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二十二章 师弟

第二十二章 师弟

    --------------------------

    “嗖嗖嗖”,破空之声不断响起,一道道人影凭空出现,落在山顶上,很便站满了平台。Www.00kS.com

    “好充沛的天地灵气,竟比我们紫竹林里还要浓郁许多。”一位黄衣女子惊叹道,忍不住放开心神,重重呼吸了几口。

    其他人也发现了异常,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纷纷点头。有些甚至当场就要坐下盘膝打坐。

    一位二十多岁的英俊男子见状,摇了摇头,唏然一笑,傲然道:“各位同门,若是为了这些灵气而来,不妨慢慢享用,我要先走一步了,只是提醒各位,进了这里,便再同门之义,若是哪个不开眼的,敢抢我的东西,休怪我翻脸情!”

    此人气息磅礴,修为高深,兼且长年颐指号令养成的上位者气势,说起话来,有种唯我独尊的气概。

    “若是你们明月峰的季苍茫说这句话,还有几分震摄之力,至于你李乘风嘛,哼哼!”一道糙如砾石的声音响起,带着冷哼声,刺人耳膜。

    众人目光一起看向一个方向,那是一个瘦硬如铁的中年男人,面郏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凶煞之气,油然而生。

    “我道是谁,原来是冷风师兄”,英俊男子李乘风笑道:“一个四十多岁还混在炼气十二层的废物,有何资格猖狂,你与苍茫大师兄同年进入连云道宗,如今他已经步入筑基之境,而你又再次进入雷落之渊,与师弟师妹们争夺机缘,不觉得羞耻吗?”

    冷风眼中厉芒一闪而过,没有动怒,显然城府极深,即便是听到这样的嘲讽,也只是冷冷一笑,倨傲道:“季苍茫的确厉害,我自愧不如,不过这些年的三次比斗,他没有一次赢过我们沧浪峰的连夜雨师兄,你们这些用丹药喂出来的天才,战斗力未免太低了,师弟最好还是找几个人一起行动,莫要落单不小心给人宰了。”

    人群中有人附和的笑了几句,细看去,个个煞气极重,显然都是沧浪峰的弟子。

    争斗,从这一刻,便已开始。

    叶白潜藏在一处偏僻角落的树丛中,隐匿气息,只用神识观察着这一切,他如今元神异常强大,自信筑基之下绝人可以发现。摆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看着这出熟悉的场景,边看边消化着脑中的信息。

    李乘风是明月峰这一代弟子中的二师兄,地位只在季苍茫之下,亦是一个天才,上次进入雷落之渊时,就有炼气十层的境界,十年过去,如今已经修到了十二层,不可谓jing进不。

    不过叶白对此人没有什么好感,十年前,他曾经打伤叶白,抢了叶白发现几块灵矿石。

    至于冷风,叶白了解不多,只知道是个神秘人物,和连夜雨一样,常年在山下行走,传言杀戮之重,比连夜雨有过之而不及。

    除了二人之外,叶白还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上次也进来过,修为都大有jing进,看来上次收获不小,宗门并不限制进入雷落之渊的次数,只要炼气五层以上,筑基之下,皆可报名参加。这一点,看似对那些年轻的天才子弟们不公平,其实是对他们的一次极大考验,修道路上,不问先后,将来与人打斗的时候,可没人同情你是个手。

    让叶白意外的是,紫竹林的女弟子们,这一次也进来几个,紫竹林的掌峰灵韵仙子曾严令不准弟子参加试炼,这一次不知为何改了主意。

    在叶白思考的这当口,山顶众人口舌交锋不断,已经分成了三拨人马,泾渭分明。

    明月峰和锋谷弟子向来交好,两队人走在一起,明月峰主修的木系功法,锋谷主修金系功法,腰间系着代表金木的金青二sè腰带,一目了然,以李乘风为首。

    沧浪峰和元墨峰弟子大多桀骜不训,脾xing相投,代表着另外一拨,沧浪峰弟子专修冷门的冰系功法,而元墨峰弟子属火,腰间系着代表冰火的白红二sè腰带,都说冰火不相融,两峰弟子处的却很融洽,以冷风为首。

    原本老树峰的弟子是与后二者交好的,只是经过上一次的变故,的弟子应还未成长起来,没有参加试炼,叶白也没有发现系着紫sè腰带的弟子。

    坐忘峰向来崇尚苦修,不问外事,紫竹林里尽是些女弟子,不喜争斗,算做另外一拨。这队人马隐隐以一个身穿青sè道袍的清丽女子为首,叶白仔细看了看,隐约记得她似乎叫做慕婉贞。

    除此之外,还有极多的外门弟子,修为不等,按照各自的交好,站在三队人马后面。

    冷风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望向紫竹林那一拨,喝道:“卢笙,你缩在女人后面做什么?你们老树峰的庄衡和连夜雨师兄情同兄弟,我们两峰也向来交好,难道到了你这,竟变生疏了吗?”

    叶白听到这里,jing神一振,卢笙?老树峰?难道是老师收的师弟吗?是哪一个?

    叶白神识扫过众人,最终锁定在了一个神情yin郁的蓝衫少年身上,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熟悉的雷元气波动,心中一阵激动。

    少年卢笙站在人群的最后面,茕茕孑立,仿佛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淡淡看了一眼冷风,轻声道:“我不知道什么庄衡,这一代的老树峰只有我一个弟子,我的事情,自然由我自己做主。”

    冷风道:“步师叔非常人行非常事,上一次六大弟子都陨落在了雷落之渊,这一次居然还敢把你这个才炼气五层的弟子派来,佩服啊!不过你可要小心点,不要步了你师兄们的老路。”

    卢笙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将内心深处的情绪藏的很深,但仍被叶白察觉到他眼底闪过的一丝怨恨之sè。

    没有师兄们撑着门面,这位师弟的ri子可想而知,并不好过。

    这时,那紫竹林的清秀女子慕婉贞站出来,柔声道:“我们紫竹林和老树峰,这一次进来主要是寻人的,并参与试炼竞争的意思,各位师兄师弟大可不必敌视,另外,冷风师兄,你似乎对我们紫竹林的女子,有些歧视,小妹不才,愿请教高明。”

    冷风板着的脸上,终露出一丝苦笑,作揖道:“请教不敢当,师妹见谅,确是为兄言语有失,我对灵韵师叔一向是很尊敬的,争斗就不必了吧。”

    谁不知道你们紫竹林的那位,向来护短,真打起来,回去有我的好果子吃吗。

    冷风在心里暗骂了几句,连李乘风都向他投来幸灾乐祸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