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四十一章 成败

第四十一章 成败

    -------------------------

    如果有其他选择,叶白绝不愿意,在此时此地选择筑基。wWw.00ks.cOm

    他在雷落之渊中,和妖兽打斗过很多次,但和修士的争斗经验却极少极少,算上青夜,红衣少女,和之前偷袭的几个修士,大概就是全部有限的几次了。

    比起妖兽,叶白明显的感觉到人类修士要复杂的多,奇功异法,层出不穷,心思也加诡秘难测,而他已有的手段已经不够用。

    火球术,雷电箭之类的低阶法术很难再对同级修士造成大的伤害,而储物袋中的符录又大多是辅助xing质的,如飞行符,光壁符等等,有限的几张攻击符如炎爆符,也算不上什么高级货。

    法器是没有,在海市上他倒是见到不少好货sè,可惜价格太高,并没有出手购买。

    算来算去,只有一个自己莫名其妙中捣鼓出来的雷极紫焰,伤害可观,可是这个法术限制太大,一来元气消耗极大,法连续释放,二来在水中影响很大,法发挥全部作用。

    而此刻,在外面围剿二人的,均是炼气后期的好手,撇开境界不论,能够以散修之身,存活至今,一个个不是yin险狡诈,杀戮成xing之辈。

    为今之计,若想求生,只有临阵突破,成就筑基,以压倒xing的实力将这些家伙一一铲除。

    要知道,筑基之后,即使施放同样的法术,效果也与炼气期不可同ri而语。这也是叶白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恐怕东海骑鲸客任正远在挑中叶白的时候,也绝不会想到,这个炼气十三层,貌似冷淡的小子,只是个大派流亡在外的弟子,兜里虽然有点灵石,功法手段却一穷二白,根本不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散修。

    叶白将目前的处境和任小邪讲了一遍,这个小少爷没有什么好主意。只是一个劲儿的叮嘱叶白,若是真要筑基,可要点完成,他可保不齐外面的人什么时候搜索到这里。

    静心凝神之后,叶白将所有细节思考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遗漏之处,再次放开神识,做筑基前的最后一次探察jing戒。

    海底废墟中,此刻已经来了十二个修士,四个炼气十三层,五个炼气十二层,三个炼气十一层,明玉公子便是炼气十三层中的一个。

    这只是明面上的,也许还有其他修士隐匿了气息,躲在暗处想收那渔人之利。叶白虽然没有探测到,但也暗自jing惕。

    十二人中显然有人初次来到这海底废墟,脸上泛着惊疑之sè,一边搜索着叶任二人,一边翻看着身边的残垣断壁,似乎想找找有没有机缘得到什么宝贝或者传承。

    真正耐着xing子,心旁鹜搜索两人的只有明玉公子。

    此子满面yin狠乖戾,身前飞着一柄绿sè小剑,小剑仿佛有灵一般,闪着碧绿光芒,在前面指引着方向,每走一段路后,剑身上的光芒便由明转暗,而明玉公子也停下打入一道法诀,剑芒再次亮起,继续前行。

    叶白看的十分清晰,那剑身上有几滴的暗紫sè的干涸血迹,冥冥中似乎有种心神相连的感觉,应是他和任小邪在受到巨剑伤害时喷上去的。

    明玉公子显然在施展某种yin损歹毒的法术,通过血迹来寻找二人的方位。看情形,明玉公子自己也不好受,每打出一道法诀,他的脸sè都要比之前苍白的多。

    就在叶白将心神落在自己的几滴鲜血上的时候,绿sè小剑突然光芒暴涨,明玉公子眼中闪过大喜之sè,瘦削冷酷的面庞上露出一个妖异的笑容,舔了舔嘴唇,四处打量,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叶任二人所在的方向上。

    不妙!叶白立刻收回神识。

    “不能再等了,小邪,我要立刻破境筑基,守护的事情便交给你了,记得随时保持隐匿气息,若是他们找到这里,将他们拖住便可。”叶白塞给任小邪一把符录道。

    “好的,叶大哥,只是,若是拖不住呢?”任小邪终究年少,没有独自面对过这样的情况,胆气不足。

    “实在不行,你便自己逃走吧,不用管我了。我相信,你叔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遇险的,一定留下了后手。”

    “那怎么行,我任小邪岂是那种临阵脱逃,背信弃义之徒?要死一起死!”任小邪仿佛受到了侮辱,脸涨的通红,挺起胸膛道。

    叶白不由心生感动,谁说修道之士就该薄情寡义,弃情绝爱?

    摸了摸任小邪的脑袋,叶白微微一笑,故作豪气道:“小子,我还没到走投路的境地呢,你的英雄气概,还是先收起来吧。”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

    ……

    叶白排空所有杂念,心神进入到人我的归虚之境,按照落花生灭诀的口诀,一遍遍运行着体内的元气。

    那是一种与雷元术截然不同的行气法门,刚开始时,叶白直感觉经脉滞塞比,根本没有以前随时随地都保持着的通畅感觉。经脉内的元气完全不听从神识的召唤,停留在各处,动也不动。

    叶白将元神分离成数丝,一丝丝附着到经脉中的每一分元气上,一次次催动落花生灭诀。终于,在尝试了四十九次之后,元气开始了细微的移动,从身体各处向丹田游去。

    叶白不敢有半点疏忽大意,缓缓驾御着元气按照落花生灭诀的行气路线走动,这个过程看起来比漫长,但当叶白把所有心神都投入到其中,以远超往常的速度计算之后,外面的时间其实才不过片刻。

    元气一点点向着丹田的方向前进,丹田中的元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叶白依着落花生灭诀的注解,催动着元气向着一个方向,循环转动起来。

    随着转动速度越来越,丹田处很形成了一个的旋涡,紫sè的细微电流,在旋涡里流转不息,仿佛很要迎来一场雷暴雨。旋涡放shè出比强大的吸引力,将叶白经脉里储存的每一丝元气吸附到这里旋涡里,落花生灭诀此刻已经不再听从叶白的引导,自主飞速运行起来。

    随着元气的流动,叶白明显的感觉到了经脉在干涸枯萎,丹田旋涡里气流的转动也渐渐慢了下来,不再是开始时的气势昂然的景象。

    叶白知道,这就是自己本身元气储存到了极限的表现,若是没有外来元气的补充,旋涡便会慢慢消失,而自己也没有可能突破到筑基之境。

    不敢再有丝毫犹豫,叶白立刻吞下了一枚筑基丹!

    “蓬!”筑基丹一入肚,叶白立刻有种五脏六腑在瞬间被点燃的灼热感觉。连喉咙都仿佛在冒烟,必须要呐喊出来才能宣泄痛苦。紧接着,筑基丹内蕴藏着的穷尽的元气,如同大堤决口,长河泛滥一般,在叶白体内汹涌澎湃起来。

    这股巨大的力量几乎在一刹那间盖过了丹田旋涡的力量,不由自主的自己在叶白体内钻来钻去,想要寻找一个出口释放出去。元气洪流像刀片一样,一刀刀刮在叶白的经脉上,剧痛比。

    叶白汗如雨下,衣服很湿透,知道到了关键时刻,强忍着剧痛,集中残存的意志,紧守灵台一点清明,运转落花生灭诀,将肆虐的元气引向丹田旋涡内。

    旋涡得到这股洪流的补充,重并发出了活力,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这股洪流再次告竭,而丹田旋涡还没有停止吸收的迹象,似乎变成了一个底洞般的怪物。

    不够,不够,还不够啊,叶白内心狂喊,吞下第二颗筑基丹。

    很,第三颗筑基丹。

    ……

    任小邪傻傻的看着叶白将最后一颗千炼丹扔进了嘴里,完全说不出话来,别人最多三颗就搞定的事情,叶白吃了四颗再加上三颗千炼丹,还不知道够不够。换成是头猪,都该破境了!

    任小邪已经彻底语了,轻轻打了打自己的脸颊,自言自语道:“这资质确实绝顶,绝顶的烂啊!”

    一个男孩的偶像梦!就此彻底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