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二十八章 无欢

第二十八章 无欢

    -------------------------------

    欢悲喜,温润如玉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Www.00kS.com

    长生观的弟子很多,但能够被允许下山行走的极少,欢就是其中一个。

    与其他三派不同,长生观是少有的道家正统的传承之一,崇尚虚静高远,处之泰然的行事作风。

    作为长生观这一代少见的天才子弟,欢自是深谙此道。自从五年前进入筑基境后,他的情绪波动,便越来越少。

    下山之后,欢观事态炎凉,品人生百味,身在世俗中,心在红尘外,对长生观的为而又不为的处事之道,有了加深刻的体会。

    这一次受莲畔仙乡弟子的邀请,捉拿在江州城内滥杀辜的修士,原本是违背他的本心的。只是碍于四派的交情,才不得不出手。

    现在,欢却被叶白勾起了一点点的兴趣。筑基以下,竟然有人能够在速度上只略逊他一筹。不止是速度,连元气也异常饱满,追逐了个多时辰,竟没有枯竭之像。

    这着实推翻了他过往的经验,换成炼气期的他,早已元气枯竭,坠落地面了。

    而前面那人仿佛还未倾尽全力,欢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纯粹是一种心灵上的直觉,连欢自己也觉得法置信。

    进入海中之后,各种颜sè的珊瑚和海草随波飘摇,数鱼虾嬉戏游弋,甚至有几股强大的气息从视线深处传来。

    海底空间十分广阔,灵矿灵草亦不少见,但人类修士却很少来此,因为海中不乏筑基,金丹,甚至高等级的妖兽盘旋,如是激怒了它们,下场不堪设想。

    海中的妖兽在海里打斗,有着天然的优势,元气的补给也加迅猛捷,而人类因为五行相克的原因,很多法术在这里都施放不出,即使勉强施放出来,也是威力大减。

    叶白与欢,一前一后,在海底沉沙上缓慢前进,二人均都收敛了气息,不敢惊扰海兽,只凭肉身的力量,对抗头顶上方的天然水压。

    欢对自己的追踪之术极有自信,神态淡然,双手负后,步履悠闲,每落下一步,都在海底沙地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又很被水流带走。

    长生观保留着很多上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法术,个个都有独到之处。“纤尘点染”便是其中极出名的一项,只要施法者分出一缕神识粘在对手身上,便可知道对方的位置,筑基修士使出来,百里之内,分毫可察。随着修为的jing进,范围将加开阔。当然,若是对手速度够,逃出范围之外,这门法术自然就没有了用处。

    欢在这门法术上,研究极深,自信只要叶白还在范围之内,他依附在叶白身上的神识就如同一个清晰的光印一样,不段提醒他叶白的方位。

    他的速度,时时慢,但总是与叶白保持着一个相对稳定的距离。

    欢并不急着追上叶白,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有趣的对手。长生观弟子不好打斗,撕杀经验甚少,欢正打算借叶白来磨砺一下自己,或许等到叶白元气枯竭,浮出水面的时刻,才是这场比拼了结之时。

    海底地形与地面相差仿佛,很走到了一处海沟边上,深不见底的巨大黑sè裂缝中,几只鲨鱼状的大型海怪,正在游来游去,捕猎觅食。

    叶白观察了好一会儿,心中有了定夺,收回身子,盘膝座在一块礁石上,摸出几块灵石,气游经脉,吸收起来,很进入了忘我之境。淡淡的白sè元气,在深蓝sè的海水中,泛着别样的光彩,吸引了很多海鱼过来,游到叶白体外三尺距离时,仿佛遇到一面形的墙一样,再没法靠近。

    欢此时刚刚掠上一道海岭,感觉到叶白停了下来,露出不解之sè。片刻后双手合十,嘴唇轻动,念了一窜复杂的咒语,海水中顿时现出一个发着黄光的古怪印记,细看去,印记中间,有一个虚幻的小人影子正在打坐。

    “法术没有异常,奇怪,这个家伙为什么停下来了。在这个时候打坐可绝不是好主意,难道体内元气真的到了极限?”欢纳闷不已,速度也略略有些缓了下来。

    既然叶白正在打坐,他也不用急着赶路。

    而在欢打出法诀的同一时间,叶白神识传来细微的悸动感觉,仿佛是被一根捆绑在身上的看不见的线拉扯了一下,玄之又玄。

    叶白睁开眼睛,心中暗叹,将手中才吸收了大半灵气的灵石放回储物袋中,再次来到海沟边上,双目一动不动,紧盯着下方嬉戏的海鲨。

    海底cháo汐一浪一浪拍打着叶白的身体,时缓时急,突然,叶白运足元气,跨入海沟内,一道汹涌的海流带着他立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叶白下沉的速度很,和欢的距离很拉开了些,他在等待着一个契机。一个可以摆脱欢追踪的最好机会。

    几只海鲨敏锐的察觉到异常气息的接近,张开大口,恶狠狠的向叶白扑来。叶白闪了两下,原处只留下一道幻影,而他自己已经紧紧贴在了一条看起来特别强壮的海鲨腹下。

    海鲨感觉到腹下的异常,扭动起身子,试图摆脱这种从未有过的不祥感觉。

    叶白放出元气,以一个壁虎爬墙的姿势,牢牢贴在海鲨腹下,张口吐出一把黑sè小剑,直刺海鲨肚皮。

    鲜血立刻汩汩留了出来,海鲨受痛,扭动加剧烈,嘴里发出古怪的响声。再顾不得觅食,胡乱寻了个方向,一头冲了过去。

    叶白感觉到海鲨狂奔乱窜的路线与幻追来的方向并不一致,才终于松了口气。

    在水下,他的速度虽然受阻,变的极慢,但水中海兽的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海鲨带着叶白,飞速游动,很便和欢拉开了距离。

    糟糕!欢立刻便察觉到不对劲,叶白的速度的实在有些离谱,照这样下去,半炷香的时间里神识印记将再作用。

    欢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片刻后,站定身体,苦笑摇头,再次打出一个印记,这一次印记中间显现出叶白狠狠扎了海鲨几剑的影象。

    好个狡猾的小子,竟想出这样的方法!贫道输的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