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十六章 死地

第十六章 死地

    -----------------------

    半盏茶的功夫后,终于降到谷底。www.00ks.com访问下载txt小说

    “我的天哪,这是一座死去的森林”,叶白从没有想到下来后,会见到这样一副景象,开口惊叹道。

    入目处,尽是灰sè,褐sè,黑sè的高大树木。沉默的巨人一般,耸立在大地上,有些竟高达百丈,从远处看去,那层层叠叠的庞大树冠,像一片片乌云一样,铺天盖地。

    树枝,叶片,甚至树皮的纹理,都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只是再不是生机勃勃的绿sè,而是死亡一般的灰暗。

    整座森林里的植物仿佛是在同一时间被抽走生机,突然死去,而它死后,时间便在这里凝固了。没有腐烂,没有枯萎,一切都停留在它们死去的那一瞬间。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忍不住去猜想,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可以瞬间夺走这里的所有生机。

    叶白知道,十年一次的试炼结束后,雷落之渊就会开始弥漫一股死气狂cháo,可还是不认为那股死气狂cháo有这样诡异震慑的力量。因为总是有很多顽强的生命体能够躲过去,等待生的到来。而这里,只有死亡,仿佛传说中的森罗地狱。

    整座森林死一般的寂静,看不到任何生命迹象,如果有活物接近,必可在第一时间被察觉到。

    叶白不敢大意,神识立刻扫过能够覆盖的每一寸角落,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越是这样,叶白越不敢放松,眉毛上挑,面sèyin郁。忽然伸出手掌,在虚空中拂了一把,指尖立刻传来干涩刺激的感觉,空气中的灵气非常稀薄,可说接近与,修道之士是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中长久呆下去的,若是得不到灵气的补充,连自身蕴涵的元气,也会渐渐向外散发。

    虽然没有感觉到灵气的存在,但叶白却敏锐的捕捉到空气中弥散着一丝若有若的淡淡威压,透着yin凉幽暗的气息,那是叶白从未感到过的,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小灵狸虽然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也好不到哪里去,身子已经开始剧烈颤抖,伸出爪子,指了一个方向,意思是说,储物袋便是在那里发现的。

    叶白换了一块大亮的火荧石照亮四周,不再感慨停留,往前走去。走了几步,才发现地面也与寻常不同,变成了黄sè沙块状的物质,极其松软,一踩便碎,发出吃吃的响声,脚步踩上去,有种陷进去的感觉。显然,大地也失去了滋养一切生命的能力。

    叶白不敢再行走,改为御剑飞行。因为空气中灵气稀缺的缘故,飞剑的速度也慢了许多,仿佛是个垂暮的老人一般,慢慢悠悠。

    一时间,除了飞剑破空的声音,再没有其他任何响声,四周安静像是掩埋了千万年的坟墓。事实上,这里也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坟墓,只不过埋葬的是树,是草,是大地,而不是某个人。

    飞行了约一柱香的时间后,一人一兽来到了一处低矮的洼地边上,附近仍保留着死去水草的遗迹,看的出来,这里曾经是一条水池。

    叶白一眼便看见了横在地上两具男xing遗骸,并排盘膝坐在那里,相隔很近。肉身早已经腐烂掉,只剩尚算完整的衣服包裹着骨头。

    其中一人的小指骨骼只有半截,若不细看,很难发现。竟然是他!叶白心中一怔。

    断指之人叫做江柳,也是连云道宗这一届的出名弟子,出身元墨峰,排行老二,虽是个修士,却对人世间的男欢女爱异常喜好,屡次纠缠紫竹林的女弟子,终于惹出紫竹林掌座灵韵仙子的怒火,削了他半截手指以示惩戒。

    此事在连云道宗内传的沸沸扬扬,即便以叶白的一心修炼,不问外事,也多少听说过一些。

    叶白摸了摸下巴,既然此人是江柳,那么另外一人的身份就呼之yu出了,必定是与他形影不离的孪生兄弟江柏,也是一个好sè之徒。两人虽然品行不端,兄弟感情却很深厚,一向同进同出。没想到,居然都死在了这里。

    要知道,这两人的修为都是货真价实的炼气十层。元墨峰的大苍真人对门下弟子向来不吝丹药,丝毫不担心有境界不稳,拔苗助长的危险。因为此老手中有着一桩奇宝,唤作“来生塔”,最擅模拟出虚虚实实的真实幻境,对提高心xing有着绝大帮助。

    叶白绕着二人的骸骨转了一圈,粗看来,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四周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两人仿佛只是在打坐中的自然坐化。

    突然,叶白瞳孔微缩,盯住某处,很便发现有些异常,二人的脊梁明显比寻常笔挺耸直,连带着头颅也高高昂起,斜向上方。

    这是只有在元神受到伤害,剧烈痛苦之下才会表现出的本能反应。因为这种伤害来自人体最神秘的脑部区域,极难抵抗,保持这种姿势能够稍微起到振奋意志,减缓痛苦的作用。叶白对这个动作最是熟悉,因为在那雷霆海洋中,他便是时刻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用意志对抗穷尽的雷霆之苦。

    这片森林里潜伏着的存在,难道是个擅长元神攻击的家伙?叶白不愿再猜下去,连忙弯下腰去,摸索了一遍,最后在江柏的腰间摸出一个储物袋,也不查看,就要御剑飞走。

    突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底生起,叶白感觉到自己像是**着身子站在冰天雪地当中,被一个形质的敌人窥视着。

    叶白勉强运起全身元气,狠狠掐了一个剑诀,就要破空而去,身体却如泥牛若海一般,法上行。好似有一堵看不见的墙一般,压在他的身上。

    叶白见法飞行,知道已退路,立刻冷静下来,放出神识,隔绝开被窥视的冰凉感觉,断喝道:“何方高人,鬼鬼祟祟,莫非是不敢出来见人吗?”

    话音传出半天,人响应。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宁静,从四面八方传来,道:“小娃娃何必急着走呢,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