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仙路春秋 > 第六十四章 龙剪

第六十四章 龙剪

    -------------------------------

    千鹤子一一看过灵韵,万道,步渊三人,浓眉轻轻颤动,神思飞扬,浮想联翩。www.00ks.com

    这是他极力避免出现的场景,这三个最顶尖的修真奇才,年轻时候便有着纠缠不清的情爱关系。

    万道对灵韵的单恋自不必说,灵韵和步渊本是一对相互爱慕的神仙眷侣,最终却被步渊的老师以追寻大道的名义生生拆散。

    步渊情义难两全,最后选择了听从老师的教诲,即使老师逝去多年,他也恪守着对老师的承诺,一生绝情弃爱,再不踏入男女情关,专志长生大道。

    老树峰和紫竹林,近在咫尺,二人却从未有过私下往来。

    万道消息灵通,对这些事情了然于心,突然挑衅步渊,未尝没有为灵韵讨还一个公道的心思,而灵韵对步渊的恨意,只怕还比万道胜三分。

    “就这么定了吧,大师兄!”步渊终于表态,声音带着一往前的坚定自信。叶白将这一幕看的真真切切,即便再迟钝,也看出三人之间有些猫腻。

    数念头在他脑海中飞速闪过,郁结的眉头渐渐放松下来。

    千鹤子心中疑窦丛生,难道步渊真的打算在今天和老情敌做个彻底的了断?

    红莲天尊宋问哈哈一笑,打断了千鹤子的思考,“既然步道友和灵韵道友都没有意见,想来对自己的修为是有些信心的,千鹤道兄,你还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呢?”

    千鹤子憎恶的看了这个红光满面的死胖子一眼,奈道:“道友有一些心急了!”

    ……

    “苍茫,明月峰的这一战就交给你吧!”千鹤子的声音随意恬淡,对这个近乎完美缺的弟子,他实在没有什么可担忧的,遍数蓝海大陆的年轻后辈,能够与他媲美的,绝不超过五指之数。

    “是,老师!”

    季苍茫身体微一颤动,便划破空间,出现在了来仙台的zhongyāng。强烈的视觉冲击,叫人双目刺痛,心中大骇。

    宋问几人互视了一眼,最后由中年道人道:“欢,你去吧,尽力便可,胜负不必强求!”

    后排有一个双眉斜飞,玉树临风的道人淡淡应了一声,慢步走入场中。

    此君身量颀长,潇洒好看,论起长相风采,并不输季苍茫多少,甚至别有一番出尘之意。

    叶白这才发现,这位欢道人,竟是年初一路追赶他逃入大海的人,没想到竟是来自长生观,只是此人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如何能够和筑基中期的季苍茫抗衡?

    一帮老狐狸啊!

    心思转的的修士们,立刻便猜出各派打的什么主意,分明是知道即使派出筑基中期的弟子,对上季苍茫,也难有胜算,倒不如弃卒保车,留下最优秀的弟子,对付连云道宗稍弱的其他几脉。

    如此一来,不光胜算大,也给连云道宗留下了几分薄面,不至于完全撕破面皮。

    季苍茫上下打量了欢一眼,英眸中没有半点轻视之sè,赞道:“单论道心,欢道友,可算季某生平少见,或许只在冬阳师弟之下。料想手段亦是不差,季某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

    欢欣然摇头道:“道兄实在有些过奖了,比起道兄,欢自叹不如,今ri一战,只为请益,不敢有丝毫争胜之心。望道兄不吝指教!”

    季苍茫额首微笑,伸出右手道:“请!”

    欢不再客气,脸sè渐渐严肃,伸手虚空一握,空气中的天地灵气,迅速向他手中聚集过来,瞬间便形成一个耀眼刺目的白sè光球。

    欢随手一甩,光球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季苍茫胸口而去。

    季苍茫宽**袍风自动,裂裂作响,双目丝毫不看光球,只微笑注视着欢。

    眼看光球就要接触到季苍茫的身体,一个冰霜牢笼凭空出现,死死锁住光球,任凭它如何横冲直撞,也法逃脱。

    季苍茫挥手一扬,冰霜牢笼包裹着光球直入云霄,“轰!”,不片刻,一声巨响传来,晴朗天空里,风云乱动,久久不能散去。

    欢苦笑。

    季苍茫皱眉道:“道友,这样试探xing的攻击,我看就不必了吧!”

    欢可奈何道:“贫道也是没有办法,一向苦修惯了,并没有多少与人争斗的经历,不如这样,贫道施展一个护身神通,由道兄来破,只要道兄破了,便算贫道输了如何?”

    修士间的争斗,进攻一方往往会占到很大便宜,如今欢竟然坦承自己不擅进攻,完全放弃主动,换来一个背水一战机会,只此一点,已经叫人刮目相看,也让众人对他口中的护身神通加好奇。

    季苍茫白皙如玉的俊脸上泛起一个温和的笑容,道:“道友真妙人也,却是让季某占尽便宜了,如此季某就领教道友的神通了,请!”

    欢微微点头,单手作揖,念了几句古怪的咒语,喝道:“诸天十道,万法归一,焚我零落之身,借来九重天钟,疾!”

    “疾”字落地,红sè的炽热火焰腾空而起,将欢整个包裹起来,奇怪的是,欢在这样的高温下,没有一点焦灼之像,反而笑的从容淡定,远远看去没,仿若一尊自得其乐的焰中真仙!

    一簇簇火焰很烧成一片,欢手指连掐,打出数道法诀,每一道均落在火焰交接之处,将空白处强行弥补起来。几息之后,一个丈许高的火焰神钟,将欢完全笼罩起来,不留半点缝隙!

    季苍茫直等到欢施法结束,也没有出手,反而大感兴趣的绕着火焰神钟走了一圈,啧啧称奇,这样的手段,尚是他首次见到。

    众人也是大开眼界,惊叹不已。

    长生观的中年道人,额首含笑,这门火焰神钟严格来说已经不是法术,而是禁制,非道心纯粹的大智慧之人绝难领悟,即使在长生观里,也只有三四人可以施展出来。

    季苍茫站定身体,双目微眯,两道神光从他的眼中,骤然shè出,形成犹如实质的两把绝世宝剑,直刺神钟。

    “哧啦!”目光神剑在火焰钟壁上溅出一路火花,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似乎早预料到这招不会有什么效果,季苍茫手指轻,寒冰锥,雷电箭,水波气,火焰刀…一个个法术接连释放出来,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季苍茫能够被誉为连云道宗的年青一辈第一人,绝非浪得虚名,他在连云七脉每一峰上,都至少呆过一年以上,连云七子对这位未来的掌尊,没有半点藏私,将自己的绝学倾囊相受。

    他对任何派系的法术均可信手拈来,再经十数年时间反复打磨,融会贯通,才造就了如今这个妖孽一样的存在。

    可惜,这些法术,只在火焰神钟上激起数火星,便消失踪。欢仍旧笑意盈盈看着季苍茫,一副轻松模样。

    中年道人脸上现出几分得sè,对欢的表现很是满意,而千鹤子依旧风清云淡。

    “道友这个神通真的很厉害呢,看来季某要拿出一点真东西出来了!”季苍茫笑道。

    “道兄不必客气!”

    “冰火双龙剪!”季苍茫双手虚按,随后双手一推,一红一蓝,两道龙形元气,陡然出现,缠绕咆哮着杀向欢。

    “吼!”两道长龙,棱角铮铮,双目寒煞,好似有灵,犀利的速度搅的场中尘灰弥漫。

    竟是冰火双系混合而成的法术,果然天资卓绝,众人心中剧震!

    欢感受最深,光是双龙呼啸而至的强烈气流,已经让他有站立不稳的感觉,连忙运转体内所有法力将火焰神钟的防御增至最大,钟sè也由原来的火红sè变成了紫红sè。

    “嘭!”这是以强破强的直接对撞,没有任何花巧。

    “卟!”又是一声轻响,火焰神钟只抵抗了两息,便被双龙剪破,化作虚,双龙没有停顿,双双轰在欢胸膛上,欢疾退数丈,吐出一口鲜血,才勉强站定身体。

    场中一片寂静!

    半晌,欢调匀呼吸,拭去口角鲜血,苦笑道:“贫道输了,多谢道兄手下留情!”

    连云道宗,欢声雷动!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推荐,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