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五十七章 雨前

第五十七章 雨前

    -----------------------

    叶白辞别了任小邪二人,在晚晴恋恋不舍的眼神中,先行离开,独自一人在岛上漫步,元铭岛上风光秀丽,灵禽献舞,彩霞横空,颇有几分仙家胜地的模样,他却没有心思去欣赏。www.00Ks.com

    只听刚才大殿中,众人的几句寥寥对话,叶白便知道这一次连云道宗怕是大劫将至,一个不好,便是舟覆人亡的结局。

    盛极而衰,本就是天道之下的永恒法则,连云道宗在蛰伏千年后,再次达到了鼎盛时期,虽说没有对其他门派造成实质xing的伤害,但那种形的威压,恐怕让各派惊恐不已。

    要知道,修真界的正邪是非观念是极其淡薄的,除非做下人神共愤,天怒人怨的大恶行,否则极少有因理念的不同而引发大战的。叶白从任正远书房中的典籍上看到过,古往今来,有限的几次大规模的修士大战,都是因利益纷争而引起的。

    这种纯粹的利益争斗,加没有道理可讲,最是残酷血腥。

    不过叶白自己也知道,他只是个筑基初期修士,在这样的大时代洪流下,能够起到的作用只怕也有限的很。

    叶白一路行来,走走停停,混混噩噩,穿越闹市,猛一抬头,才发现自己走到了一间类似凡俗的酒楼处。

    若真能一醉方休,未尝不是好事,叶白走上二楼阳台处,点了一壶增补元气的百花秘酿,自斟自饮。

    眉头纠结,满腹心事。

    迷迷糊糊之中,叶白已经有些元气翻涌,法自制!

    “叶兄,你如果再这样喝下去,只怕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你我之间的游戏,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

    叶白瞬间如冰水浇头,猛然一惊,清醒过来,只见门框边倚靠着一个二十七八岁模样的男人,双手环抱,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此人身材修长,穿着一身月白道袍,玉树临风,俊美绝伦,叫人一见便大生好感。说话是不急不慢,温文有礼,予人风度翩翩,涵养极高的感觉。

    “阁下是谁?我们认识吗?”叶白奇道。

    男子呵呵一笑,露出两排洁白如玉的牙齿,理了理鬓角的长发,沉思细语道:“叶兄真是妙人,杀了陈某的师弟,又和我的老师有了约定,还可大摇大摆的在这里买醉,莫非我们红石岛杀的人,立的威还不够吗?”

    此人虽然说的是杀人立威,大煞风景之事,却毫不惹人反感,反而感觉到他内心的坦荡。

    “原来你就是陈雨前!”

    叶白记起前事,恍然大悟,不由加仔细打量此人。确是一副好皮囊,叶白所见之人,以老师步渊和万道天尊,最为俊朗,但与这二人阳刚之极的俊朗不同,陈雨前似乎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yin柔之极,仿佛女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种优雅之极的自信风采。

    “陈兄刚才为何不出手?须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呢,小弟可不是嗜酒成xing的烂酒鬼。”叶白自嘲道。

    陈雨前走上前来,潇洒坐下,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笑道:“叶兄当贫道不想吗?可是万道天尊下了严令,集会期间,禁止私斗呢。”

    说完顿了一顿,凑过头来,压低声音道:“就在刚才,小弟在心里,将万道那个老家伙的这条狗屁规定骂了不下百八十遍呢!”

    叶白听完一愕,与他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不过,叶兄千万不要把我刚才这句话捅出去,否则家师会拿刀砍了我的”,陈雨前故作惶恐道。

    此人说话,虚虚实实,偏偏还能让人大生好感,为他的风度折服。

    叶白想起任正远的子复巳乾,互为天敌之说,心中一紧,暗自jing惕,敬了他一杯,语气坦然道:“哈,陈兄还真是有趣呢,叫小弟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若是没有令师弟这档子事情,我们定可成为最好的朋友。”

    陈雨前放下手中的酒杯,沉默不语,眼中浮现追忆痛恨之sè,半天道:“叶兄,实不相瞒,若你没有出手,我早晚也会杀了明玉的。”

    “这是为何?”

    “说来,此亦是我红石岛一脉的丑事。叶兄可知,我有一师妹,貌美聪慧,善解人意,最得师兄弟们仰慕,但她独与我情投意合,老师已经私下答应我们,允我们结为道侣,同修长生大道。但是明玉这狗贼却sè胆包天,屡次sāo扰师妹,又趁我外出,老师闭关的时刻,通过卑鄙手段,夺了我师妹的红丸,此事,实为我生平大恨也!”

    陈雨前说到最后,面容扭曲,咬牙切齿,凶芒毕露,这是叶白首次见到他流露出负面情绪,虽然不知道他所说是否属实,但还是周身一冷,觉得寒意滚滚。

    叶白没有说话,心中暗暗猜测他所说的,有几分真假。

    又过了好一会儿,陈雨前才恢复之前的斯文模样,满脸真挚道:“说起来,还要感谢叶兄诛杀此獠,帮我了却了一桩心事呢。”

    “陈兄太客气了!小弟亦是不得以而为之!”

    二人又饮一杯!

    陈雨前喝完杯中酒,正sè道:“不过,事关师门颜面,我与叶兄这场争斗,恐怕不得不为,小弟不会因此留手,还望叶兄海涵。”

    叶白拱手叹道:“陈兄,真坦荡君子也。”

    陈雨前将酒杯倒置桌上,摇头苦笑,拍了拍叶白的肩膀道:“何来什么坦荡君子,都是天道之下的蝼蚁而已,叶兄,小心了,小弟要杀了你呢。”

    话音落地,飘然而去。

    叶白饮尽杯中酒,向后一仰,靠在椅子里,没有半点表情,看着天空中的浮云。

    这尚是他首次见识到陈雨前这样,年轻一辈的超卓人物,修为深厚,偏又心计如海,嘴上说着要杀死你,可神情却是轻描淡写,完全法激起你的争雄斗狠之心,仿佛,一切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游戏一般。

    但内心又很清楚,若是自己不谨慎小心,下场恐怕极惨,这一刻叶白知道,他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