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六十八章 师徒

第六十八章 师徒

    ------------------------

    老六?老树峰的老六?是谁?步渊的六大弟子不是都死在雷落之渊里了吗?

    众人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的问号,眼光在场中扫来转去。wWw.00ks.cOm

    连云道宗众人也不例外,其他六子,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是个什么情况。心中忍不住腹诽,步渊莫不是思徒心切,得了失心疯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起了sāo动。

    一个高瘦英挺的青年,从任正远身后走了出来,顶着所有人的惊诧目光,一步一步,走到步渊身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道:“老师,弟子叶白,回来了!”

    叶白?叶青?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连我也骗,枉老夫还那么看好你!任正远看着叶白的背影,嘴sè泛起莫名的得意之sè。

    这样的一幕,对他来说,并不算十分意外。

    任小邪和晚晴却惊的目瞪口呆,终于知道了叶白的真实身份,竟是连云道宗的内门弟子,但他又怎么会沦落到与散修为伍呢?其中的来龙去脉,却是怎么也想不通。

    晚晴的脸sè,变了又变,不知道想到什么,莫名的忧伤起来。

    何止是他们两个,连云道宗弟子也是一阵惊诧,纷纷仔细打量叶白,寻找旧时记忆中的某个弱小的身影,直到渐渐重叠。

    这个死去活来的男人,身上有着太多的谜团,法看透。当年老树峰资质最差的弟子,竟然也修到了筑基初期。若说没有遇到大机缘,谁也不会相信。

    卢笙的神sè最是难看,掩不住的失落,没想到老师竟还有一个弟子在世,如此一来,老树峰的资源,却是法由他一人独享了。

    万道天尊的目光惊疑不定,最终落在任正远身上,似乎在问他要一个解释。

    任正远传音给他道:“此事我亦不知,我和此子的关系,万道你应该一清二楚,他救过小邪,我带他来这里还掉这个人情,仅此而已。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万道天尊期待已久的决斗,化为乌有,脸sèyin沉到有若死人,和玄风上人轻轻换了一个眼sè,不再追问。

    步渊伸出宽厚的双手,扶起叶白,认真看了看他,略带苍老的脸上现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道:“干的不错,起来吧,其他人呢?庄衡呢?老二老三在哪里?小四小五呢?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这就是叶白等待了十年的问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但又必须去面对的,虽然准备了十年,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仿佛有硬硬的东西,梗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叶白默然低头,不敢望向步渊满是期盼的眼神,浓重的悲哀从他的眉目间流淌出来,很就感染给了每一个旁观者。

    四周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对师徒,所有人都知道步渊在追问什么,所有人,都看出了叶白的答案。

    叶白只觉得自己仿佛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海上行走,寒冷刺骨,远方虽然有一座发着微光的灯塔,却不能让他感到丝毫温暖。

    步渊的神sè渐渐冷了起来,温和的双目渐转灰暗,成了冷酷的暴君,怒喝道:“他们都死了,是不是?为什么你没有和他们一起死去?为什么你,一个人活了下来,活生生的回到了我的面前,而他们都死了,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步渊握剑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关节爆响,似乎只要叶白一个回答不好,就拔剑相向。

    叶白清楚,在老师心里,一向是不大看得上自己的,却不知道,老师竟这样不在意他的死活,这绝不是他期待中的师徒重逢的场面。

    但他知道,这就是步渊,这个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男人,最可能出现的反应,若是让他选择哪个弟子能活,怎么也轮不到叶白。

    叶白的心中涌起巨大的悲哀和难以言语的痛苦,缓缓抬起头,挺起坚实的胸膛,半步不让的望向步渊,凝声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们不够强,所以,他们死了,而我,活了下来!”

    “放屁!”步渊双目腥红,一把揪住叶白的衣襟,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所有弟子中,你的修为是最低的,资质是最差的,力量是最弱的,凭什么是他们死,而你却活了过来。”

    来仙台上,只有步渊的如龙咆哮,和叶白厚重的喘息回响,望向叶白的目光,多了几分怀疑和鄙薄。

    叶白迎着暴跳如雷的步渊,坚定冷静道:“老师,你活了那么久,修了那么长时间的道,应该知道,修为资质力量,从来都是表象,只有最本能的求生意志,才是支撑住一个人活下去的最后希望,这也是我能从地狱中归来的凭证!”

    叶白一字一句,如同最坚硬的铁锤,一记记敲打在众人的心房上。发人深省,叫人深思。

    修道之士,最看重大毅力,大机缘,大智慧,这三样东西,大毅力从来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此刻,再没有多少人怀疑,这个只有筑基初期的小子,活下来只是侥幸或者使用了什么卑劣手段。

    “如果这些还不够,请老师想一想,弟子曾以凡人之身,在求仙路的石板上跪了九天十夜!”叶白真挚道,他真的不想看到,师徒之间,因为莫须有的猜疑,相互反目。

    求仙路的石板很光滑!

    九天十夜,也并不算长,也许只是一次打坐的时间。

    但对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来说,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心志。

    步渊怔怔松开抓住叶白衣襟的双手,颓然退了几步,力的挥了挥手。

    过了好一会儿,步渊道:“去,让我看看你究竟长进了多少,竟有勇气和我争执了。”

    叶白终于松了口气,虽然老师心里还未必完全相信他,但好歹表现出了一丝善意。

    叶白转身走向来仙台的zhongyāng,身影决绝落寞,好似一个人,在对抗整个世界。

    千鹤子轻声道:“步师弟,你对那个孩子,太苛刻了。”

    众皆声!

    步渊黯然!

    点击很糟糕,推荐很糟糕,收藏很糟糕,难道毅力男是我能走的唯一路线,如果真的写的很差,你们也可以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