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六十五章 宿怨

第六十五章 宿怨

    --------------------------

    季苍茫含笑额首,回到连云道宗一方。www.00ks.com最

    这场比试,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地方,以筑基中期对筑基初期,以攻对守,若还不能取得压倒xing的胜利,不如找个清净地方了结自己算了。

    唯一可以称道的,便是保住了明月峰一脉的名额。千鹤子看了季苍茫一眼,淡然一笑,再没有任何表示。

    座中诸人,还沉浸在刚才的比试当中,坦率的说,刚才的比试并没有太多眩目华丽的东西,但季苍茫和欢施展出来的两个法术都让众人眼前一亮,尤其季苍茫释放的冰火双龙剪,威力强大,意十足,十有仈jiu来是这位青年天才自创出来的。

    而这恰恰是最恐怖的地方,众多筑基修士低头自问,决可能做到这一点,羞惭不已,老牌金丹修士们望向季苍茫的眼神就复杂多了,有欣赏,有嫉恨,还有隐晦的杀意。

    叶白心中则是生出一股浓浓的战意,随着游历增多,他的眼界越来越开阔,再不是当年老树峰上,最弱的笨小子。

    若说步渊的出现,将他领入了修士的大门。

    那么得到青夜的传承,便是让他看到了另外一片广阔的天地,若要踏进这片天地,就必须战胜强大的对手,而季苍茫,毫疑问,将会成为这条路上,尤为特殊的一个人物。

    任正远好似感觉到身后熊熊高涨的战火,扭头看了叶白一眼,摇头微笑。

    比试还要继续!

    千鹤子望向身侧的矮个道人道:“铁心师弟,沧浪峰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吧,我就不干预了。”

    “大师兄客气了!”沧浪峰主,铁心道人,是个长相平平的矮个男子,四五十岁的模样,毫不起眼,裸露在外的紧绷着的身体,肌肉虬结,青筋隐隐,仿佛蕴藏着爆炸xing的力量,叫人不敢忽视他的存在。此人粗犷异常,就连说起话来,也带着几分金石之音。

    “夜雨,你去,记得不可以杀人,如果实在收不住,杀了也就杀了吧!”铁心道人,冷着面孔,抑扬顿挫道。

    场中一片哗然!这样公然教唆弟子斩杀对方的话语,未免有些太不把各派放在眼里。

    一些金丹修士立刻便冷哼出声,满面不忿。

    宋问看着昂首阔步走到场中的连夜雨,与其他三人换了个眼sè,均感到棘手之极,对上这么一尊杀神,谁又愿意将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弟子派上去送死呢。

    正在思量间,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道:“老师,这一战,我来吧!”

    莲畔仙乡的美貌妇人身后,走出一个清丽绝sè,身材高挑的女子,这女子皮肤微黑却不显粗糙,反而有一层动人的光泽,配上她坚实健美的身躯,别有一番魅力。望向连夜雨的美眸清澈冷狠,好似有着生死仇恨一般。

    唉,又是一桩因果,美貌妇人心中暗叹。

    来仙台上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原来这女子名叫祁连月,和她的姐姐祁连雪一般,同为莲畔仙乡最出类拔萃的天才修士。

    两姐妹还有一个哥哥,叫做祁连海,拜入了北方唐国仙王教门下,也是有名的青年好手。祁连海在一场争夺几块稀有矿石的大战中,被连夜雨劈成两半,身死魂消。

    祁连雪两姐妹听闻此事后,悲痛yu绝,开始了对连夜雨长达数年的追杀,二人合力施展出的莲畔仙乡联击密术,是几次让连夜雨吃尽苦头,落荒而逃。

    连夜雨饿狼一样狭长冷酷的俊脸,扯出一个硬生生的笑容。

    祁连月,还真是一个很讨厌的对手呢。

    在连夜雨的心中,是没有什么男女之别的,只要是阻挡在他修道路途上的对手,哪怕是季苍茫,他也有勇气拔刀,与他血战一场。

    但偏偏对上祁氏姐妹,他有种力下手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年祁连海是意卷入那场风波被他误杀掉的。

    但杀了便是杀了,以连夜雨的高傲,是不屑去解释这件事情的。只是没想到,双方会在这样的场合,再次对决。

    祁连月娇躯挺立场中,恶狠狠的盯着连夜雨。

    两人均是筑基中期,祁连月是才突破没多久,连夜雨在这个境界已经停留了数年光yin了。

    “祁连月,受死!”

    连夜雨暴喝一声,陡然拔出随身霸刀,人随刀走,深蓝sè的刀身,卷起万道弧光,笼向祁连月周身。

    每一个天才,都有属于他的高傲之处,连夜雨的高傲便是从来不屑使用那些所谓的法术神通,他将一身修为全部凝聚在这口xing命交修的霸刀上。

    祁连月心神闪过片刻的恍惚,立刻清醒过来,处境已是不妙。连夜雨这一刀仿佛生出一个古怪的力场,将她压制在其中,法动。

    她和连夜雨死斗数年,知己知彼。只此一招,已经知道,连夜雨这几年的进步远在她的想象之上,今天如果不打出几张底牌,惟有死路一条。

    祁连月再不犹豫,随手砸出一张爆裂符,延缓霸刀攻势的同时,借着产生的强烈反冲气流,人影一闪,移动到了侧面。

    连夜雨横刀拦腰削到,他虽然面貌狰狞,举止粗犷,刀势却如行云流水一般,连绵不绝,潇洒之极,仙家气派,一览余。

    “砰!”一面绿sè水晶墙,被霸刀中蕴涵的强**力,轰做漫天星芒!

    祁连月反击方式和季苍茫有些类似,依靠浑厚的法力,释放变化多端的法术,只是加偏向水系法术而已,这是连夜雨最不屑却又最厌恶的对手类型。

    眨眼之间,两人已经连碰了数十记,炸响之声,不绝于耳。

    来仙台上铺设的青玉石板,很就布满了裂痕,碎成数截。

    祁连月大部分时间均是处在守势,间或放出几个水刺反击,也立刻被霸刀劈成粉末。

    连夜雨仿佛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每一刀都直指祁连月心腹要害之处,明眼人均看出祁连月已经落在下风。

    祁连月久战功,想起哥哥的惨死,凤目中涌起疯狂之sè,伸手在胸口疾点了三下,喷出一口鲜血,全身气势急剧攀升。

    “小妹,不可!”人群中有女子声音惊声呼叫。

    美貌妇人见状,蓦然站起,yu要阻止这场争斗,一股惊天气息,从天而降,压了下来,

    美貌妇人连忙运转元气定住身体,再暇兼顾其他。

    铁心道人冷眼旁观,道:“依老夫之见,小辈们的比斗,我们就不用插手了吧。”

    美貌妇人急道:“这场我们认输了,道友难道非要赶尽杀绝吗?”

    铁心道人慢悠悠道:“道友稍安勿燥,你那宝贝徒弟施展血祭之术,换取暂时的实力陡增,若不让她释放掉,后果加不堪设想,再让他们打一会儿吧。”

    就在二人对话的片刻里,祁连月又发生了诡异的变化,乌黑的长发变成了灰白之sè,光滑细腻的皮肤变的黄褐松弛,仿佛在几息之间,走过了几十载的光yin,青chun可人的美女成了yin冷毒绝的老妇。

    修道之士,虽然寿元长久,不畏生老病死,但大多人都希望将自己的形象保持在一个美好的状态下,尤其是女xing修士,祁连月竟能牺牲外貌换取短暂的力量,这样的冷酷决绝,叫人不知是敬是惧!

    修为陡增之后,祁连月终于反守为攻,举手投足之间,风云相随,元气浩荡,施展出的法术威力翻了数倍不止。

    连夜雨久战不下,剑眉一扬,霸刀脱手,幻化成一只蓝sè巨虎,与祁连月纠缠在一起。

    而他自己则祭出背上的乌黑刀鞘,猛然飞出,向祁连月斩去。

    祁连月才堪堪抵挡住巨虎的攻势,一看刀鞘劈来,眼中闪过惊惧之sè,正要躲闪,黑芒一冲,已经砸中她的胸膛,一连串轰轰的闷想之后,祁连月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狠狠抛出。

    气息全,生死不知。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推荐,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