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七十三章 老树

第七十三章 老树

    ------------------------------

    晚上,连云山脉下了一场雨。Www.00kS.com:看小说

    一开始只是淅淅沥沥,渐转大雨滂沱。

    步渊双手抚按框,看着屋外哗哗而下的雨水,神情恍惚,也不知道心神飞到了哪里,半天没有说话。

    叶白拿出师兄师姐们的遗体遗物,将雷落之渊中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当然,关于紫珠和青夜的事情,只字未提。

    “老六,你知道吗?”

    步渊突然道:“刚才你若是言语中有丝毫的犹豫,我只能对你施展搜魂之术。这是我绝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我虽然xing子冷漠,但对宗门弟子,尚算宽厚。即使是十年前你们失陷的消息传来,我也只是抓了几个品行不端的外门弟子,展开搜魂,并且事后还补了他们不少好处。”

    说完,一直笼罩着叶白的猛虎般的威压,渐渐散去。

    叶白松了口起,苦笑道:“还真是老师一贯的风格呢!”

    步渊回过头来,诧异道:“老六你真的变了很多呢,以前你总是有些胆怯,连说话都是犹犹豫豫的,现在居然连我都敢调笑了。”

    叶白道:“一个人在雷落之渊中,生活了十年,又在海外飘了一年,总归有些变化的。”

    “小子,你还差的远呢!”步渊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用略带戏谑的口吻道,“你跟妖兽斗了十年,抵不过寻常修士的一年。人心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修仙界远比你想象中的残酷”

    叶白认真点了点头。

    步渊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渐显沉稳的举止,点了点道:“不过,老树峰的未来终究是要交给你的,你能成长起来,我很高兴。”

    叶白心里根本没有想过会接过领头师兄的担子,有些言以对。

    半晌,叶白道:“老师,弟子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请老师解惑!”

    “讲!”步渊斩钉截铁。

    “据我所知,即使我们师兄弟中年纪最大的大师兄,到今天也不过四十二岁,在我们之前的这几百年里,老师没有收过其他弟子吗?”

    步渊微微一楞,走到桌前,喝了一口冷茶道:“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其他几峰也是这样的情况,说起来,这是祖师当年定下的规矩了。为了集中资源,培养出优秀的年轻弟子,祖师规定,一脉只准留下七人,多出来的,若是炼气筑基,则放入执事堂锻炼,若是修到了金丹之境,便准他们另开脉,或是入后山修行。连云道宗大多是修天道的狂人,基本上到了金丹之境,便会去后山苦修。”

    “那我之前的师兄们?”叶白舔了舔嘴唇问道,一脸激动。

    步渊脸上露出一丝骄傲之极的笑容,道:“我教出来的弟子,自然都是去后山修行了!”

    自信风采,一览疑!

    叶白高兴问道:“后山有几位我们老树峰的师兄?”

    步渊眼神稍黯,轻声道:“只有两个了,其他都陨落在了破境之时。或许过几天你就会碰到他们。”

    “后山不是严禁出入的吗?”叶白奇道。

    步渊却没有再做解释。

    “你的筑基功法是哪里来的?似乎并不是雷系的?”

    叶白道:“哦,是水系的落花生灭诀,我在海外的拍卖会上拍来的。”

    步渊想了想,道:“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你这一步倒也做的不差,水系功法开辟出来的丹海,最是温和包容,对其他属xing的元力,基本没有排斥。不过炼气晋级筑基也就罢了,若是要凝炼金丹,你还是选择雷系功法的好,否则修到高深处,很难再有寸进,破境时的危险也大。”

    说完,步渊掏出三块玉简,扔在桌上道:“这是我们老树峰一脉单传的雷帝心经,雷帝剑诀,和其他一些雷修法术,你拿去自己慢慢揣摩吧。”

    老树峰一脉最贵重的心法,竟被步渊如此随意丢出。

    叶白惊的目瞪口呆道:“老师,这是否太贵重了,弟子如今才是筑基初期的修为,根本用不到,若是碰上强敌,恐怕也很难保住。”

    步渊少见的叹了口气,道:“我当然知道,现在给你这些太早了,可是我担心再不给你,以后就都给不了了。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我只能传给老七了,他的境界修为,难保住。”

    “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白猛然站起道,他越听越觉惶恐不安,老师竟似在交代遗言一般。

    步渊呵呵一笑,道:“给你一柱香的时间,记住玉简上的东西,点,开始吧!”

    叶白正在担忧之间,哪来的心思去记功法,正要追问,被步渊凌厉的眼神一扫,悻悻坐下。

    修道之士记忆远超常人,叶白勉力集中起jing神,花去大半柱香的时间,勉强记住,至于其中博大jing深之处,一时间,也难以领会。

    “你的资质比起以前,似乎也好上很多了!”步渊看了他一眼,将三张玉简握成粉末,没有过多追问。

    他心里清楚,这个活着回来的小徒弟,在雷落之渊中定还着其他机缘。

    叶白也没有回应,对这一点,他虽然有些猜测,但也不敢肯定。

    步渊再次喝了一杯冷茶,语调平静道:“三天之后,北方的邪王宗,元魔宗,地狱门,九幽魔宗,大举来犯,明天,你便入后山去吧,那里的守山大阵极其强大,应可保你们平安。”

    叶白大惊,自他入连云道宗以来,一直安生事,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大战,有些不知所措。

    但随即眼中闪过思索之sè道:“莫非散修联盟他们,便是以这条消息,来换取争夺雷落之渊试炼名额的机会?大师伯收到消息,还能与他们敷衍上半天,想来必有应对之计。”

    步渊对他的反应很是满意,但仍眉头紧皱,道:“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的。这十年来,除了调教你的小师弟,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在外修行,对北方四派的实力了解的也加透彻。九幽魔帝石悔,号称元婴之下第一人,实力比起我和你大师伯,有过之而不及。”

    “何况,我怀疑这一次,会有元婴老怪在后面推波助澜,连云道宗,大劫将至啊!”

    叶白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步渊说完,盎然一笑,双目shè出前所未有的慑人神采道:“你也不用担心,连云道宗不会那么轻易垮掉的,元婴?我早就想斗一斗了呢!”

    这位孤高绝傲的修士,从来都是遇强越勇之士。

    叶白被他激起满腔豪情,连连点头,忽又疑惑道:“这些邪宗魔派为什么要来攻打我们连云道宗?”

    步渊道:“此事我也不太清楚,数千年来魔门势大的时候,总是会发起这样的血战,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但我问过大师兄,那样东西在几千年就已经遗失了。”

    叶白好奇道:“究竟是什么宝贝?竟有这样大的魅力?”

    步渊道:“似乎是一颗珠子吧!”

    步渊话音落地,叶白心中狂震,如雷贯耳,不会是在雷落之渊中拣到的那颗紫sè珠子吧?没有这么巧吧。

    叶白强压着心中的震撼,不敢表露丝毫异常,“哦”然应了一声。

    他的气息收敛的极,却没有瞒过步渊的眼睛,但步渊只是神秘一笑,没有追问。

    叶白忽然想起什么,掏出一张玉简道:“老师,这是东海骑鲸客任正远前辈结合巨剑术参悟出来的归藏剑指,弟子击败陈雨前,用的就是这招,我见过任前辈使过,威力非同凡响,或许对老师有些帮助。”

    步渊大方接过,没有立刻查看,而是神sè怪异的望向叶白道:“老六,你是不是喜欢任正远身后的那个女孩子?”

    叶白老脸一红,嗫嚅道:“老师,弟子对她,确是,有些好感。”

    步渊欣然点头,若有所思,感伤道:“通往大道的路途,并非总是孤独的,你千万莫要学我,等到了最后那一天,才知道后悔莫及,魂断神伤。”

    ……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推荐,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