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二十四章 老刀

第二十四章 老刀

    ------------------------------

    天刚蒙蒙亮,夜sè仍未散透,打的余音还在袅袅传荡,燕老刀便醒了,推开趴在身上,睡的像死猪一般的小妾,起身披衣,简单梳洗了一下,走出家门。www.00ks.com

    边哼着小曲,边把玩着手中的石珠,迈着方步,走在沾着露汽的青石板上,燕老刀开始了一天的巡街。这是他二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从没有一天改变过。

    这样的活儿本来早就可以丢给下面的兄弟去做了,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个小捕了,但是燕老刀坚持自己亲自去做,弟兄们又惊讶又高兴,觉得自己跟了个好上司。

    燕老刀很满足,能够在五十五岁的年纪,做到江洲这样一个繁华大城的总捕头,在城内最好的地段,置了几栋院子,养着三个小妾,正妻连小妾们又给他生了五个儿子,确实该知足了。

    “吆,燕捕头,”

    “总捕头!来吃碗热呼的葱油面吧!”

    一路上,不断有早起的摊贩们,跟燕老刀打着招呼,热情洋溢,燕老刀嘴角带笑,目不斜视,有时点头,有时不点,步伐依旧,没有停留。

    这就是他每天早起的原因,一个人在得到了银两,房产,娇妻,美妾之后,总是会生出点别的嗜好,譬如喝酒,或者赌博。

    燕老刀享受的是别人对他的关注,或者说是巴结。这种奇妙的感觉,常常让他生出一种类似和最疼爱的三姨太做完房事后的感。

    让他觉得,自己正处在生命中最好的时候,充满激情,活力,而不是一个要躺在椅子上数落叶的糟老头子。

    他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诠释自己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没有人会想到燕老刀内心深处的想法,当然,也许有人想到了,但他们一定不敢说。江州有几十万人口,消失几个,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情,不会给太平盛世抹黑的。

    从燕老刀家的大院子到江洲南边的码头,大约要半个时辰。他今天来的晚了一些,赶到的时候已经朝阳半升。

    “燕捕头,今天可是迟到了啊,中午该罚一杯!”

    “总捕头海量,一杯哪够,三杯才行”,一群大腹便便的员外们笑容满面的跑过来搭讪。

    燕老刀打起jing神回了几句,这些私盐贩子虽然举止很粗鲁,拉拉扯扯的,但是燕老刀很喜欢,比那些官老爷们好相处多了。

    最重要的是,燕老刀需要和他们做一些买卖,买卖做的多了,燕老刀才有银子买房买地买小妾。

    江州濒临汉水,汉水又直通大海,交通便利,盐运尤其发达,盐铁虽是国之利器,禁止私人买卖,但是总有一部分人能够游走在律法边缘,大发横财。

    “江州最近不太平啊,刚刚在路上抓了一个惯偷,把事情解决了才匆匆赶来,天生劳碌命啊!”燕老刀若其事道。

    燕老刀没有胡说,他刚刚确实抓了一个惯偷,虽然那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虽然那个孩子只是偷了一个烧饼。

    “燕捕头为一方百姓,保一方平安,早起晚归,确实辛苦!”马上便有人嚷嚷着要到江州最好的酒楼里为燕老刀置一桌,聊表敬意。

    燕老刀假意推辞了一番,最终接受了一个叫赵五的邀请,这个赵五,是燕老刀的大主顾,两人合作了很多年,非常默契,交情深厚。

    两人的第一次合作,是在十多年前,他们一起办掉了一个不听话的私盐贩子,从那天开始,燕老刀的官越做越大,赵五的生意越来越好,那个家伙叫什么来着,好象姓叶?

    有些记不起来了,燕老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开始怀旧起来,也许真的老了。当一个人老了的时候,年轻时做过的亏心事,总是很容易在不经意间浮现在脑海中。

    二人聊了几句,谈笑风生,相约一起去吃早点。

    吃早点,一定要去长兴街的老字号“福聚楼”,这是江州百姓的常识,既然是常识,那么福聚楼的生意一定很好,既然生意很好,排队就很正常,既然一件事情很正常,那么便一定可以出现些例外,燕老刀就是个例外。

    刚进酒楼,就由小二领到了二楼临的雅座上,很,包子,馄吨,云卷,烫干丝,就摆满了一桌。二人边吃边聊,十分意。

    半盏茶的功夫后,小二又领了一个人上来,这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穿青衫,胡须拉茬,神sè落寞,背着一把长剑。看起来像个走江湖的汉子,手头也不怎么宽裕。

    连小二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将这个人领到二楼来,仿佛他有一种奇特的魅力,只被他看了一眼,就愿意听从他的任何吩咐。

    二楼的客人此时已经坐的很满了,小二迎着赵五刀子般的眼神,将青年带到了他和燕老刀的桌子上。

    燕老刀桌布下的手,轻轻拍了拍赵五捏紧的拳头,和气问道:“小兄弟很眼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啊?”

    青年笑了笑,道:“只有捕才这么跟别人说话,员外郎管的太宽了。”

    “不巧的很,我就是一个捕,还是江州最大的那个捕。”燕老刀也笑了,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表示他很生气。

    他喜欢接受那些市井小民的巴结,可是不表示他喜欢和他们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四周的食客们感觉到这一桌的古怪气愤,寒气森森,有些认识燕老刀的,开始下楼结帐。

    青年没有说话,食指了桌子,海碗中现磨的豆浆,像溪水倒流一般,向上飞起,直落到青年微张的嘴巴里,没有一滴溅在外面。

    “味道比十几年淡多了!”青年闭上眼睛,匝了匝嘴巴道,语气十分失望。

    高手!二楼静了下来。

    赵五捏紧的拳头终于张开,这个人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燕老刀的拳头却由张开变成了捏紧,他本身亦是个武林好手,却敢肯定没有一个武林中人可以做到这一点,能做到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之士。

    只一刹那,燕老刀松开拳头,起身抱拳道:“原来是位仙师,小老儿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楼上众人立刻激动起来,传说中的仙师,竟然就在他们眼前?

    青年又吃了两个包子,放下筷子,追忆道:“十四年前,我爹经常带我来这里吃早点,那时的包子,馅大皮薄,比现在的实在多了。”

    燕老刀一怔,点头怒声道:“仙师说的是,老朽一会儿便上报知府,查封了这家黑店,如此良商家,定要重重惩罚。不知仙师府上哪里,令尊高姓,老朽许多年都是这里的常客,说不准与仙师父亲有些交情。”

    赵五也在旁边连连点头称是。

    青年望着他笑了笑,道:“我爹的名字叫做叶二,怎么样,有没有印象?”

    燕老刀凝神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印象,而他旁边的赵五,却在一瞬间,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