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三十七章 埋伏

第三十七章 埋伏

    -------------------------

    “我们现在做什么?”任小邪傻呼呼的问道。Www.00kS.com

    “做什么,逃吧!”叶白听着身后急促的呼吸声,不用看也知道被人盯上了,祭出飞剑,一把拉上任小邪,破空而去。

    紧接着,又是数道破空之声,夹着狰狞嗜血的桀桀笑声响起,一道道人影消失在夜风中。

    夜幕下的大海如同一只沉睡的巨兽,静静蛰伏。叶白和任小邪却在明亮的月光下,飞速逃亡。世间焚琴煮鹤事,大概如此。

    “归藏岛在那个方向,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大概要连续飞十天左右。”任小邪指着东方的方向道。

    叶白暗叹,如果不是摊上这个事情,以他买的飞行符的速度,定可甩掉身后的追踪者,找个地方隐居下来,潜心突破。

    现在两人捆在一根绳子上,速度大打折扣,躲是躲不掉了,即使使用飞行符,一路躲躲藏藏,逃回归藏岛,只怕也是用,听任正远的口气,不让他这个小孙子,见点血腥,长点记xing,是不会罢休的。

    现在只盼着追来的只有炼气修士,没有筑基修士,那还有一拼之力。叶白扭头向后看了一眼,漫天五彩斑斓的光影,追来的修士粗看下至少有五、六十个,一个个境界不等,速度不一,在天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云气。

    叶白鼓动元气,加了速度,只有利用速度把其中大部分境界低些的甩开,专心对付那些炼气十层以上的修士,才有可趁之机。

    “叶大哥,你杀过多少人?”任小邪突然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修道之人最忌因果,没有人愿意去记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

    “叔公说若是我想在修道的路上走的远,必须习惯杀戮和血腥。可是我不喜欢打打杀杀,只喜欢收集稀奇古怪的宝贝。”任小邪拉长脸,郁闷道。

    “没有人喜欢打打杀杀,包括我和你叔公,我们都是为了好的生存下去。”叶白想了想道,这真是一个让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不过你叔公说的对,修道之人,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够过去的万不存一,过不去的,都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任小邪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我今年三十岁,只杀过两个人,一个还是在修道之前杀的,那是个老军卒,我的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的死,和他有些关系,所以,他必须死。”

    叶白的声音,渐渐沉郁下来。

    “另外一个,也许算不上是我杀的,他当时已经苟延残喘了很多年了,死亡,对他来说,也许是解脱。”

    想到自己的经历,叶白恍然发觉,这一次的逃亡之行,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炼心之旅!

    “那你也不怎么样嘛,我叔公以前也老吹嘘他杀人数,但是我从没见他真杀过谁。”任小邪鄙视道。

    “这个,其实我杀的妖兽比较多,杀妖兽和杀人的感觉差不多。”

    飞剑载着两人行了两个时辰左右,叶白渐感元气不支,对任小邪道:“在下一个路过的小岛上,我们下去休息会,准备打一场吧。”

    任小邪点了点头,从怀中摸出两个连着银铃铛的手镯套在手上,大约是什么法器,还努力摆出一脸严肃正经的模样,叶白暗道:入戏太了吧,小红也没这么夸张啊。

    很,一个狭长的条型岛屿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叶白指了指下方,御剑落下。

    这个小岛荒人烟,连空气中的灵气也少的可怜,叶白神识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修士的踪迹,连大型动物也没有,只有一些海鸥,海燕在山崖上筑着巢穴。山崖间布满了海水洗刷留下的痕迹,还有许多被海浪拍空的洞穴。

    二人找了一处幽深狭窄的洞穴,收敛了全身气息,隐蔽起来,叶白盘膝打坐,恢复元气,任小邪则在一旁守侯。

    任小邪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有些紧张,不停的咽着吐沫,喉咙里发出滋滋的声音,在黑暗中听来,格外清晰。

    叶白不再打坐,索xing摸出几块灵石,补充灵气。一面吸收,一面和任小邪低声细语,制定计划。

    不一会儿,叶白人影一闪,移到了隔着十来丈远的一块大石后面,照旧收敛气息,自从修炼太上感应篇后,他的神识越发壮大,丝毫不担心被炼气修士发现。而任小邪则开始一点点外放气息,吸引在外面搜索修士的注意。

    很,一道修长的男子身影来到了洞穴前,这人相当谨慎,没有立即进洞,神识仔细探索了一会,沉声道:“两位道友在跟我玩捉迷藏的游戏吗?这可不好玩呢,我只要筑基功法和千炼丹,拿到就走,绝不伤害两位xing命,可立下血誓为证,若是两位负愚顽抗,那就休怪在下情了。”

    洞穴声,男子见没有回应,狰狞道:“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客气了,左边拐角的小子,你手里的应该是千炼丹吧,我看到你了,让我来找一找,还有一个在哪里,啊,在这里,小子,我找到你了!”

    任小邪急了,难道叶白真的被发现了?急忙看向叶白的方向,叶白藏在黑暗中,向他轻轻摇了摇头。

    叶白绝不相信对方能够发现自己,十有仈jiu是在诈二人。

    男子等了一会儿,见还是没有动静,一脸yin沉,满不在乎道:“找不到你又怎么样?难道我一个炼气十三层的,还怕被你们两个炼气十层的偷袭吗?”

    男子说完,打出几个火球术,照亮洞里的空间,朝任小邪的方向走来。“叱”!任小邪立刻探出身子,打出一张冰冻符,苍白sè的冰面立刻在男子脚下铺开,还在不断向男子脚底小腿延伸。

    男子反应极,只被迟缓了一个刹那,便跃往空中,同时放出飞剑,直刺前方的任小邪。

    但就是这一个刹那,成为了他人生的永恒。

    叶白眼也不眨,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轻喝一声,“去!”一朵紫sè火焰

    莲花凭空出现,以一个至极点的速度,硬生生的轰进了男子的身躯,男子惨叫一声,口中鲜血喷涌,颓然倒下,数息之间他的心脏已经被焚为焦碳。

    就这么简单?有这么厉害?任小邪看呆了眼,混然不觉对方的飞剑已经刺到脑门。

    “锵锵锵”,连着三下清脆的响声,千均一发之季,叶白甩出了自己的飞剑,两剑同时落地,任小邪这才回过神来,望向叶白的双眼里,流露出丝丝惊恐。

    叶白三两步走到男子身边,搜刮了他的储物袋,拉起任小邪道:“走!”

    叶白已经感觉到有数道气息,向这边速移动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