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二十三章 失望

第二十三章 失望

    --------------------------

    “雷落之渊的开放时间只有十天,诸位若是再纠缠于口舌之争,怕是要十年后再来了”,一把柔和好听的男子声音突然响起。wWw.00ks.cOm

    众人循声望去,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此人眉清目秀,长相温润如玉,嘴角带着一**言又止的神秘笑意,让人一见便大生好感。看腰间土系的黄sè腰带和站立位置,应是坐忘峰的领头师兄。

    “段桥师弟此话乃是正理!”冷风感激此人帮他解了围,出声附和了一句。

    段桥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这是坐忘峰上弟子长期问道论道养成的涵养习气,予人从容不迫,谈笑自若的绝佳风采。

    连云七脉当中,坐忘峰弟子一向很少,却个个修为深厚,段桥虽然只是排行第三,但已足够代表本峰出面。

    “既然如此,各位,再会了”,李乘风也很果断,说完便立刻独自驾御飞剑直奔下方而去,去势如虹,众人完全不及反应。

    “卑鄙!”冷风大叫一声,想起靠近界门处有一株火梨木,连忙跟了上去。

    眨眼之间,李乘风已经赶到取下了三个果子,而大队人马也气势汹汹赶到,口舌之争终于变成了全武行。

    只见刀光剑影,闪烁不停,施法捏诀,喝声不断。

    叶白没有心思去关注这场打斗,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老树峰的弟子卢笙身上。

    根据刚才的对话,叶白知道这位小师弟,是老师特意派来打探自己六人下落的。不管怎样,叶白自己如今是法立刻回去的,这位小师弟不能再出了差错,若是可能,叶白还想助他一臂之力,送他些机缘。

    这位师弟也是个心思灵巧的人物,知道这样的比拼不是自己可以搅和进去的,不声不响的脱离了人群,往山下掠去。

    叶白神识锁住他的位置,身影化作一道风线,悄悄跟了上去。

    突然,叶白折往一颗大树后面,一动不动,却是又有几个人跟了上来。

    “卢师弟,走的好啊!”却是紫竹林的一群女弟子跟了上来,说话的是慕婉贞。

    “原来是紫竹林的几位师姐们,小弟心系几位师兄们的下落,想早点找到线索,好回去向老师交代呢。”卢笙停住脚步道。

    “我等此行亦为寻人,师弟若不介意,便一道上路吧,也好有个照应。”

    “诸位师姐,老师交代,我的几位师兄失陷在西南方向大沼泽里,小弟打算去那里看一看,就不与各位同行了”。

    卢笙连对方的路线也不问,直接出口拒绝,显然是不愿与她们同行。

    慕婉贞眉头轻皱,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等也不勉强,师弟一路小心了。”

    “多谢师姐”,卢笙拱手离开。

    慕婉贞远远看着卢笙的身影消失在茂蔑的丛林中,幽幽叹了口气。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亏临行前老师还交代我们要照顾一下这个家伙呢。”一位嘴角有痣的红衫女子嗔道。

    “师妹,不可胡言乱语,”慕婉贞嗔怪道。“老树峰的师兄们一去不归,确实叫人心痛,老师与步师伯向来亲近,我们照顾他也在情理之中,也许卢师弟有些其他寻人方法,不愿被人知道吧。”

    “师姐,我们又去哪里寻找大师姐的踪迹呢,这雷落之渊也不知道有多大,说是大海捞针,一点也不为过啊”,另外一个黄衣女子道。

    慕婉贞脸上泛起一丝叫人心碎的苦笑,奈道:“其他几峰总以为大师姐一直在闭关苦修,谁会想到她在十年前违背老师命令,偷偷跑来试炼,也失踪在这里了呢。就连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呢。我们尽力便好,走吧!老师传给我一些寻人的法门,该有些帮助。”

    紫竹林的大师姐,是灵韵仙子早年收的徒弟,来历神秘,连姓名也少有人知,天分才情却是上上之选,修为也早早的到了炼气十三层的大圆满之境,但是因为与人争斗,伤了道基,多年来一直闭关修养,却还是没能跨入筑基之境,这几乎成了灵韵仙子的一块心病。

    雷落之渊数年来陨落了多少天才人物,不得而知,只是叶白怎么也没想到,紫竹林的这位神秘的大师姐也失踪在这里了,在这里,失踪基本上就等于死亡。

    看着一行靓丽的身影渐行渐远,叶白从树后探出身子,面sè复杂,旋即将所有杂念抛在脑后,往卢笙前进的方向追去。

    卢笙只有炼气五层,一路上均是小心翼翼,寻寻觅觅,极力避开那些山高林密的地方,速度并不,还不时望向后方,似乎在看有没有人跟上来。

    这个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叶白心中疑惑大起,老树峰如今势微,明面上又只有卢笙一个弟子,实力也很低微,对其他几峰根本没有威胁,傻子才会冒着激起老师怒火的危险去打他的主意。

    这个家伙,究竟在躲避谁?

    两个时辰后,卢笙来到一处安静的小谷里,这里地势偏僻,植被稀少,也没有任何的妖兽气息,绝少有人会注意到。

    卢笙鬼鬼祟祟四处打量了几圈,最后选了一处天然洞穴,在洞口布了几个简单的阵法,做了些隐蔽,便住了进去,再没有动静。

    两个时辰,六个时辰,一天…

    叶白在外面守了整整两天,才恍然大悟。怒火顿时熊熊燃烧,这个混蛋!根本没想要去寻找自己六人的下落,竟然打算躲到十天试炼到期再出去,亏他面对紫竹林的女弟子竟还说的那般大义凛然。

    实力低微,想躲过试炼本来可厚非,可是如此敷衍老师的交代,阳奉yin违,便不可原谅了。

    叶白六人,个个xing格不同,但对“御剑生”步渊却极是尊敬,步渊虽然不大看得上叶白的资质,却是真正将叶白领上修仙之路的人,叶白心中将步渊看成父亲一般的人物,没料到进的师弟xing子却如此卑劣,虚伪狡诈,叫人大失所望。

    此子若是成长起来,必定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这一刻,叶白身上杀意顿生,抑制不住的生起一丝杀了卢笙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