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六十七章 连败

第六十七章 连败

    -----------------------

    雄逊知道自己修为实力不符,上来便是抢攻。www.00Ks.com

    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立刻从中飞出一块青幽幽转动不息的石板,此石板一祭出,迎风即长,很成了房屋大小,恶狠狠的向着罗轩劈头砸来。

    罗轩暗骂一声卑鄙,不慌不忙右手凭空一斩,一道两丈长的红sè剑芒,脱手而出,将石板砍的顿了几下,法近前。

    见石板和剑芒一时间僵持不下,雄逊大喝一声,“紫阳真火!出!”,一簇紫sè的火苗在他的手中突然出现,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团,却蕴涵着可怕的元气的波动,叫人不敢忽视。

    连云道宗元墨峰一脉,五行属火,最擅各种火系法术,也正因此,论炼丹炼器,都可算大半个行家。

    雄逊施展出的紫阳真火,是大苍真人步入金丹后期之后,专为弟子所创的神通,取一点丹炉焰心之火,以密法放入丹田气海当中,反复沟通祭练五年方能小成,运使随心。

    罗轩嘴上虽然看不起雄逊,心里却一直小心谨慎,连云道宗数千年的底蕴,并不是吹出来的。

    一见紫阳真火呼啸而来,罗轩立刻打出一道法诀,先给自己套上了虚幻透明的蓝sè铠甲,随即祭出两把“断魂勾”,打向紫sè火焰。

    “以为这样就可破去我的紫阳真火吗?太天真了!”雄逊哈哈一笑,说不出的得意,这紫阳真火号称大苍真人最诡秘的功法之一,岂是浪得虚名。论是法器还是符录法术,只要接触到这紫阳真火,便会如何冰雪一般,消融的干干净净。

    “嗤嗤!”断魂勾在触碰到紫火的刹那,瞬间化为铁水,滴落在地。

    众人看的心惊肉跳,这紫火的威力未免太过强大。

    罗轩见到此景,头皮发麻,对身外护着的冰蓝铠甲也没了信心,当机立断,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在场中移动不停。

    他却是不信这样威力强大的法术,雄逊可以长久释放,只要拖到雄逊元气不足,便是他反击之时。

    雄逊也是心思敏捷之辈,催动紫阳真火追了罗轩两圈之后,便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连忙催动元气,运足法力,青sè石板又猛然涨大了一倍大小,趁着罗轩分心的时刻,直接将他的红sè剑芒碾成了气焰,消散在空中。

    罗轩吐出一口鲜血,不敢有片刻停留。

    青sè石板与紫阳真火,一天上一地面,对罗轩展开了围追堵截。不得不说,这样的场面完全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气的红莲天尊宋问,脸sè涨红,心中大骂徒弟愚蠢,骄矜自大,失了先机,才会落到如今这样尴尬的局面。

    虽然如此,但罗轩总能凭借迅捷的身法,抢先一步,堪堪避开青石紫焰,二人游斗了一柱香的功夫,罗轩终于等到了雄逊气衰力竭的时刻。

    青sè石板渐渐缩小,紫阳真火也不如之前明亮了,速度越来越慢。

    雄逊心中叫糟,正要变手,已是不及。

    罗轩突然顿住身体,迎着紫阳真火冲了过来,在火焰近身的刹那,突然一个急转身,如同白马过隙一般,在青石火焰的缝隙间,穿了过来。手指出一道利箭,打在雄逊胸口,将他击倒在地。

    “轰轰!”青石火焰此刻也相撞到了一起,雄逊心神法宝受损,难受到吐出一口鲜血,惨叫一声,昏迷过去。

    罗轩也不好受,被巨大的冲击气流,轰飞空中,重重摔在地上,半晌,才挣扎着爬起来。

    这一局,却是各派联盟赢了。

    大苍真人如同幽灵一般,落在场中,抱回雄逊,这场比试,输的话可说。

    千鹤子看了他师徒二人一眼,叹道:“一朝得道,终是根基不稳,大苍师弟,你的授徒方法,确是有些功利了!”

    大苍真人嘴角蠕动了几下,想要反驳,终究没有说出口!

    罗轩迎着宋问凌厉的目光走回阵中,没有半点胜利者的得sè,这场比试的确胜的有够狼狈难看。

    红莲天尊宋问,望向千鹤子道:“道兄,这一场,可算我们赢了?”

    “自然!”千鹤子笑道,“五师弟,该你了!”

    连云七子中的最后一位终于登场。

    锋谷,轩辕刚,一个低调到总是被人习惯xing忽略的男人,既没有步渊的高傲不群,也不如星辰子的神秘莫测,不像大苍真人爱出风头。

    此人仿佛半只脚踏入棺材的古稀老者,鸡皮鹤发,眉目低垂,没有半点威严,自从百年前的一场争斗中受到重伤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养伤当中,就连调教徒弟的功夫也是寥寥。

    代表锋谷上场的是一个叫做上官飞的弟子,修为只有筑基初期,已经是锋谷最拿的出手的弟子了,这样的局面,不免让连云道宗的弟子奈。

    尽管上官飞竭力抵抗,仍然毫悬念的败给了莲畔仙乡的祁连雪。

    至此,连云道宗三胜两负,情势及及可危。剩下的两脉,老树峰和紫竹林,比起锋谷还要悲催,连个筑基弟子也没有,难道真让两位掌峰亲自下场?

    连云道宗众人脸sè均有一些难看,若是再输两场,雷落之渊的名额便要丧失过半,这是他们决然法接受的结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御剑生”步渊身上。

    叶白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随着众人的眼光,“砰砰”乱跳起来,老师会怎么想?怎么做?我应该出手吗?

    万道天尊笑容满面道:“步兄,请吧,你我数百年未见,难得一聚,不如今天打个痛,将千年来的旧怨好好清算一下。”

    步渊睥睨了万道一眼,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服,笑道:“何必这么麻烦,我还有徒弟,这一仗自然有我的弟子出战。”

    步渊的弟子?众人一愕,不是早都死在上一次的雷落之渊中了吗?十年来,步渊虽然收了一个弟子,但听说好象也只有炼气七八层境界啊。

    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卢笙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目光,完全傻了,脸sè煞白,老师这是疯了吗?难道竟要派我上去送死?

    万道天尊一眼扫过卢笙,哈哈大笑道:“步兄,不要开玩笑了,你把你的小徒弟,胆汁都吓出来了。”

    步渊没有理他,蓦然站起,纵声长笑,豪情万丈道:“老六,你去!将那该死的名额就给我拿回来!”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推荐,人书厚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