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十章 修炼

第十章 修炼

    ---------------------

    叶白的恶运才刚刚开始,此后连续几天的搜索,都要发生点意外,总有妖兽窜出来,发疯似的守护自己领地内的一切东西,对叶白展开猛烈攻击,而每一次叶白都只能仓皇逃窜,收获甚微。wWw.00ks.cOm:看小说

    最恐怖的一次,是在崖壁间摘取一朵七星花的时候,一群铁翼鹰从天而降,对叶白展开围追堵截,钢针般的羽毛暴雨一样打在他的灵气罩上,瞬间打穿了他的防护,幸亏叶白机jing,立刻甩出一张迷雾符,干扰铁翼鹰的视线,而他自己却趁机钻进了荫翳茂蔑的树林,逃之夭夭。

    “上当了!都是骗人的!什么只要炼气五层就可以来这里闯荡,回去之后,一定要向宗门揭发这些耻的前辈,竟然欺骗后辈弟子前来送死!”

    匆匆忙忙,回到自己的洞中,叶白忍痛拔下身上的羽针,敷上伤药,破口大骂。

    其实是他冤枉了好人,前辈们的本意是希望门中弟子结伴前往,相互照应,共同应付不利局面,哪里想到竟会发生叶白一人独自面对整个小世界的处境。

    而且叶白虽然目前有了炼气八层的境界,但那是因为机缘暴涨的缘故,真实的战斗能力还停留在五层,甚至五层之下。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与他平时一味埋头苦修不问世事,不关系。

    叶白脑子转的极,冷静下来后,很就想到了这一点,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加清醒的认识。

    以前,他一直对沧浪峰的那位连夜雨师兄在人间行走感到纳闷,总觉得是浪费时间,还不如闭关修炼,现在想想,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修道之人,与天争命。争的是资源,争的是法宝,争的是机遇,争的是那一线生机。可是若没有降魔手段,拿什么去争?空有一身法力道行,不擅打斗,早晚是陨落之局。

    自从入了连云道宗以来,过的实在有些苟且偷安了,凡事有老师师兄顶着,自己只要专心修炼,仿佛回到了忧虑的少年时代。但恰恰是这种安逸,磨灭了他的好胜之心,心思或许越来越纯净,贴近大道,但绝不符合弱肉强食的天地法则。

    想到这里,叶白有了一丝明悟。脑海当中,将这几ri的景况一一重现,反复斟酌,很就发现了许多做错的地方,有些明明可以施展些法术和手段就可解决的问题,却因为反应太慢而耽误了最佳时机,而有些法术则施展的太过苍白单调,若是混合几个其他法术同时使用,必可威力不增。

    可惜这些都只能在事后想想,打斗经验上的空白是法在短时间内积累的。叶白考虑再三,决定先将自己的修为再提升一下,这样论是灵识,反应,或是法术威力,都会有一个大的进步。

    检查了一下洞府四周的情况,发现并异常。叶白走进洞府内左侧开辟的练功房内,以驱物术用石块将房门封死。

    咬了咬牙,掏出三粒jing元丹,扔进嘴里,体内顿时热流涌动,元气四溢,叶白立刻盘膝坐下,吸吐呐。

    死一般的寂静中,叶白的呼吸渐渐平稳,丹药中释放出来的元气和天地间的元气,不断被他吸收。

    在叶白闭目修炼的同时,他眉心间的紫sè光点又悄声息的现了出来,这一次仿佛比上次凝实了许多,不再是毛团般的感觉。枝桠状的细线再次弥漫至全身,仿佛是身体上另外一幅截然不同的经络图一样。

    叶白体内白sè长龙样的气流,受到细线的牵引,化为一个个白sè光点融入进紫sè线条里,几个呼吸之后,又变成紫sè的气流,融入全身各处。对于这一切,叶白没有丝毫察觉。

    大约半天后,jing元丹中的元气消散一空,叶白清醒过来,眉头一皱,明显感觉到身体的不同。以往吃下jing元丹后,虽然也有元气涌现,但并未全部被他吸收掉,其中大部分都逸散到空气中去了。

    而这一次却不一样,虽然还是逸散,但是绝大部分都被吸收了,明显可以感觉到体内元气的增长。叶白的身体甚至感觉到一丝气短胸闷,那是房间内灵气被过度吸纳时才会产生的现象。

    叶白猜测许久,也搞不明白问题的所在,难道**资质在那雷霆元气的洗礼下被改造过了?回想到最近的经历,似乎只有这个可能比较合理。显然,那紫sè珠子的事情,已经被他彻底遗忘了。

    他原本资质极差,对丹药的吸收能力也比上那些天才弟子,“御剑生”步渊常常在扔给他一瓶丹药后,叹上一句:“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就是最好的明证。

    这也是他一直舍不得服下那三瓶jing元丹的原因。

    叶白站起身子,在房间里走了几步,思考片刻,再次吞下三粒jing元丹,坐下修炼。

    半天很过去,叶白从惊喜中醒来,应该不会错了,体内元力又有了不小的jing进,身体对丹药的吸收能力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总是一件喜事。

    山间岁月,转瞬即逝,三个月后,叶白仍在默默修炼,这三个月的修炼,可谓进步巨大,已经明显触摸到了第九层的门槛,只待一个契机。

    这一ri,叶白在打坐中,清晰的感觉到元气暴涨后的嗡嗡鼓荡之声,六识也失去了往ri的灵敏,仿佛不是处在安静的练功房内,而在身在人山人海的闹市中,偏偏元神安静异常,有种与**分离的撕裂感觉,痛痒难忍,几乎叫出生来。

    叶白知道,若是此刻喊出声来,必定功亏一篑,连忙掏出剩下的最后一瓶jing元丹,也不过数,全部倒进了嘴里。

    “嘭嘭----”体内的元气狂cháo再次暴涨,洗刷着每一寸经脉。

    片刻之后,叶白仰首向天,喷出一口鲜血,暴动的元气终于退去,六识也渐渐恢复,比起之前甚至加灵敏,连周围空气中稀薄的灵气流动也被他捕捉到一丝痕迹,玄之又玄。

    “托大了,这次虽然晋级到了第九层,但是最后吃的丹药太多,灵气吸收的太急,身体还是出现了一点损伤,还需修养几天才好。”叶白抹去嘴角的鲜血,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