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四十二章 银冠

第四十二章 银冠

    -------------------------

    明玉公子已经感觉到叶任两人的气息,一个稍微弱小,想必是那个小胖子,另一个比较奇怪,虚弱动荡,飘摇不定,该是刚才受的伤比较严重,还没恢复过来。wWw.00ks.cOm

    他很高兴,虽然使用了血脉追魂**之后,他的身体虚弱的很厉害,但是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杀了那两个小子,得到梦寐以求的千炼丹,他的心里便产生一股压抑不住的狂喜。

    只要得了千炼丹,成功进阶到筑基之境,便可风风光光的回去见玄风那个老鬼,告诉他谁才是他最优秀的弟子,到时候还愁小师妹不投怀送抱吗?哈哈哈哈,想到这里,明玉公子放声大笑,说不出的张狂自大。

    明玉公子的异常表现立刻引来了其他修士的注意,开始向他的方向靠拢过来。而众人才靠过来,略一搜索,也感觉到了附近有两道若隐若现的气息,不由大喜。

    “都给本公子滚开!”明玉公子怒声厉喝道。

    “哈哈,别人怕你明玉公子,我们yin山四鬼可不怕呢,这两个小子,我们四兄弟可是追赶了一路呢,你明玉公子晚来了那么多时辰,却想仗着身法独到,抢到头筹,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说话之人,是个又高又瘦,头戴银冠,满脸病态,长相丑陋的道人。

    “大哥所言甚是!”立刻有人尖着嗓子符合道,想来是yin山四鬼中的其他几人。

    “哼,你们这帮蠢货惹下了天大的麻烦犹不自知,实话告诉你们,那个小胖子便是归藏岛主东海骑鲸客的后人,若是让他知道你们追杀他的孙子,必将你们一起抓来抽魂炼魄!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若不是为了确定那老鬼是否真的离去,本公子早就领先追上了,明玉公子心底暗骂,他虽然神通出众,却也不愿面对被众人围攻的局面,鼓动唇舌,想把众人赶走。

    果然,银冠道人脸sè一变,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其他人也不例外,个个将信将疑。一位金丹修士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炼气修士可以承受的。

    “听说东海骑鲸客,和你的老师玄风上人向来不对付,你明玉公子又是哪来的胆子,敢追杀他的后人呢?”一个脸上汇着蝎子图案的妖艳女子,yin森森道。

    明玉公子哈哈一笑,道:“正要那老鬼和我老师不对付才好,到时老师才肯为我出头呢。”

    众人一阵沉默,想想确是这个道理。

    “大哥,你怎么看?”yin山四鬼中的一个持刀大汉问道,只听声音中的气势,便知道此人心中已经有了几分退意。

    银冠道人瞪了他一眼,气势一懔,好似下了大决心道:“我们yin山四鬼,也不是被吓大的角sè,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大不了得手之后,逃的远远的,天下如此之大,难道都由他东海骑鲸客一人说了算吗?”

    “正是此理!”

    “银冠兄所言不差也!”

    众人原本骑虎难下,进又不是,退又不是,经银冠道人一说,反而被激起了凶焰,一个个摩拳擦掌,就要大战一场,贪yu已经完全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明玉公子细长的眉目中,眼神一冷,没有丝毫情感道:“既然如此,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是千炼丹只有三颗,你们兄弟却有四人,不知你们打算怎么分呢?”

    银冠道人脸上浮现出一个老谋深算的笑容,道:“道友若是以为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就可挑起我们兄弟不睦,自相残杀,那就太可笑了。至于我们四兄弟之间的家务事,就不劳道友费心了。”

    明玉公子面上恢复笑容,拍了拍两下手掌道:“好啊,那么各位请吧,那两个小子就躲在下面的某个地方,贫道在这里静候各位的佳音!”

    明玉公子一招以退为进,却是将众人推到了一个被动的局面里,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也不愿意做那捕蝉的螳螂啊。

    银冠道人冷哼一声,向yin山四鬼中的其他三人施了一个眼sè,盘膝坐于水中,动也不动,监视着明玉公子的一举一动。其他三鬼则四散开来,仔细搜索。

    其他七个修士犹豫一会儿后,也分头搜索。

    明玉公子似乎早料到这样的情形,没有半点异常,往嘴里塞了几粒丹药,闭目打坐。

    一时间,局势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很,一个中年汉子搜索到了叶任二人上方的房屋,转了一圈,掀开石板,露出黯淡光的通道,从里面传来极不稳定的元气波动。

    中年汉子才是炼气十一层的境界,心中算计即便自己得了丹药功法,也很难突出其他人的重重包围,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不如我也把水搞混,来个混水摸鱼,想到这里,大喊道:“找到了,在这里。”

    其他众人,都是神识敏锐之辈,立刻察觉到了叶任二人的位置,围了过来。连明玉公子和银冠道人也不例外。

    银冠道人伸手一招,打出一道法诀,海水中出现一个凶神恶煞,金光闪闪的猛鬼头像,猛鬼发出一声惨厉的咆哮,将yin山四鬼一起吞下。片刻后,yin山四鬼现出身影,已不再是实体模样,而是四团人形模样的雾气。

    “旁门左道!”明玉公子暗自嘀咕了一声,也捏碎一块玉符,幻化出四面湛蓝sè的盾牌护住周身。

    其他人不敢怠慢,纷纷施展出自己的护身法术,防备叶任二人到在其次,身边的这些家伙可都是翻脸不认人的主,鬼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倒戈相向。

    众人鱼贯进入通道,很便到了堵塞住密室的碎石堆前。

    “似乎有些不对劲!”有人察觉到了异常,碎石堆的后面,仿佛住着一头蛰伏很久,又即将苏醒的妖兽,气息一点点慢慢增强,不断散发出令人窒息,毛骨悚然的恐怖气势。

    “恩,里面的元气波动太强烈了,不是炼气修士可以散发出来的。”

    “难道那两个小子在祭练什么强大的法器,或者临阵突破进阶筑基不成?”

    “怎么可能,他们的修为都才是炼气十层而已。”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不停。

    明玉道人越想越不对劲,脑中闪过数念头,急声喝道:“一群蠢货,二人中定有人隐藏了修为,此刻正在破境,不能让他突破成功,一起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