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二十一章 十年

第二十一章 十年

    ---------------------------

    时间一晃而过!从第十年开始,叶白停止了打坐修炼,每天都要到界门位置的山顶上来看一看,他不知道界门究竟会在哪一天打开,担心错过了时机。Www.00kS.com高速

    小灵狸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常常对他露出鄙视的表情。神识一扫,就能察觉到的事情,何必天天跑来跑去。

    每每此时,叶白总是流露出魂断神伤的表情,一个男人,和一只雄xing狸猫,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一起呆了九年,还有比这让人绝望的事情吗?

    都说修道之路是孤独而又漫长的,可是对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这个过程未免太残酷聊了一些,叶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有多少个十年,但肯定这一个十年会是终身难忘的。

    自从死亡森林死里逃生后,叶白明白了一个道理。机缘这种东西,就像儿童手中的饭碗,不在于你能吃到多少,而在于你能吃下多少,盛的再多,没有一个好胃口,都是多余。

    此后的几年中,叶白不再沉迷于杀妖寻宝,而是将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充足的灵石和源源不绝的天地灵气,让他在修炼之路上一帆风顺,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瓶颈。

    第四年进阶炼气十一层,第六年十二层,第九年十三层大圆满,一切不可能的奇迹在这里上演。

    最惊奇的是,叶白对太上感应篇也有了些心的,坚持修炼下,元神的发展壮大,不可以里计。

    关于那三门神通,叶白将青夜算计他的每一个细节推敲了数次后,觉得青夜完全没有做假的必要,因为当时他可说占尽上风,即使夺舍没有成功,叶白必然死亡,而青夜自己却可重再来,就跟之前的八次一样。

    至于冲击筑基之境,叶白倒是很想,只是没有领路之人,“御剑生”尚未传授他筑基的法门和诸般事宜,只能等到回宗之后了。

    叶白有时候会想,若是老师知道这一切,他会怎么说?是平静的点点头,道一声:“小六,干的不错!”还是说:“你还差的远呢!”

    其实,上面的哪一句叶白都可以接受,最担心的是,老师若是问道:“为什么你一个人回来了,你的师兄师姐呢?”

    每每想到这里,叶白总是再心修炼下去,走出洞府,看着远方的连绵群山,永远被一层深蓝sè丝绸般的薄雾笼罩,美丽而又执着的存在着,但逝去的人却再也回来了了。

    十年来,叶白抽出时间,将雷落之渊大略走了一遍,除了几处强大气息盘踞的地方,到处都回荡着他的剑啸之声。或许是因为飞剑速度又有提升的缘故,雷落之渊的面积似乎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了,大约和宋国差不多。走路要很久,坐马车当然要一些。

    收获自然也不少,叶白只取了离界门较远地方的,界门十ri飞剑路程内的灵物再没动过,权当给以后的连云道宗弟子们,留一线机缘。只是储物袋的渐渐丰盈没能填补他内心的失落。

    五师兄爆体而亡,自不必说。

    二师兄三师兄的肉身都在北方的冰封之地中找到,保存的尚算完好,就连脸上的痛苦和绝望还可看的清清楚楚,叫人心生不忍,叶白庄而重之的放入自己的储物袋里。

    大师兄和四师姐却只找到几件遗物,一把宝剑,一根发簪,几件衣服,再其他。宝剑和发簪是一定要带回去给老师的,衣服被叶白合葬在了一处山青水秀的小谷边。这对互相爱慕的人,生前天天忙着各自的修炼,死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明艳聪慧的四师姐,曾经在叶白心里停留过短暂的时间,叶白甚至对她,有过美好而纯洁的想象,现在人去楼空,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倒满酒杯,隔空敬了一杯,叶白一饮而尽。

    十年时间,叶白从一个青chun少年,长成了一个青年,身量高了一两寸,头发也长了许多,没有打理,只是用一根丝带随意扎了扎,披散在脑后,因为长期没有ri照的缘故,原本微黑的面庞,开始白皙起来,气度却越发沉稳凝重。

    小灵狸感觉到叶白抑郁的情绪,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打扰,抱着自己的酒壶窝在皮褥子里,开怀畅饮。小家伙自从看叶白喝酒,讨过一口之后,也迷上了这种凡俗的东西,天天跑出去找灵物跟叶白换酒喝。可惜叶白自己也不多,连哄带骗,答应出去后买满一储物袋的酒给它,才肯罢休。

    “我出去走一走”,叶白和小灵狸交代了一句,御剑而去,只留给它一个孤独萧索的背影。

    人类真是太复杂了,实力进步的这么大,还天天板着个死人脸,小灵狸在心底嘀咕了几句,挥了挥爪子,示意收到。

    叶白漫目的转了几圈,最终还是来到了界门所在的地方,身影落在火梨木下。

    火梨木上的伤痕,这些年来在灵气的灌溉下,早已自己修复,不见了踪影,五年前结果了一次,叶白收了个干干净净,这一次的也已成熟,挂在树梢上,一个个黄sè的果子,散发着惊人的灵气。

    叶白没有打算再取,自从青夜的事件发生后,他便越发谨慎起来,不敢再随意留下痕迹。任谁知道他没有死在雷落之渊,反而一个人在里面渡过了十年光yin,都会猜到他有了些了不得的大机缘。到那时,人心叵测,只怕有大祸临头,连老师亦保不住自己。

    想到这些,叶白对前途越发感到迷茫起来,连云道宗恐怕是不能轻易回去的,可是不回连云道宗,又到哪里寻找进阶筑基的法门?

    就在此刻,叶白神识一动,察觉到空气中的天地灵气有了异常的波动,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

    数道五光十sè的气流,以肉眼难察的速度,从四面八方会聚而来,山石树木,剧烈抖动。

    叶白运足元气,驾驭飞剑远远跑开,隐匿气息,藏身在别处观看,直觉告诉他,他一直期待着的那个时刻,终于要到了,而那一刻并发出来的力量,绝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果然,当那数道气流在某一个点上,不分先后,同时撞击的时候,虚空之中,诞生了一个黑漆漆的口子,气流仍在不断撞击着那道口子,口子越开越大,最终成了一个不规则的近似门的形状,散发出一层绿sè的光芒。

    气流微弱了许多,口子不再扩大,但源源不绝流入的气流也支撑着口子没有缩小。

    界门,终于在十年后,再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