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十七章 青夜

第十七章 青夜

    -------------------------

    声音低沉暗哑,充满了岁月流逝后的衰老味道,仿佛走到了生命尽头,只剩最后的苟延残喘。Www.00kS.com

    淡淡的话语当中,带着一丝调笑和几分渴望,似乎只是一个躺在摇椅上的老人的最后念想,叫人不忍拒绝。

    “我与前辈素不相识,恐怕是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叶白冷静道。他自然是不敢大意,两具白花花的尸骨就躺在他的脚边呢。

    “呵呵,我如今只是一缕残破的魂魄而已,困在此地多年,离形神俱灭已经不远,你实在是须太紧张的”,那声音笑着道。

    叶白听了此话,不置可否,能够以魂魄之躯,在雷落之渊这样的险地生存下来,显然不是寻常修士。

    叶白道:“前辈费尽心思,施展惑心之术,将晚辈诱到这里来,恐怕不是聊天这么简单吧。”

    沉默了一会,声音再次响起,大方承认道:“岂只是你,方圆十里,都在我的神识笼罩之下,只要有任何人进入,我都会对他施展‘牵魂引’,让他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可惜数千年来,只成功过九次,你是第九个,也是境界最低的一个。”

    此人口气极大,一开口便是数千年,叶白心中一震,修道之士虽然寿元长久,可终究还是有尽头的,只有金丹之上的修士才有着上千年的寿命,即使是金丹修士,若没有大机缘进入高层次,也难活过三千年。

    此人实力,深不可测,所图必然不小。叶白暗自jing惕,问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引小子来,所为何事?”

    “老夫青夜,不过你一定未听说过我的名号,因为我本就不是此界之人”,老人青夜傲气道,说完顿了顿,“至于为何引你来,自有我的理由,不如先谈谈你吧,你们连云道宗的试炼之期,不是早过了吗?你为什么还能留在此界?”

    “此事我也不知如何解释,晚辈在试炼中受伤昏迷过去,醒来便是这样,直到现在还觉得如在梦中。”叶白半真半假道。

    青夜“哦”了一声,道:“你倒是好机缘,这里的东西虽然我看不上,但对你这样的炼气期修士来说,已经可算是天大的福缘了。想当初,老夫也是机缘巧合,才在修道之路上,走的长久一点的。”

    “前辈是有道真修,自然眼界高远,晚辈才刚刚踏入修行之门,境界低微,叫前辈见笑了。”

    青夜哈哈一笑,笑声却是凄凉比,“我如今这副模样,哪里还有资格笑你,相反,还有事求你呢!”

    青夜的笑声,充满苍凉奈,甚至可说尖锐刺耳,在森林里回响不绝,犹如夜枭,让人忍不住担心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吓的小灵狸连忙躲到叶白身后,偷眼四处打量,寻找话音的来处。

    叶白皱了皱眉头,青夜说话越是客气,他越觉得心跳的厉害,脑中疑惑重重。道:“不知前辈有何为难之处,晚辈修为底下,恐怕难当重任。”

    青夜道:“这个暂且不谈,等你听完我的故事,再做决定。你放心,老夫不会强逼你的。”

    已经都把我堵在这里不让走了,不逼才有鬼呢,叶白心中腹诽不已。

    “地上那两人是你的同门吧,幸好老夫两年前才和他们讲过,否则恐怕又要回忆很长时间,唉,独自一人,困在这里,太久不说话,真的觉得和凡人没有两样,记忆衰退的越来越厉害,也越来越絮叨了。”

    叶白没有说话,心中却还是有点期待,这源于他少年时期的习惯,特别爱看这类传奇异志类故事,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将来,他也会是人们口中的一段传奇。

    青夜自然不知道他叶白心中的想法,整理一下思绪,将自己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八千年前,离这里数里之遥的天缘星上,诞生了一个绝顶的修道天才,此人七岁修道,十五筑基,百岁结丹,两千岁成就元婴,再三千年修到离尘之境,一时风光两,天下瞩目。

    之后此人约了一群至交好友,去探索一处废弃的尘封之星,在那里发现了一件奇宝,为了宝贝归属,他们起了争执,最终大打出手,矛头首先便指向了修为最高的这位离尘中期修士。

    故事只有寥寥几句,但青夜每说一句,都要停顿许久,整理情绪,显然正沉浸在回忆当中,不可自拔。

    “老夫最终不敌,施展保命神通,破界逃走,没想到却是来到这个鬼地方,我们比拼时产生的磁场风暴湮灭了我的肉身,连元神也遭到重创。那股巨大的力量将这里的灵气一扫而空,我这元神之体不光法恢复,而且每天都在衰退。”

    “小子,你知不知道,每一天每一刻,都能感受自己元神的衰退,生命的流逝,却又力抵抗,是什么感觉,若不是老夫心中尚有牵挂,早就自爆了事了!”

    “前辈为何不离开这处深谷,据我所知,悬崖上方的灵气相当充沛啊。”叶白问道。

    “你当我不想吗?”青夜不甘心道:“那场磁场风暴将这里同化成了磁极之地,仿若一个大盖子罩住了这里,任何元神之体都法离开这里的。”

    “如今,老夫已经到了消散边缘,离真正的死亡已经不远,只是心中还有几桩牵挂未了,一直在等着有缘人出现。”

    叶白心中仍是疑虑重重,虽然有些同情老者的遭遇,但想到自己之前的那八个死鬼,再看看躺在脚边的江柳江柏两兄弟,忍不住问道:“既然如此,有前面那八人不是够了吗,为何他们会死在这里?”

    青夜道:“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老夫自然不会让你白白跑腿,只要你答应下来,并且立下血誓,老夫便可施展‘元神灌体之术’将一身残存的修为尽数传于你,还可传你几样大神通,保你以后在修行路上,突飞猛进。”

    “不过想要传承我的修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在你之前的,那八个人道心不够坚定,都失败了。失败的结果便是陨落,再退路。”

    叶白的父亲是个私盐贩子,他也沾染了些贪利多疑的xing子,没有立刻回答青夜,心中反复衡量得失,怎么看都像是一笔自己得利的交易。将来如果有能力,便帮老者了了心愿,退一万步讲,即便将来修不到那离尘之境,至少眼下还能落到几样好处,修为神通,一样不少。

    要命的是,叶白前面的八位兄台,都死在了那什么元神灌体之术下,他凭什么可以捱过去?要不,咱不灌了?

    心中这么想着,叶白脱口而出道:“晚辈十分同情前辈的遭遇,只恐福消受前辈的修为,前辈如若不弃,传下几样神通即可,等晚辈境界到了,一样可以帮助前辈了却心愿的。”

    青夜冷哼一声道:“小子,你倒是想得美,不是老夫打击你,你的资质比起前面八人,差的太远了。若老夫的元神灌体,以你的资质,慢说是离尘,就是那金丹境界,也绝可能。若不是老夫行将消散,宁愿再等十年,挑个资质好的,也不会选你的。”

    这还不是打击我啊?叶sè面sè阵红阵白。

    “机缘就在你的面前,只看你敢不敢接了,你要想好了!”

    青夜说是要叶白想好了,嘴上却没有停,接着蛊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缘故的得到,也没有缘故的失去,修道之路,与天争命,小子,你若是没有这点意志,还是早点回到凡俗,做个长命寿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