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七十六章 后山禁地

第七十六章 后山禁地

    -----------------------

    “小兔崽子,死到哪里去了,跟我走,你先去后山避一避”,叶白正要反抗,耳畔传来步渊熟悉的怒喝。www.00ks.com高速

    “老师,让我留下来吧!也许还能帮到一点忙!”叶白担忧道。

    “放屁!这个层次的战斗是你能够踏足的吗?给我好好在后山躲着,没有我的传音,不准出来!”

    “那师弟呢?”

    步渊身子一滞,冷漠道:“以后都不要再跟我提起那个叛徒!”

    叶白面sè一冷,心中涌起滔天恨意!

    老师虽然xing子冷淡,对自己的徒弟却极是爱护,能够令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不问也知,卢笙定然做出了欺师叛宗的恶行,只不知是临时起意,还是原本就是邪派安插进来的jiān细。若有可能,定要手刃此獠!

    步渊可顾不得叶白在想什么,夹着他像闪电一般,在空中滑过,地面上不断有弟子被天上落下的陨石击中,但均不能让他产生丝毫怜悯,步履没有半点停顿。

    一切房屋,火光,人群,飞速向后倒退而去!

    十数息后,二人便来到连云道宗北方山落之中,拐过一道五丈多宽的溪流,一条小径出现在叶白眼中。

    小径尽头,便是连云道宗内讳莫如深的后山禁地。

    祖师严训,宗门弟子只有到达金丹初期,才可入后山修行,金丹之下的修士,除非受到重伤,有掌教亲自下令,绝不准许私自进到当中。

    这处禁地,除了培养连云道宗的高端战力,似乎还隐藏着其他重大秘密。

    二人来到小径尽头,叶白才发现,竟是一处断崖!断崖光秃秃的突出在山腰,前方便是黑暗虚空,再去路。

    叶白大讶,正要询问,步渊已经打出一连串的法诀,复杂之极,散逸在天地间的元气,迅速聚拢而来,形成一道门形光幕!

    步渊没等叶白开口,一把抓起他,扔进其中!

    ……

    叶白仿佛孩童落水般,立刻被天地元气冲了个头昏脑胀,等到适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跌坐在地上,手臂大腿被地面咯的生疼。

    四周散落着其他几峰的jing英弟子,季苍茫,连夜雨等人均在其中,却没有发现李冬阳等坐忘峰的弟子。

    想来也是如此,星辰子一人阻挡住了所有敌手的脚步,哪有功夫分神去救自己的弟子,这位沉默寡言的苦修士,心胸眼界均比一般人来的广阔的多。

    叶白站起身子,才发现这处地方似乎是一处duli的空间,天地灵气比起外面还要充裕许多,几乎可以媲美雷落之渊,难怪被列为修行禁地。

    他的落脚之地,是一处不大的广场,不远处散落着风格别致的几栋房屋。四周还放置着不少灵气四溢的金石之物,似乎暗含某种规律,应是阵法疑。

    走了两步,叶白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老树峰弟子只有他一人,和其他几峰弟子又十年未见,谈不上熟悉,看着他们三五成群站在一起,望向他的目光也有些陌生,叶白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叶师弟,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季苍茫迈着大步走了过来,眉目之间虽然有些担忧,气度依旧从容自信。脸上的亲切笑容也让叶白放松了许多。

    听到季苍茫询问,其他人均看向叶白。

    “外门的炼气筑基弟子伤亡的很厉害,我进来之前,仍是星辰师伯一人顶住邪魔的大部分攻击,其他几位师伯此刻应当在赶去救坐忘峰的师兄们!”

    季苍茫点了点头,眼中闪过思索之sè。

    “对了,你们老树峰的老七呢?”

    叶白脸现尴尬,很yin沉下来道:“那个混蛋,叛变了!”

    众人大惊出声!内门弟子中出现叛徒,还是他们从未想象过的事情!

    场中很一片沉默!

    “哼!”

    有人冷哼道:“白天散修联盟他们才来闹事,夜里邪宗魔派又来攻打,世间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你和他们一起过来,照我看,你也未必就没有问题!”

    此人巧舌如簧,是非不分,几句话便将矛头指向了叶白,众人看向叶白的目光很就有了些许不同,多了几分复杂意味。

    叶白看向说话之人,是曾经在雷落之渊中远远见过一面的明月峰二弟子李乘风,一年不见,此人也修到了筑基初期,仪态越发盛气凌人。看向叶白的目光,除了戒备之外,还有几丝莫名的妒忌!

    叶白xing子虽然温和,却也不是逆来顺受之人,闷哼一声,功聚双目,调动元神之力,眼中顿时shè出两道神光。

    二人四目相对,李乘风措手不及,双目有如针刺,头痛yu裂,倒退两步,口中忍不住呻吟出来。

    这种纯粹元神间的碰撞,叶白有信心就是对上季苍茫也未必会落在下风。

    众人立刻知道李乘风吃了暗亏,能够一个照面之间,就将明月峰的二弟子压下,叶白也算了得,再人敢小看这个老树峰的唯一弟子。

    “李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也怀疑我们大师姐?”,有女子声音诘问道!

    李乘风这番言语,却是将紫竹林的女弟子们激怒了,一个个瞪大美目,盯着李乘风,好不容易盼到大师姐归来,怎能容忍别人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李酥娘看向李乘风的眼神,是如刀子一般锐利冰冷,一层淡淡青芒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让人丝毫不怀疑,只要李乘风敢说一个是字,她便会扑上去以命相搏。

    李乘风刚被叶白伤到,脸sè铁青,又被她的惊人气势压制住,咽了咽嗓子,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没有发出声音。

    “乘风,闭嘴!”

    季苍茫喝道,“老树峰和紫竹林的事情,老师已经向我详细讲述过,叶师弟和酥娘师妹没有任何问题,你们也不得再有任何猜测非议。”

    季苍茫不怒自威的样子,已经有了几分千鹤子的气派,众人看着他庄重严肃的面孔,压下心中疑义,不再说话。

    “连云道宗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出现兄弟阋墙的事情,如果再有人挑拨是非,我不介意代老师执行宗门戒律!”

    季苍茫的凌厉眼神一一扫过众人,最后才转向叶白,脸sè却比刚才冷淡了许多。

    众人表情各不相同,李酥娘冰冷,连夜雨谓,叶白淡定,雄逊上官飞等人则是惊悸。李乘风的表情最是复杂,懊丧,悔恨,yin冷,仇恨,兼而有之。

    正在这时,“蓬蓬”之声响起!

    又有几道人影凭空出现。

    李冬阳龇牙咧嘴,四脚朝天,跌落地面,道袍上满是尘灰,不复平常的高深莫测模样。

    众人首次见到他的狼狈样子,不由暗笑。连站在人群后一言不发的连夜雨也扯了扯嘴角。

    李冬阳等人讪讪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同众人打了一个招呼。

    “都到了吗?那就一起过来吧!”一道苍老的男子声音,突然传来!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推荐一下,人书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