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四十七章 鬼藤

第四十七章 鬼藤

    ---------------------------

    晴朗有风的天气下,大海碧波如洗,一派壮美辽阔的景象。wWw.00ks.cOm

    叶白和任小邪驾御飞剑在空中疾驰,谁也没有说话。二人之间,仿佛有了一层隔阂,任小邪缩在后面,失魂落魄一般,双眼没有了活泼的神采。

    叶白迎风而立,长发向后飘飞,虎目中闪过回忆之sè,轻声道:“我在十五岁的时候,跟你一样,ziyou自在,忧虑。”

    “有一天,我的母亲病重去世了,这件事情对我打击很大,我开始收心养xing,认真读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修仙了道产生了兴趣,常常流连在山野道观中寻师问道。我记得,最常去的一家道观叫做白鹤观,因为那里的观主是个须眉皆白,jing神矍铄的老头,很有几分仙风道骨。我认定他就是传说中的修士,三天两头去纠缠着他要拜师。呵呵,老家伙骗了我很多钱,却只传了我一个修身养xing的方子,我一怒之下,带着朋友去把白鹤观烧了大半。为此,我爹关了我两个月的禁闭,不准我出门。”

    任小邪开始还板着面孔,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听到这里,也不禁莞尔。

    “后来,我爹,我爹他被朋友出卖,出了事,被官府抓去砍掉了脑袋,我的少年时代,从那天开始就结束了,因为我是家中的长子,我要扛起这个家庭了。哪知道出卖我爹的那个人,没有打算放过我们,他又勾结官府,一纸公文,将我们全家老少,发配边疆。”

    “在去往边疆的路上,我每一天都要告诉自己,你是一个男人了,你要照顾好这个家了,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到,我的弟弟,妹妹,姨娘,全部死在了路上,他们全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苟活了下来。”

    叶白顿了顿,没有再说,任小邪也没有催促。

    叶白平复下心情,幽幽道:“小邪,我说这些,不是想告诉你我有多么自责和内疚,而是要说,你终究有一天要自己去面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你,在通往大道的路途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

    “我知道,你和叔公,都是为我好哩!”任小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断断续续道,“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叶白回过头去,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何必什么准备,又有谁会给你准备时间呢?你看那里。”

    左下方的一个孤岛上,象牙白的沙滩上,两道人影正在互相追逐,剑光闪烁,每一下都直指对方的命门,显然并不是相互切磋,而是以命相搏,其中一道苗条的身影,看情形已经落在下风,情势危急。

    二人降下剑光,缓缓落在沙滩上,两道人影见有人过来,立刻停止了打斗,惊疑不定的看着叶任二人。

    两人一男一女,男子着黑sè道袍,四十多岁的年纪,相貌英伟,女子二十五六模样,生的花容月貌,颇有几分姿sè,俱是炼气十一层的修为。

    两人察觉到叶白筑基期的修为,神sè立刻变的有些拘谨,那女子恭恭敬敬走上前道:“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来到这处荒岛,有何贵干?可有晚辈能够帮到的地方?”

    女子不住用余光打量黑衣男子,心中忐忑不安,生怕是对方请来的帮手。男子一听这话,马上知道不是女子这一方的人,面sè稍缓,也上前拱手见礼。

    叶白摆了摆手,道:“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见到有打斗,下来随便看看,你们不必拘束,随意便是。”

    叶白这话却是叫二人不知如何是好,打又不是,不打又不是,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半天后,还是男子先站了出来,yin沉着脸道:“风四娘,这笔帐贫道记下了,来ri必有所报!”又向叶白略一拱手,御剑而去。

    女子见男子走远,再次来到叶白面前,道:“风四娘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前辈解围,小女子恐怕要糟了那周望的毒手了。”

    叶白所谓道:“路过而已,你实在不必放在心上,我们原本也没有搭救你的心思。”

    “相逢便是有缘”,风四娘坚持道:“我和那周望俱是附近岛屿上的散修,在这个岛上发现了一株罕见的百鬼藤,起了争执,今ri得前辈搭救,以回报,愿以此藤相赠。”

    “你说什么?百鬼藤?是长达两丈,茎节上满是厉鬼模样的百鬼藤?”叶白话语中满是不可思议。这样东西可是青夜玉简中提到炼制大罗仙剑需要的材料之一,叶白在雷落之渊中搜索了长达九年,都没有找到一件材料,没想到今天却心碰上一样。

    “正是!”

    “这样东西,对我倒是有些用处,既然如此,贫道便不再推辞了,多谢道友。”

    风四娘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根长长的棕sè藤蔓递过,高兴道:“本就是前辈应得之物,何来谢言。”

    叶白接过仔细看了看,确如青夜玉简上所言,心中欢喜,想了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不知得自哪个的飞剑道:“贫道也不能白占你的便宜,这把飞剑尚算不错,便送你做个交换吧。”

    “这怎么可以!”风四娘连忙推辞,温婉贤淑的模样叫人怜意大生。最终还是拗不过叶白,悻悻收下。

    “如此,小女子告辞了!前辈若是有暇,可往此地西面二百里处的青舷岛一游,晚辈定当竭诚招待。”风四娘说完,踏浪而去。

    叶白远远看着风四娘曼妙的身姿,消失在海天尽头,脸sè渐渐严肃起来,道:“何方高人,鬼鬼祟祟,跟了我们一路,不如现身见上一面吧。”

    任小邪一听,大惊失sè,连忙放出神识查看,却没有发现半个活人气息,也不见有人答应。

    “道友既然不愿出面,我们兄弟二人便告辞了,小邪,归藏岛应该就在前面不远了吧。”叶白祭出飞剑道

    “还有大约两天路程吧!”任小邪不知叶白为什么突然扯到归藏岛上。

    “小友留步!”虚空中突然穿来一道声音,“老夫这隐身符自制成以来,还从未被人看穿,没想到刚才见到百鬼藤时,心神有了些许震动,立刻就被小友发现了。”

    空气中突然起了一阵波动,一道人影从头到脚现了出来,叶白定神一看,郝然竟是那海市上符录店的掌柜斯文老者。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