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五章 往昔

第五章 往昔

    ----------------

    叶白出身在宋国江州城中,家境殷实,算得上是个富家子弟,又因是家中长子,是得宠,少年时候,便沾染了浪荡习气,呼朋唤友,飞鹰走狗,自不必说,是江州有名的游侠儿。www.00Ks.com

    叶白的老爹少时家贫,人近而立还是光棍一条,后遇贵人,接触到私盐生意,才渐渐起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娶了那位贵人之女为妻。家财越做越大,心也变的越来越野,小妾讨了一房又一房,于是,叶白又有了两个弟弟和五个妹妹。

    家中人多了起来,难免便产生矛盾,叶白的母亲常年cāo持这些琐碎事情,身体又向来柔弱,终是一病不起,在叶白十五岁那年的chun天,撒手而去。

    打那天开始,叶白突然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和常,ri月有升有落,四季去而复来,而逝去的生命却再不回来,那么活着意义到底在哪里?

    叶白从此收心养xing,专心读书,要从书中去找寻一个答案,可惜宋国从来不以文风昌盛而出名,叶白钻研了大半年,没有得到答案,却对书中记载的仙道之说,感上了兴趣。

    他从此便流连在各处乡野道观中求仙问道,可惜红尘之中,哪来什么真正修道之士,展转小半年,道没修成,反被骗去不少钱财。

    而叶家的厄运还未就此结束,做私盐生意,终归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计,叶白的老爹被竞争对手陷害,又得罪了官场中人,终被官府抓捕,家产被抄,自己掉了脑袋不说,妻儿老小个个发配边疆,流离失所。

    家道突然变故,连少年时期的朋友,也个个视他如瘟疫,远远躲着,让叶白从一个开朗的少年,变的yin郁沉默起来,显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兼在流放途中,见惯了生死的悲凉与诀别的奈,几房姨娘和年幼的弟弟妹妹,吃不得苦头,相继死在了路上。叶白为了生存下去,几乎天天要与其他犯人争夺少的可怜的果腹之食,保暖之衣,一颗玩世不恭的心也变的坚硬,冷酷,情起来。

    世界向这个少年展现出了它狰狞而又残酷的一面,而叶白,惟有以加狰狞而又残酷的心,去面对这个世界。

    叶白心中的向道之火,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熊熊燃烧。

    叶白发配去的地方,是宋国北方的边陲小镇三河镇,一路上都要途经连云山脉。队伍当然只是在山的外围行进,但那凶险的地势,已足够吓人。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叶白用烛台上折断下来的铁钎,刺死了看守的老军卒,一头扎进了边际的连云山脉,开始了生命的第一场狂奔。

    连云山中,茫道路,叶白傻小子一样在山中徘徊乱转,渴了便喝山泉,饿了便吃野果,没被野兽叼去,已经算他走了狗运。最神奇的是,他竟然真的在知觉之中,流窜到了连云道宗山门前的求仙路上。

    不得不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连云道的山门,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叶白走了一遍又一遍,却总是被送到求仙路的尽头。自此叶白知道,怕是遇上书中所说的仙家阵法了。可是仙缘就在眼前,若不能进去,死不甘心。

    叶白便用了个最笨最直接的方法,长跪在路头的石板上,叶白相信,在山门的另外一边,必定有人在看着自己。

    这一跪,便是九天十夜,对一个少年而言,这实在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竟被他用强绝的意志,生生挺了过来,直到失去意识。

    再醒来时,已经躺在老树峰上,成了连云七子中,“御剑生”步渊的弟子,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想到这里,叶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自嘲的笑意,自言自语道:“这就是我的存在方式,对自己够狠,对这个世界,也要狠一点,因为,我要活下去,活的好好的。”

    老树峰的ri子,并不总是很乐,在被老师鉴定为资质极差,对天地元气的感悟程度相当低下,修道前途极其渺茫之后,叶白一度沉沦。好在几个同门师兄弟尚算友善,当然,那个纨绔子除外,其他几人对他都是鼓励有加,才逐渐使他从yin影中走了出来。毕竟能够踏入仙门,已经是祖上烧了高香,若再贪心,该当天打雷霹了。

    端正了心态,再加上老师悉心教导,自身又够勤奋,ri夜苦修不止,叶白总算在修仙路上,走上了正途,三年时间,把师门独传的雷元术修炼到炼气第五层。

    和门中的天才子弟们比起来,这个速度自然是大大不如,但也算勉强过关了。用步渊听到这样的结果之后的原话来说便是,“老子终于可以下山走走了,再也不用怕被人笑话了!”

    叶白的努力没有白费,炼气五层的修为也使他搭上了前往试炼之地的末班车,这十年一次的试炼最受连云道宗低阶弟子的欢迎,所有人都知道,在这处duli的空间里,有着数不清的天材地宝,能够得到一两样炼制成丹药法器,都会对以后的修行大有裨益,即使自己用不上,上交给师门也可得到一笔不小的赏赐。退一万讲,即使进去后一所得,还有一样保底的收获,那便是其中异常充沛的天地灵气,在这里修炼,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若不是这奇异的空间里,还有着数的妖兽横行,连云道宗的历代大佬们,甚至会把所有弟子送进去历练一番。只可惜,根据历代弟子们的亲身经历,至少要有炼气五层的修为,才能堪堪在里面保住xing命,一试机缘。

    叶白在思虑再三之后,终狠下心来报名参加,自进入连云道宗之后,见识了数高高在上的天才,他再不甘心只做个人下之人,对实力的提升有了近乎狂热的渴望,这样一个机会,绝对不容错过。

    等到雷落之渊界门大开,众弟子纷纷进入之后,叶白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那晃瞎人眼的灵石灵草,确有很多,但一个眨眼间,便被手执法器的天才师兄们瓜分掉了,似叶白这样的低阶弟子,不过是吸引妖兽注意的炮灰。叶白亲见数个外门弟子,被逼着试探那些未知之地,结果被妖兽一一吞噬,若不是他顶着“御剑生”步渊亲传弟子的名头,又有师兄们护持,下场恐怕不过如此。

    每一天,叶白心中的愤恨都在加剧,除了本峰师兄们有意让给他的几株效用低微的药草,竟再所获。直到大沼泽变故的发生,叶白的命运,终于迎来了转变。

    忆起前事种种,叶白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那巨大的变故,必定是自己师兄弟六人体内修炼的雷霆元气引起的,或许身边那一根根的白骨中,就有着老树峰前辈的尸骸,只可惜,从没有人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至于是为何会发生这巨大的变故,就不得而知了。

    叶白现在的念头只剩一下,活下来,走出去。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