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五十五章 云集

第五十五章 云集

    -------------------------

    “道友此次怎舍得出关的?看你的气息波动,像是正处在突破到金丹后期的关键时刻呢。www.00ks.com”五人在岛上穿行,任正远,铁木道人在前,叶白三人在后。

    铁木道人收起脸上的浮夸之sè,感叹道:“贫道亦是身不由己,当年曾欠下万道一个因果,此次他召集大会,不得不来偿还啊。”

    “哦!”任正远点了点头道:“万道天尊这个老鬼,这一次也不知道存的什么心思,连云道宗的这趟混水绝不好淌啊。”

    铁木道人压低声音道:“恩,我从一些隐秘渠道得到消息,似乎几个邪宗魔派,这一次也是蠢蠢yu动,打算搞出一些大动作呢。”

    任正远眉头一皱,讶然道:“他们竟还没有死心吗,连云道宗数年来能够执掌正派牛耳,不是浪得虚名的,否则早就被攻陷了!”

    铁木道人“呵呵”一笑道:“水满则溢,月盈则亏,连云道宗数年来的压的其他宗派喘不过气来,实在是太过强盛了。至于最后的结果,谁又说的准呢。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散修啊,夹在中间,越来越难做了。”

    任正远唏然道:“山雨yu来风满楼啊,对了,这一次,都来了哪些老伙计啊?”

    铁木道人斜了他一眼,故作神秘道:“其他人我不清楚,不过你的老对头,玄风已经到了,听说他最近死了个叫做明玉的弟子,正在满世界的寻找凶手,岛上有几个不长眼的小辈撞到他的手上,竟被活活抽魂炼魄而死。”

    任正远眼神微不可察的在叶白身上一闪而过,见他没有任何异状,心中暗赞,若其事道:“这个老东西,若不是要借他之手,磨砺道心,老夫早把他劈了!”

    玄风上人神通广大,消息灵通,不可能不知道明玉公子追杀叶白和任小邪的消息,现在明玉莫名陨落,嫌疑最大的自然是叶白和任小邪,玄风不敢明目张胆的打上归藏岛去,只好在这里等着任正远。任正远心里十分清楚,玄风此举,怕是在向他示威呢。

    铁木道人被他的狂言唬的一楞一楞,定住脚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大骇道:“道友如今到底是什么修为境界,气息明明是金丹后期,但又仿佛与他人不同,似有一层极其朦胧的东西覆在你的身上,老道也不知道如何描述,但越看越有种心惊肉跳,捉摸不透的感觉,古怪之极。”

    叶白三人听到此话,也忍不住仔细观察,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在他们眼中,任正远只仿佛是个尘世间的饱学鸿儒。

    任正远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往前走去,四人连忙跟上。

    一路上,任正远向叶白三人大致介绍了一下,这处小岛叫做元铭岛,岛主万道天尊便是散修联盟的盟主,修为深不可测,据说离那元婴之期,也仅半步之遥,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相当不好惹。

    这一次,召集散修们先来元铭岛集合,亦不向众修施压示威之意。

    一路行来,修士渐多,其中不乏筑基中后期的修士,不少人趁着此次难得的机会,做起了交易买卖,热闹非常。

    路上不断有人向任正远拱手示意,行后辈之礼,看的出来,任正远的人气相当不错。

    不片刻,五人转进一个静谧的山谷,来到一处巍然耸立的大殿前。两个守卫之人竟都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叫叶白三人大吃一惊。

    见到五人到来,其中一人拱手道:“原来是任前辈和铁木前辈到了,天尊正在殿内招呼其他前辈,吩咐下来,两位前辈可直接进去。”

    任正远微一点头,领着众人进入。

    大殿纯以上等的jing刚石打造而成,墙壁上镶嵌着人头大小的火萤石,散发着耀眼的光辉,将整个大殿中的景象照得通透明亮。

    原本觥筹交错,你来我往的大殿,在任正远一行人进入的时刻,立刻安静了下来,气氛诡秘的有些异常。

    “哈哈哈哈!”一声豪迈的长笑,从居中主座上的雄壮男子口中发出,此君倏然站起,走过来道:“任兄和铁木兄却是迟到了,诸位道友刚才还提起你们呢。”

    叶白等人这才发现此君身量特高,足有丈二,宽肩厚背,雄壮之极,顾盼之间,有种领袖群纶的豪雄意态,行动敏捷,龙行虎步,便连天地间的元气也仿佛折服在他的强大气魄之下,纷纷向后倒卷而去。

    此人轮廓分明,脸如刀削,目深似海,英俊邪异,貌似四十许人,但有意意之间,流露出的惊天气概,时刻不提醒别人,他正处在生命,权yu,力量的最颠峰。

    “万道道兄,久违了!贫道来迟,还望见谅!”任正远,铁木道人收起之前的写意,恭敬施了一礼。

    万道天尊挥了挥手,突然紧紧盯住任正远,虎目神光并shè,不可思议道:“这才多久未见,任兄竟也走到这一步了吗?万道自愧不如啊。”

    万道天尊话音落地,大殿中的其他几人立刻脸sè大变,目光神识在任正远身上游移不定,仿佛要将他看穿,尤以其中一位身穿黑衣的枯瘦老者为甚,眼光有如实质,利剑一般,直刺而来。

    任正远好似没有任何察觉,笑道:“道兄过誉了,比起道兄,任某只能算是后学末进了,还有许多困惑要向道兄请教呢。”

    万道天尊回过心神,眼中复杂之sè一闪而逝,客气道:“不敢当,任兄,铁木兄,请上座。”

    任正远与铁木道人和座中其他诸人点头示意,依言走到左侧上首坐下,叶白三人立于身后。

    “不知天尊刚才说的那一步,是指哪一步,贫道愚昧,还望天尊指点!”

    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那刚才敌意毕露的黑衣老者,望向任正远的双目,灰雾笼罩,煞气逼人。

    万道天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油然道:“玄风,非是我卖关子,这一步玄之又玄,不可名状,踏入这一步,便等于半只脚踏入了元婴之境。你虽然在金丹后期徘徊许久,但想踏出这一步,仍要有大机缘不可。”

    在坐诸人终于sè变,没想到万道天尊和任正远已经走到如此之远,脸上顿时现出恭敬之sè,修道之人,达者为尊,这些散修虽然个个心高气傲,但对强者的尊敬却是共通的。

    玄风上人神sè复杂,恼怒,不甘,嫉恨,兼而有之,变了又变,最终重重呼出几口气,yin沉着嗓子道:“任老鬼,我知道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的明玉徒儿不能白死,否则我这张老脸也没地方搁了,不如我们做个约定,这件事情,就交由我的大徒儿雨前,和你身后那个筑基小子自己解决,你我二人都不插手,你看如何?当然,若是你硬要插手,老夫虽然斗不过你,却也只好舍命相陪了。”

    众人没有料到玄风话锋一转,扯到了私人恩怨上,有消息灵通知道这件事情始末的,悄悄传音起来,互相转告。

    任正远早料到玄风上人会看穿是叶白下的手,没有半点意外。

    瞥了玄风上人一眼,哈哈一笑,骂道:“你这老鬼,倒晓得拣便宜,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就让你的徒弟来欺负人,还挑了这样一个场合,迫我不得不答应。比起心计,老夫差你多矣,不过,我又有何惧呢!”

    说完,又是一阵长笑。

    其他诸人,都是金丹修士,对这类的小辈之间的争斗也是司空见惯,气氛并没有因此显得冷峻肃杀,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起叶白,犀利的目光,直让叶白如坐针毡,难受之极。

    就连万道天尊这个主人,也是面带笑意,任由二人口舌争锋,没有出言相阻。

    “叶小子,你可听到了,你的事老夫将不再过问,全凭你自己的本事了,尽可放手而为,不必担心有人以大欺小呢。”

    叶白轰然应是!

    玄风上人则是一声冷哼,不再说话。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