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四十三章 海魂

第四十三章 海魂

    -------------------

    顷刻间,飞剑,符录,法术闪烁着各种各样的光彩,砸在碎石堆上。www.00ks.com

    “轰!”碎石四溅,浑浊的海水散去之后,现出一个不大的密室。任小邪手捏一把符录,挡在叶白身前,一脸紧张的看着门外诸人。

    叶白仍然闭目打坐,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牙关紧咬,目眦尽裂,长发根根倒竖,全身散发着一股惊人的气势,对身外的事情没有半点反应,好似天塌地陷也法动摇他的半点心神。

    衣服已经完全被浸染成了血红sè,成了一个血人,叶白肌肤像被割出了数道口子,还在不断的逸出血丝。

    而他身子四周,则是一块块黯淡光,失去所有灵气的灵石,散落在地面上,像最普通的山间石块一般。

    “杀!”银冠道人最先反应过来,祭出一把黑气萦绕的白玉鹰爪,恶狠狠的抓向任小邪的脑门。

    任小邪比起叶白,打斗经验加匮乏,唯一的反应便是砸符,砸符,手中的一叠符录仿佛成了他最痛恨的事物,只想全部甩出去了事。

    这一下立刻逼的众人手忙脚乱,连忙后退自卫。这些符录封印的法术,威力虽然都不算强大,但事起仓促,又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身边全是心怀鬼胎的凶邪之辈,谁愿冒着风险做那出头之鸟。

    银冠道人看着旁边几人的反应,气的七窍生烟,立刻将他们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定是不愿冒着得罪东海骑鲸客的危险,不肯做那第一个打杀任小邪的人,都盼着有人上去背上这口大黑锅呢!

    “明玉道友,你怎么说?”银冠道人这时候倒想起了明玉公子,还一口一个道友起来。

    可是四下望去,哪里还有明玉公子的踪影。

    原来明玉公子心思转的极,立刻猜到叶白借着任小邪的千炼丹行筑基之事,看地上那一堆废弃的灵石,估计三颗千炼丹都被叶白吃下去也没够用,这时候即便杀了叶任二人,也搜不出半颗丹药了。而叶白身上的落花生灭诀的功法,对明玉公子来说是可有可,他的老师玄风上人身为金丹修士,根本不缺筑基功法。

    如果一意孤行下去,只会与东海骑鲸客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这样的买卖,明玉公子算来算去,都没有半点好处,索xing立刻抽身走人。

    场中并不是每个人都猜到明玉公子的想法,有些修士见明玉公子离开,还以为少了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喜上眉梢。

    “该死的混蛋!”银冠道人低声骂了一句,“四妹,缠住那个胖子,不要杀了他!其他人随我一起先杀了这个正在筑基的小子。”

    银冠道人一声大喝,众人心领神会,脸上纹着蝎子的女子,抽出一条褐sè软鞭,向任小邪腰部卷去。鞭头非丝非木,却是一个活生生的蛇头,三角眼中凶光毕露,吐着猩红的杏子。

    任小邪不得不往后疾退,闪避卷过来的蛇鞭。而他这一退,却是将叶白暴露在了众人前面。

    顿时,五人手握宝剑,两人执匕首,一人使斧,一人使刀,银冠道人依旧指挥白玉赢爪,一起杀向叶白。

    任小邪此刻已经退到叶白右后侧,见到叶白刀斧临身,却还未醒来,焦急万分,再顾不得许多,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同时祭出手腕上的铃铛手镯,大喝道:“海魂铃!出!”

    只见两只铃铛悬在空中的血雾里,撞击不断,发出清脆动人的“叮当”之声,悦耳之极。但听到其他十一追杀修士的耳中,却是另外一回事,这铃声如同摄魂魔音,瞬间便让他们产生元神和**正被某种强大力量硬生生剥离的巨大痛苦。

    “哐哐”声响起,众人武器纷纷落地,身子左右摇摆,捂着耳朵凄厉的尖叫起来。三个炼气十一层的修士甚至法站立,躺在地上,疼的不断打滚。

    这摄人魂魄的魔音,如同地狱的使者一般,呼唤着鲜生灵的加入,众人意识渐渐模糊,连思考也开始停滞,根本从对抗。

    只有修为最是深厚的银冠道人,此刻坐在墙边,运起最后一点残存的意志,努力保持着清醒。但从那极度扭曲的面容看来,也知道他绝不好过。

    任小邪也不好受,这海魂铃仿佛正在一点点抽走了他的生机,他的面sè越来越白,几息之后,竟成了死灰sè,嘴角不停的逸出鲜血。“

    砰!”颤栗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仰面倒下,生死不知。

    海魂铃仿佛感觉到了主人的处境,悲鸣一声,撞击声越来越小,渐至虚。力的抖动了几下,回落到任小邪的胸膛上。

    一时间,石室中,只有痛苦的呻吟和剧烈的喘息回响。

    银冠道人率先恢复了一点元气,抖抖擞擞的伸进怀中,掏出一瓶丹药倒进嘴里,随即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是他生平从未经历过的战斗,那恐怖的海魂铃竟然可以对元神展开攻击,不过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他挺过来了,落花生灭诀是他的,那威力强大的海魂铃也是他的,甚至只要他愿意,躺在地上所有人的财物都是他的,包括他那几个好兄弟。

    至于千炼丹,只要将这个小子抓住,扔进鼎炉里慢慢熬制,去肉卸骨,榨干他的每一寸肉身,想必也能产生几分功效。

    想到这里,银冠道人扭曲的脸庞上现出一个怪异之极的笑容,挤出最后一丝力气,歪歪倒倒的向着叶白走去,现在,只要解决掉这个最后的麻烦就可以了。

    叶白身上的元气波动,此刻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身子四周的海水在这股巨大的能量推动下,排向四面八方。

    这就是筑基的力量吗?这也是我的!银冠道人几乎倒地,挣扎着站立,眼中满是贪婪之sè,手中的白玉赢爪一寸寸刺近叶白的脑门。

    就在这时,叶白蓦然睁开了双眼。

    银冠道人心神俱震,不是因为叶白的目光凌厉,jing芒电闪,而是其中所含的最深沉的悲怆和濒临疯狂边缘的杀机。

    “嗬!”叶白嗓中发出不类人声的龙吟虎啸,震耳yu聋,一股强绝的气势顷刻间从叶白身上爆发出来,银冠道人首当其冲,被震飞到了角落,鲜血狂喷,倒在地上的其他人还未从海妖铃的伤害中回过神来,又经叶白一声大喝,直接昏死过去。

    “你们,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