句话说完,白石就察觉一股阴森气息袭来。

“刑部右侍郎侯祖庭!”

白石寒光一闪。

他们本来只是被镇压,目前情况完全是侯祖庭到来后,命人布置的刑具,对于刑部独有的阴界气息,他非常敏感,毕竟去过阴界。

“来的正好,我倒要掂量掂量刑部侍郎有多强。”白石战意爆发。

……

苏真鼓荡气血,佛光冲霄,云海显现,将那片区域渲染成极乐佛国,他凌空而立,看着正前方两道虹芒,脸色平淡。

还是追来了。

那就……

战!

“在万圣宫中,我被压着打,现在……”苏真战意冲霄,眼神坚定如铁:“不管胜败,战至最后一刻,道藏巅峰又何妨?”

嗖!

嗖!

恒彦范跟袁东道同时降临。

没有二话。

恒彦范召唤无涯学海,袁东道以血代墨,以指代笔,挥毫泼墨,书写杀伐文章,凌厉诗词,古老篆字,狂风暴雨般的攻向苏真。

“小杂种,今日你必死!”袁东道狰狞厉喝,宛如索命的厉鬼。

“战!”

苏真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