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四十八章 鱼老

第四十八章 鱼老

    ----------------------

    “怎会是你?”叶白也是大吃一惊。Www.00kS.com高速

    “小友唤老夫鱼老即可,不必慌张,老夫并没有什么恶意的,若不是拍卖大会上有几件老夫的宝贝要出售,也不会拖到今天才来跟小友见面的。”斯文老者嗓音突然变的温文尔雅起来,叫叶白一时有些不太习惯。

    叶白略一拱手,jing惕道:“不知鱼老一路追来,有何赐教?”

    鱼老脸sè立刻变的有些犹豫起来,似乎十分为难,半天才道:“小友,你可听说过仙符道吗?”

    叶白还未回答,任小邪抢着道:“可是北方唐国境内的仙符宗?听说那是蓝海大陆的第一制符宗门,制出来的符录均是各大门派的抢手货呢。”

    鱼老点点头,自豪道:“不错,仙符道,仙符宗俱是一个意思,不过我们宗内之人,习惯称自己仙符道,因为我们认为符道亦属大道的一种,而非寻常修士认为的旁门左道之术。老夫便是仙符道的内门长老之一。”

    海岛之上,叶白法看清老者的境界,如今进入筑基,却看的清楚,应是筑基后期疑。眼中半信半疑,蓝海大陆第一制符宗门的内门长老,只有筑基后期的境界?

    鱼老人老成jing,立刻知道叶白在想什么,脸上红晕一闪而过,急道:“小子,我们宗内,并不是以修为境界论地位的,而是以制符水准来算的,老夫虽然只有筑基后期修为,但在制符之道上,却敢说是数一数二的。”

    任小邪在旁点头道:“这倒不假,听说制符师分为初级制符师,中级制符师,高级制符师,大制符师,符宗,仙符师,不知前辈如今达到哪一步了?”

    鱼老显然对任小邪的博学很满意,微笑点头,自豪道:“老夫不才,如今是高级制符师。”

    叶白对这些完全没有印象,低下头,悄悄问任小邪道:“高级制符师很厉害吗?”

    任小邪也偷偷摸摸,压低声音道:“制符算是很厉害的,打架我就不知道了,我是从书上看来的。不过光看长相的话,没有什么高手的气势啊。”

    两人声音虽小,却怎可能瞒的过鱼老这个筑基后期修士,顿时眉毛一挑,满脸怒容大喝道:“两个小混蛋,气死我了,高级制符师当然是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而且老夫离大制符师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叶任二人讪讪一笑,摸了摸脑袋道:“前辈莫要动怒,跟我们两个后生晚辈,何必一般见识。”

    鱼老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显然气未消透。

    叶白思索一会道:“然则,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鱼老整理了一下思绪,问道:“你们可知,对制符师来说,能否画出一张强大的符录,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这个我知道”,任小邪连忙举手示意,“是元神,听说元神越强,画出来的符录也会加强大。”

    鱼老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叶白道:“不错,这就是我追赶小友的原因。老夫一生,嗜符如痴,除符之外,可说眼中再他物。而小友元神之强大,在炼气期里,是我生平仅见,若我没有猜错,定有锻炼元神的顶级法门,只要小友愿意割爱,我愿付出任何代价。”

    至此,叶白终于知道鱼老的目的。

    叶白元神如今能修到这般地步,除了吞噬了青夜的残存元神之外,最大的原因便是那本太上感应篇的法诀,可是叶白知道轻重,这门法诀绝非寻常,若是流传出去,必定再安生之ri。

    当下,叶白沉吟道:“前辈高看小子了,我只是自幼有些机缘,曾经吃过一株大补元神的草药,并没有什么锻炼元神的顶级法门。”

    鱼老似乎早知道叶白会这么说,笑咪咪的看了他一眼,道:“小子,不要跟我打马虎眼,我们仙符道里,几乎每一个弟子都拼了命的想找些补元神的草药丹丸,但真正得到的少之又少,老夫偏不信你有那么好的机缘。”

    叶白装作苦笑道:“鱼老不信,晚辈也没有办法,不过锻炼元神的法门真的没有啊。”

    鱼老正sè道:“小子,你应该看的出来,老夫是很有诚意的,换成其他人,早就将你拿下,施展读心搜魂之术了。但是老夫并不是那样的人,画符和凡间的绘画其实没有多少区别,心胸狭窄,不能容物之人,是没有办法达到顶峰的。”

    叶白正要开口,鱼老摆了摆手道:“先不要忙着说没有,看看老夫的筹码再回答,老夫绝不会让你吃亏的。”

    说完,鱼老先用神识探察了一下全岛,才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又招呼叶任二人坐下,从储物袋摸出三张银sè的符录。

    “这一张,便是刚才老夫所用的隐身符,释放之后,可使你隐蔽身体气息三个时辰。除非比你高一个大境界以上,否则绝可能发现。这种符,即便是在我们仙符道里,能够绘出的人,也绝不超过五个。”

    “这一张,叫做瞬移符,可说是老夫的xing命之宝,自老夫绘成以来,从未示之于人。一旦释放,可划破空间,瞬移百里,是保命的绝佳手段。”

    “这一张,就比较简单了,里面只封印了一个法术,是老夫根据上古典籍琢磨出来的,老夫命名为光影盾,虽然没有使用过,但老夫敢断言,至少可抵挡住金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鱼老一一介绍完毕,看着叶白道:“怎么样,小子,老夫没有骗你吧,这几张符的价值,你想必很清楚了,即使在前几天的拍卖大会上,我也只是拿出了一张隐身符而已,你猜拍了多少,一万灵石,中品!”

    叶白这一下是彻底被老者的大手笔震惊了,一万中品灵石,那可是相当于一百万的下品灵石啊。这张三符若是一起拍卖,该值多少啊。

    “前辈,你既然舍得如此大的代价,还怕换不来一本上好的锻炼元神的法门吗?”

    鱼老嘁然一笑道:“小子,你当老夫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吗?我们仙符道里珍藏着周边各国中数一数二的法诀,老夫现在修炼的冰心诀,是其中的上品,但是和你的比起来,老夫仍自感不如。怎么样,小子,现在有了吗?”

    叶白看着老者一脸期待的表情,脑海中一瞬间计算了数次,咬了咬道:“确是没有啊。”

    “啊——”,老者一声怒吼,气的直指叶白,满脸通红,半天法言语。

    叶任二人,连忙站起,准备拔剑相向。

    鱼老发泄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可奈何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以你的元神修为,只要不是资质太差,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制符师。你可愿拜老夫为师,修习那制符大道?”

    叶白没料到鱼老竟突然要收到为徒,茫然道:“晚辈已经有师承了,恐怕法答应。”

    “罢,罢,罢!”鱼老闻言,轻轻摇了摇手掌,思考片刻,仿佛下定很大决心,掏出一块玉简和一面令牌,话音虚弱道:“老夫亦不强求你,这块玉简和令牌你拿着,便算老夫赠你的,那玉简上记载着老夫一生制符心得,你可闲来炼炼,若是哪一天想通了,可持令牌来仙符道寻我拜师。”

    叶白怔怔接过玉简令牌,还要说话,老者已经驾云而去。

    “前辈,前辈…”

    “此老,真君子也!”任小邪悠悠叹了一句。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