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三十六章 护送

第三十六章 护送

    --------------------------

    叶白得了最渴求的功法,对下面的拍卖再不感兴趣,兼且知道自己成了炼气修士的众矢之敌,出了大厅,不敢停留,立刻就要御剑飞遁。wWw.00ks.cOm

    “小家伙,不要急着走嘛,老夫还想跟你聊聊呢!”

    叶白差点魂飞魄散,说话的是那看不清境界的归藏岛老者,若是他也打自己主意,那真的是哪也不用去了。

    老者笑容满面,看着不情不愿转过身来的叶白,道:“区区一本筑基功法,老夫还没放在眼里,你大可不必太惊慌。”

    叶白悬着的心放下一半,想来确是这个道理,连忙问道:“前辈叫住在下,不知有何吩咐。”

    老者拍了拍身边同样疑惑的少年的脑袋,道:“此事不急,我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老夫不喜欢被人围观。”

    叶白这才察觉到周围已经站着不少炼气修士,一个个神sè不善,只是碍于老者表露出的筑基境界,才不敢冒然上前。

    二人往海岛偏僻处而去,虽然如此,还是有许多修士鬼鬼祟祟跟了上来。

    老者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寻了一处突出的悬崖边,信手一挥,释放出一道白sè光幕隔绝了三人周身丈许的地方,不用担心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望着倒映着漫天星光的大海,老者情绪低沉,沉默不语,似乎勾起了某些回忆,满眼离愁别绪。

    好半天,才收回思绪道:“老夫任正远,人送外号东海骑鲸客,修道至今,已经有千年岁月了,可是仍未看透人情冷暖,血脉亲情,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我这唯一的血脉后人任小邪。是不是有些可笑?”

    任正远满脸温情,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少年仰头望了他一眼,用力的和老者靠了靠,一副祖孙和睦之相。

    叶白面对此景,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任正远吁了口气,道:“以前,我一直将小邪绑在我的身边,容不得出半点差错,也养成了他的少爷xing子,对修真界血腥杀戮的一面,完全没有半点印象,他虽然有些小聪明,但若是一直如此下去,老夫担心,他总有一天会死于非命。”

    任正远指了指身后,道:“看看这些家伙,虽然贪婪耻,但求生的yu望,却比任何人都要强,也比其他人容易生存下去。”

    叶白点头,确是如此,弱肉强食,本就是天地间的最基本法则,似任小邪这样的笼中之鸟,一旦放出,很可能被人吃的连骨头渣儿都不剩。

    “他终有一天要自己去闯荡,老夫虽然寿元长久,也护不了他一辈子,既然护不了,倒不如早点放手,让他自己亲身去体验下世道的冷酷情。”

    任正远望向叶白道:“看到你之后,老夫有了个想法,不如趁此机会,给他安排一次试炼,让他自己回岛。只是他如今才炼气十层的境界,老夫不太放心,还需找个人一起才行。就是你了,此事,你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任小邪首次听到叔公这样说话,心生感动,双目泛红,但随后疑惑的看了看叶白,又看了看老者,心中纳闷,这个家伙看起来也是炼气十层啊?谁保护谁啊?

    我看起来很闲吗?竟然有抓人当保镖的。叶白语。心知对方看穿了自己的境界,只是还有很多疑问,问道:“为什么那个人是我?前辈大可自己带他回去,最多路上杀几个不长眼的给他看看好了。”

    任正远哈哈一笑,傲气道:“我若亲自护送,这些家伙还敢来吗?匹夫罪,怀壁其罪,你既然得了那本功法,便摊上了大麻烦,没有大麻烦,何来满天的血雨腥风,没有经过一路杀戮,你二人平平安安的到了归藏岛,又有什么试炼效果。所以,你正是最好的人选。”

    叶白心中一紧,自己一人逃跑已经是困难重重,若再带上这个宝贝疙瘩,只怕是寸步难行。

    任正远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道:“你放心吧,老夫估计,追杀你二人的最多是炼气修士,筑基修士该不会出手,何况小邪并不如你想像的那么孱弱呢,只要你护送小邪平安到达归藏岛,老夫承诺,必定送你几份大礼。”

    “前辈就不担心晚辈在路上杀了你这孙儿,取了千炼丹逃走?”叶白冷道,吓得任小邪往老者身后缩了缩。

    “担心,当然担心,所以——”,任正远说到一半,突然伸出晶莹如玉的手指,在叶白心口疾点几下,只见一道紫sè弧光瞬间没入了叶白身体当中。

    任正远下手极,叶白没有料到突生变故,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的看着紫弧钻进了身体。

    “前辈,这是做什么?”叶白连忙后退几步喝道。

    “只是下了一点小禁制而已,等你和小邪回了归藏岛,我自然会帮你解开,在这期间,你最好不要有其他心思,否则老夫不能担保不出现什么意外。”

    叶白jing惕的看了老者几眼,神识查看身体,发现一团紫sè的气流正包裹着心脏,悄悄运转元气往心脏处而去,一阵剧痛立刻传来,汗如雨下。

    “我这禁制,对你施法修行没有丝毫影响,但是你最好不要试图冲破禁制,否则立遭反噬,这是老夫的独门手法,除我之外,绝旁人能解开的。”任正远瞥了叶白一眼,冷着脸道。

    叶白不敢再尝试,抹去额头的汗水,苦笑道:“晚辈还有别的选择吗?”

    任正远见叶白识趣,点了点头,脸sè也温和了些:“你放心吧,事成之后,我答应你的好处,半点不会少你的。你将那落花生灭诀的玉简给我,老夫可先帮你看一看。你没有真的以为那帮家伙会把完整误的功法给你吧。”

    叶白犹豫片刻,面表情从储物袋中取出玉简,递了过去,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这老者时而温情和蔼,时而冷酷霸气,实在叫他从琢磨。

    任正远随意看了看,片刻后露出思索之sè,“果然不出老夫所料”。随即往玉简内打入几个印记,又递回给叶白道:“这功法中有几句,应该被修改过了,强行修炼,虽然不至于走火入魔,但成功筑基的几率极小,这帮家伙做起事来真是滴水不漏啊。如今被我修改过来了,你可以放心修炼。”

    叶白心中奈,他们有没有做手脚我不知道,最怕你刚才偷偷做了什么手脚啊,这篇功法如今倒成了一个棘手的大麻烦。练又不是,不练又不是。

    任正远又对任小邪嘱咐了几句,散去隔音光幕,扬声道:“小子,只可成功,不许失败,老夫先走一步,在岛上等着你们归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叶青。”

    “叶青,好好,不错的名字!”

    老者化虹而去,只留下叶白而小邪二人。

    任正远的最后几句话,却是故意说大声了点,听的尾随众人心中狂喜,有什么比一只肥羊加叫人心动的事情?有,两只肥羊,两只没人护着的肥羊,两只没人护着的炼气十层的肥羊。

    功法有了,千炼丹有了,筑基就在眼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