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不死帝尊 > 第一卷 正文_第97章 以理据争

第一卷 正文_第97章 以理据争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韩云峰脸色大变,没想不到徐鹭鸢竟然辩解都懒得说就直接动手。

“金诗剑法:诗成泣鬼神!”对方拳劲之强,刚刚有了体验,韩云峰不敢托大施展出最强气功。灵级飞剑,剑芒大作,喷出上千个金色小篆字,组成华丽诗篇,绞向徐鹭鸢。

然而,对付苏真时,摧枯拉朽的剑法,碰到徐鹭鸢那秀气的雪白拳头后,竟似窗户纸,轻松就被戳破。

砰砰砰砰砰……

金色小篆字一个个被崩飞,拳劲不减的轰向韩云峰。

“大胆!”眼看韩云峰就要中招,一声怒喝响起,紧跟着听到“咚”的声,蛇杖杵地之音,一圈肉眼可见的真气,以蛇杖为中心,像是涟漪般迅速扩散,波及徐鹭鸢的霸拳,将拳劲化解掉。

原来是蛇杖老妪出手了。

身为灵泉境修士,跟脱胎境有本质区别,哪怕不动用气功,仅仅是真气波动,就能当下内院第五徐鹭鸢的攻击。

拳头距离十步位置停住。

韩云峰捡了条命,脸色一白,很后怕的快速遁回蛇杖老妪身边。

“大胆徐鹭鸢,你在干什么!”蛇杖老妪怒斥一声。

“九长老又在做什么?”徐鹭鸢面色不变,神色平淡,波澜无惊的看向蛇杖老妪,语气如常的反问一句。

“苏真残杀同门,铁证如山,我命韩云峰清理门户,你为何阻止,还冲韩云峰出手?莫不是你真如韩云峰所说,是苏真的同党!”蛇杖老妪说话间,灵泉境的气势全部释放,像一座万丈雄山拔地而起,巍峨,庄重,浑厚,高不可攀,高山仰止,镇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令人生不出反抗之心。

而且带来的威压,是心灵方面的,直接镇压围观者心灵。

一些心境不强者,压得汗如雨下,气喘吁吁,就像背了一座雄山一样,还00kxs.com有人直接跪倒了地上。

咚咚,咚咚咚……

一片片的围观者跪下,朝蛇杖老妪匍匐,剩下的咬牙坚持站着,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豆大的汗珠。

君子阁成员跪了一片,康鹏咬牙坚持。

苏真身负重伤,本应该跪下的,但心灵方面他有不死大帝的传承,武道意志早就超越了无尽大陆所有存在!别说是蛇杖老妪,就算是宗主亲至,也造不成任何影响。蛇杖老妪的威压,侵入苏真脑海后,就被轻松化解,如见了太阳的白雪,快速消融。

徐鹭鸢没有苏真的意志,但毕竟是脱胎十重高手,区区灵泉境一重的威压,还是能轻松抵挡的。

她不卑不亢,反驳道:“惩罚弟子是刑罚堂的事,九长老管的太宽了吧?”

“大胆!”

蛇杖老妪一杵地面,怒气冲霄:“斩杀叛徒,每一个宗门成员都有责任,我身为内门长老,有何不可管?反倒是你,区区一个内门弟子,竟敢质疑长老?真是胆大包天!不要以为是崔铜的弟子,我就不敢动你。你保护宗门要犯,无故打伤同门,罪大恶极,理当连诛。杀了苏真,我在找你算账!”

“叛徒?苏真么?理由是什么,残杀同门?是不是跟我刚才打韩云峰一样?”

徐鹭鸢微微一笑:“既然就长老知道无故打伤同门罪大恶极,那我倒要问问,为何韩云峰可以无故打伤苏真?刚才的冲突我从头看到尾,看的清清楚楚,是韩云峰,傅凌天,白道生带着剑党雷党闯进君子阁,不分青红皂白出手,差点杀了苏真。苏真被逼无奈,才动用了五毒狼烟。剑党雷党那些人,亦都是受波及而死,并非苏真亲手所杀,相反死在韩云峰剑下的倒是不少。”

借力打力。

几句话竟然把蛇杖老妪绕进去,掉进了自己的语言陷阱。

蛇杖老妪脸色一寒。

她朝徐鹭鸢狠狠盯了片刻后,森森一笑,露出一颗未掉的白牙:“都说你行事霸道,蛮横不讲理,没想到老虎外表下藏着只狐狸。你的确巧言善罢,但就算再会偷换概念又能如何?苏真杀同门一万多名弟子都亲眼看到了,你说的再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事实!我要杀他,你同样制止不了!”

朝韩云峰吩咐一声:“去杀了苏真,我看谁能阻挡。”

拥有绝对实力,就懒得争辩。

“是。”

韩云峰一抱拳,抓着剑再朝苏真走去。

徐鹭鸢脸色一沉,就要冲韩云峰出手,可还没有动作,就看到头顶一只巨大的真气手掌,兜头罩来!

“你屡次破坏执法,罪大恶极,先趴下老实会吧!”蛇杖老妪直接出手镇压徐鹭鸢。

镇压了她,就没人敢闹事了。

“破!”徐鹭鸢叱喝声,一拳打向真气手掌,拳罡喷涌,竟然把手掌撕裂了一个口子。蛇杖老妪眼睛一眯,微微催动真气,一股磅礴的真气补充到真气手掌里,被撕裂的伤口迅速愈合,而且更厚重,一下包裹了徐鹭鸢。

“霸气凌霄!”

徐鹭鸢一拳轰向掌心,真气手掌剧烈颤抖起来,出现了蜘蛛丝般的裂纹。的确有效果,但还要三四拳才能打破,而那时苏真已葬身剑下。

来不及了。

韩云峰把握机会,催的剑芒大作,灵级飞剑化作剑虹,射向苏真心脏。

迟则生变。

他生怕再有变故,一秒都不肯浪费,已最快速度下死手。

“咻!”

飞剑爆射,斩敌千里之外。

眼看苏真就早葬身剑下,韩云峰嘴角开始微微翘起,挂上了胜利的阴笑,然而就在他以为大势已定的情况下,一只金色大掌凭空出现,嘭的声,拍在了剑身上,打的飞剑乱颤,直接片刻轨道,射到了几十丈外。

轰隆!

飞剑射到山壁上,炸出了一个巨型深坑。

“谁!”韩云峰脸色大变。

傅凌天,白道生,剑党雷党成员都变了脸色,甚至是蛇杖老妪都皱起眉头,怎么杀一个区区脱胎小杂鱼这么麻烦?而上万围观者,则露出兴奋表情,想知道那位高手又加入热闹了。君子阁是满脸期待,期待来者能救下苏真。

**主角苏真,眼中则写满疑惑。

先前徐鹭鸢仗义出手,已令他不解,现在又有第二个,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