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五十六章 始末

第五十六章 始末

    --------------------------

    这段小插曲过后,万道天尊终显出主人的气派,挥手示意仆人献上珍藏的灵果。wWw.00ks.cOm

    那诱人的香气和浓郁的灵气,直叫叶白三人垂涎yu滴。任小邪是像头小狼崽子一样,双眼通红,紧紧盯着任正远的桌上。

    任正远下首的一位雪衣中年道姑,拿起一颗sè呈紫红,通透如玉的枣样灵果,惊咦道:“如果贫道没有看错,这应该当是北方极地尊者灵果园中的紫玉火枣,据说一颗里蕴涵着的灵气,可抵得上一瓶筑基修士用的jing元丹,万道道兄是从何处得来的,还是如此之多,极地那老小子,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主啊。”

    道姑此话一出,不光叶白三人,连其他金丹大佬身后随侍的弟子,个个双眼放光,恨不能立刻吃上几个。

    叶白终究出身大派,最先舒醒过来,看向说话的道姑,这位道姑相貌姣好,风韵俨然,依稀可见年轻时也是个颠倒众生的美人,即便如今人到中年,宛转悦耳的声音,仍让叶白这样的后生,心神荡漾,法自己。

    不过加引起叶白注意的却是她身后站着的一位独臂银衫女子。此女身段玲珑浮凸,可说上上之选,偏是少了一只胳臂,破坏了美感,叫人心生感叹。古怪的是,她的脸上戴着一层金sè的面具,印shè着诡异的光芒。

    那层面具不知何物做成,竟完全隔绝了叶白的神识查看,叫他法一探究竟。

    女子仿佛感觉到叶白的目光,立刻回望过去,凤目中shè出的森冷情,让叶白汗毛直立,毛骨悚然。

    万道天尊微微一笑道:“没有好东西,怎敢招待各位老朋友,百劫你的眼光还是那般犀利,这确是极地的紫玉火枣,这老小子前段时间惹出点麻烦,贫道出面调停了一下,这紫玉火枣便是他赠予我的谢礼。诸位可细细品尝一下,我辈修士,虽然已经不需那点灵气,但拿来满足口舌之yu,还是相当不错的。”

    众人闻言,各自取食,赞不绝口!任正远也不管身后三人的目光,自顾的吃的津津有味。

    陆陆续续又有数灵果灵酒,端上桌来,气氛越加热闹,众人谈笑风生。

    半个时辰后,万道天尊见再没有人来,站起苦笑道:“还有几位道友,看来是不会来了,我们也不必再等了,先将这次的事情议一议吧。”

    众人知道,正戏终于登场,各自放下吃喝,不再交谈。

    万道天尊思索片刻道:“诸位,我辈修士,虽然天xing淡泊,不事名利,可是终归都有传承,不为自己,也该为后辈弟子,争上一争。连云道宗长期霸占着雷落之渊这方宝地,后起之秀,层出不穷,长此以往下去,那些大派或者还可勉力支持,似我们这些散修,恐怕再立足之地啊。”

    “天尊此话,是否有些言重了,我听说,那雷落之渊,只有筑基之下的弟子才能进入,想来里面也没有什么上好的宝贝,连云道宗便是再多出几十个筑基修士,在我等金丹修士看来,若要杀之,还不是举手之事耳。”

    说话之人,是个颈脖间盘着一条碧绿小蛇的花衣大汉,此人身周缭绕着一团粉sè云雾,妖异之极,坐在右侧最后一张蒲团上,脸孔呆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平心而论,此人的论调不几分道理,叶白自从见识过任正远施展归藏剑指之后,清醒的认识到,筑基修士和金丹修士虽只差了一个大境界,但实力根本不可同ri而语。

    万道天尊看了他一眼,面容出奇的严肃道:“花袍,你有所不知啊,这些筑基修士我当然不放在眼里,但你可知道,三年之前,连云道宗陆陆续续又有五人成功进入金丹初期,而这五人都是数百年前,曾经参加过雷落之渊试炼的。”

    话音刚落,众人一阵震动,议论纷纷。叶白立于人后,也是心神俱震,又强运元气控制住不让别人看出异常。

    “这怎么可能?”

    “我们散修联盟苦心经营了数千年,到如今也只有十三位金丹修士。”

    “天尊,这消息是否属实?”

    万道天尊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不能告诉你们消息的来源渠道,但你们绝不用怀疑这条消息的真实xing。”

    座中诸人,脸sè不再自然,目光凝重,忧心重重。

    铁木道人挥了挥手中的拂尘,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万道你的意思了,这些筑基小辈虽然不足为虑,但是若加上连云道宗的强大实力,丰厚资源,和藏经阁中的数典籍,可比其他大派和我们散修的造就大批金丹修士出来,到那时,恐怕我们散修连个自己洞府都没有了。”

    “正是这个道理!”万道天尊肯定道:“诸位,狼多肉少啊!连云山脉毕竟方圆有限,法满足如此之多的高阶修士所需资源,再这样下去,必定要蚕食周边修士的地盘,到时各位又当如何自处?”

    众人终于sè变,不得不说,万道天尊是位掌控局面的好手,简单几句话,便让众人冷静下来,认真考虑出路。

    叶白在旁听的,心中复杂比,和任小邪相处久后,他对这些散修早没有半点轻视反感,何况大家都是为了生存的空间而争斗,其中的是非,真的很难辨别。

    “任道兄,你博古通今,见识最是广博,对几千前各派围逼连云道宗的事情,应当了解多,不如你也说几句吧。”万道转向任正远道。

    任正远素来淡薄名利,不喜是非,但身在局中,知道自己论如何也躲不过去,叹了口气道:“事情远比你们想象的复杂,数千年来,共发生过四次这样的事情,这是第五次,万道,若我没有记错,你的老师便是陨落在上一次的劫难中吧。”

    万道天尊声点头,眼中闪过刻骨铭心的仇恨,凶焰忽涨,身周的空气都仿佛燃烧起来,炽烈比,红芒隐现,将万道天尊魁伟的身躯衬托的有如魔神。

    “前四次的争斗,可说两败俱伤,各大派和散修联盟付出了大量伤亡,最终退去,他们之所以肯罢休,也是因为连云道宗金丹修士损失过半,再没有能力威胁到各派的存亡。”

    “数千年来,每一次连云道宗诞生大批金丹修士的时候,各派都会联合起来,重演旧事,这几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连云道宗虽然屡次承诺不会因为金丹修士的大量出现而去吞并其他门派的地盘,但谁也不会真的相信。”

    任正远说到这里,顿了顿,笑道:“万道,我听说连云道宗内,每次都对这样的事情封锁的极深,你居然还能得到消息,当得上手段通天四个字了!”

    万道天尊神秘一笑,没有回应。

    叶白终于知道事情的始末,心中加不安。

    “这一次的事情,如果能像前几次一样解决,自然再好不过,如若不然,恐怕又是一场大劫啊!”任正远喝了一口酒,悠悠叹道。

    “听任兄所说,似乎还有隐情呢。”说话的是个相貌平平,沉默寡言的男人,坐在角落处,一直饮酒不语,突然抬起头颅,望向任正远,眼光森冷如冰,锐利如刀。

    任正远点了点头,道:“刀侯所料不差,铁木兄,下面的你来说吧。”

    铁木道人放下拂尘,刚要开口,万道天尊止住道:“先让后辈弟子们都下去吧,我们自行商议即可!”

    叶白三人一愕,互视了一眼,在任正远挥手示意下,与其他同辈弟子,走出大门外。

    很,一道蓝sè弧光将整座大殿包裹起来,神识难测!

    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我知道写的不好,但是我真的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