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五十九章 灵韵

第五十九章 灵韵

    ---------------------

    万道天尊负于身后的双手,微不可察的抖动了一下,英俊到绝半点瑕疵的脸庞上没有半点喜怒哀乐,缓缓闭上双眼,似乎不yu见到这位风华绝代的仙子,轻轻应了一声:“灵韵,你又何必来接。www.00ks.com”

    言语之间,道不尽的恩怨纠葛,挥不去的陈年旧事。

    这女子正是连云七子中,紫竹林的掌座灵韵仙子,众人没料到竟是她亲自出迎,一阵惊诧。

    这位上一代最负盛名的女子之一,身量比寻常男子略高,风姿绰约,白衣胜雪,长发随风,沸沸扬扬。

    时光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半点痕迹,鹅蛋型的面颊,洁白如玉,细腻如脂,笔直挺秀的五官,予人不可侵犯的凛然气质。

    她的身材纤瘦柔弱,却绝一个人敢小瞧了她,这位金丹后期的修士,法力深厚,xing子也最是刚烈,邪魔歪道犯到她的手下,从没有好下场。

    趁着众人窃窃私语的机会,叶白顺势往人群中缩了缩身子,这位灵韵师叔,他当年也见过几面,虽然如今叶白面貌有了很大变化,仍担心会被对方认出来。

    没有人注意到,百劫道姑身后的银衫断臂女子,在见到灵韵仙子的时候,身体亦是微微一颤。

    任正远心中暗叹,别人不知,他却是了解甚深。

    万道天尊刚出道时,英俊年少,风流倜傥,交游十分广阔,虽然份属散修,但与各大派的弟子,却往来甚密,很得其中一些女xing修士的仰慕,而他却偏偏钟情于遗世duli,不苟言笑的灵韵仙子。

    万道天尊使出浑身解数,追求灵韵仙子,虽然曾与灵韵有过短暂共游的美好时光,却没能走到一起,因为灵韵仙子眼中,永远只有另外一个加孤傲卓绝的身影。

    二人的这段特殊关系,最终随着万道天尊的老师,陨落于连云大战之中,而烟消云散,再没有过联系。

    “你带着大队修士而来,是想要屠了连云道宗吗?”灵韵仙子的声音,轻描淡写,纯净邪,仿佛不谙世事的少女,在说着一件点滴小事。

    风从树梢头掠过,吹起她宽大素雅的道袍,露出雪白的双足,这样美好的画卷却法让人觉得温暖,只想握紧手中的武器,运转全身的法力,去对抗若隐若现的森寒刺骨的杀机。

    万道天尊仿佛没有半点察觉,毅然道:“我此来,只想为天地散修,搏一条生路。”

    灵韵仙子嘴角扬起一个写意不羁的笑容,道:“连云道宗从来没有断绝过任何修士的生路,没有想过要断绝谁的生路。道友亦是从上一次连云大劫中走过来的人物,请你扪心自问,连云道宗,断绝过谁的生路?”

    万道天尊终睁开双眼,古井不波的眼中,没有半点人类的情绪,冷道:“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你灵韵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万修朝拜的连云道宗太大太大了。”

    灵韵仙子摇头苦笑,满面毫不掩饰的魂断神伤,道:“万道,一千年前,你我共游量南山的时候,你告诉我,你想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现在,你终于实现你的理想,但却不是英雄,而是一个口是心非,虚伪jiān诈的枭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不加遮掩的借口,你们已经用了数千年了,非是担心连云道宗的强大,会危害到你们的利益,正远兄长,你说对不对?”

    灵韵仙子突然望向任正远道。

    任正远老脸微红,可奈何笑道:“灵韵,你既然心里十分清楚,又何必再问。况且万道所说,并非没有道理,人间界修仙资源有限,连云道宗的高阶修士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不会再满足于连云山脉这方寸之地,必然会向其他地方扩张,我们只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原来世风ri下,人心不古,是真的呢,多年不见,连正远兄长,也学会耍弄嘴皮子了。”灵韵仙子秀眉轻憷道。

    任正远叹了一口气,道:“灵韵,你真的不该来的。”

    灵韵仙子讶然道:“莫非在道友眼中,灵韵是从来不敢面对现实的弱女子吗?”

    “早知道你会这么回答哩!”任正远呵呵一笑。

    灵韵仙子双目突然变的空灵起来,望向遥远的远方。

    若有所思道:“千鹤子师兄本来是属意星辰师兄来的,你知道,他那个人,论起打坐修炼,闭目冥思来,是一把好手,但是说到口舌争锋,就要差上很多了。我素来执拗,凡事喜欢争个高下,却不希望连云道宗在山门前的这一仗就先输了。”

    “几位师兄,向来由着我的xing子,这一次也没有例外,所以我便来了,本以为,可以凭借千年前的情义,说服万道离去,现在看来,是不成了,终究还是要做过一场。”

    万道天尊,听到这里,眼底泛起浓浓的悲伤。

    若可选择,他绝对不想在此时此刻与灵韵见面,或许先杀上几个人,等到杀红眼的时候,杀到六亲不认的时候,再相见,会好一些。

    其他众修,感觉到三人间的异样气氛,半点不敢插话。

    叶白站在任正远的身后,心思早飞进了连云道宗,老一辈之间的恩恩怨怨,他真的没有兴趣知道,只盼着早点结束这些在他看来毫意义的对话,进入宗门之内,看看如今究竟是怎样的情形。

    万道天尊剑眉微挑,勉力振奋了一下jing神,朗声道:“道友,我们已经耽搁的太久了,连云道宗内的各位道兄想必等得也有些不耐烦了,不如进去再叙吧。”

    “你很着急吗?”灵韵仙子轻声道。

    万道天尊哈哈一笑,虎目神光四shè,半点不让的看向灵韵仙子,喝道:“自从我的老师仙逝的那一刻起,我便期待着这一天了,你说我急不急?”

    灵韵仙子听到这里,眼中一黯,知道事情再挽回的余地,终于再不多劝。

    扬起光洁明亮的额头,右手一摆,厉声道:“既然如此,散修联盟的各位,请入我连云道宗一叙吧。”

    万道天尊蓦然一震,深深看了灵韵仙子一眼,知道从这一刻起,两人之间再没有半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