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永恒圣王 >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刑戮卫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刑戮卫

徐石站在大殿门口,散开神识,在周围探查了数遍,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大殿之中,也只有刘同一人。

徐石心中稍缓,率先进入大殿之中。

苏子墨也在探查周围的情况,以他的灵觉,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

“其他人呢?”

徐石望着刘同,直截了当的问道。

“坐。”

刘同没有起身,仍是坐在居中之位,指着下手方的侧位,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正常来说,就算是在刘同的府上设宴,以两人的身份,也应该是徐石坐在主位上。

而如今,刘同不但没有起身相让,还指着旁边的客位让徐石落座,这已经坏了规矩法度。

“你……”

徐小天心中有气,按耐不住,正要说话,却被徐石按了回去。

徐石神色平静,也不恼,招呼徐小天、苏子墨两人来到下手方的客位坐了下去。

“说吧,找我来所为何事。”

徐石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问道。

“好,我也不兜圈子。”

刘同笑了笑,道:“今日唤你们前来,有两件事。第一,斩杀苏子墨!”

说到这,刘同稍微停顿一下,看着徐石三人的脸色。

徐石和苏子墨都是神色不变,只有徐小天怒目而视。

刘同眼中的笑意更盛,继续说道:“第二件事,你在城主之位上坐了这么久,是时候让出来了。”

徐石轻笑一声,反问道:“让出来给谁,你?”

“自然是我!”

刘同站起身来,双臂张开,傲然道:“在这龙渊星上,论出身,论战力,只有我才有资格胜任城主之位!”

“徐石,就算你修炼到九阶玄仙,也只是下界之人,你永远都摆脱不掉下人的身份!”

“想挑战我,你还不够格!”

徐石也缓缓起身,浑身散发出极为凌厉的气息,目不转睛的盯着刘同,脸色不善。

苏子墨冷眼旁观。

在这之前,徐石、刘同两人都是心照不宣,没有撕破脸皮。

而如今,刘同邀请徐石前来,主动挑破此事,必然准备了什么后手!

“别紧张。”

刘同笑眯眯的说道:“徐石,我是看在你我相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才给你这个机会,你要考虑清楚。”

“你若是主动退出,还可能保住一家人的性命。若是你执迷不悟,还不肯退位,就别怪我不讲情面,赶尽杀绝!”

“哦?”

徐石整个人的气势,突然攀升,仿佛挣破了某种枷锁,暴涨到另外一个层次,缓缓说道:“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对我赶尽杀绝!”

地仙!

而且是二阶地仙!

苏子墨暗暗点头。

徐石不愧是一城之主,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看刘同、徐小天的惊讶,怕是整个龙渊城中,都没有人知道徐石的真实修为。

怪不得徐石有恃无恐,敢来参加刘同的宴席。

只不过,让苏子墨有些不安的是,刘同的反应,除了最初的惊讶,却没有惶恐畏惧。

刘同摇了摇头,怜悯的看着徐石,道:“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就别怪我了。”

一边说着,刘同一边向后退去。

突然!

苏子墨心中一动,似有所觉,猛地转身,向后望去。

不知何时,在大殿的门口上,竟然多了一个人!

以他的灵觉,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身形挺拔,站在大殿门口,像是一尊门神,浑身散发着极为可怕的气息,封住了所有的退路!

地仙!

这个中年男子也是地仙。

而且,此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明显比徐石要强大得多!

徐石的注意,原本都在刘同的身上,此时也意识到什么,转头望去。

看到这位中年男子,徐石瞳孔收缩,神识探查一圈,脸色大变,低呼一声:“七阶地仙!”

“师兄,幸好你来了,徐石就交给你了。”

刘同笑着说道。

徐石脸色难看。

他虽然知道刘同有一位师兄,是地仙强者。

www.00kxs.com 但他根本没想到,这位地仙强者的品阶有这么高,达到了七阶的层次!

苏子墨也是神色凝重。

七阶地仙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而如今,青铜方鼎上的两个鼎壁上的圣兽之魂,都已经耗尽力量,陷入沉睡。

他的所有手段中,能威胁到地仙的寥寥无几,更别说是七阶地仙!

徐石迅速的镇定下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道玉石令牌,上面写着‘龙源’二字。

“我有青云郡郡守亲自颁发的龙渊令!”

徐石沉声道:“只要我捏碎龙渊令,就可以将此地之事,传到郡守那里!到时候,别说是龙渊城的城主,你们两人将会面临青云郡仙兵的围剿追杀,谁都逃不掉!”

“现在的下人,都这么嚣张了。”

中年男子背负双手,神色倨傲,微微仰头,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苏子墨三人。

“你可以捏碎它试试看。”

中年男子神色嘲弄,似乎毫不在意。

徐石紧紧攥着龙渊令,神色有些紧张,道:“你虽然是七阶地仙,但若是惹出刑戮卫,整个大晋仙国都没有你容身之处!”

“你见过刑戮卫吗?”

中年男子似笑非笑,反问一句。

“见过怎样,没见过又如何?”

徐石仍是与中年男子对峙,语气不弱。

“今日就让你死个明白。”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手掌拍在储物袋上,直接拎出一张漆黑的铠甲,穿戴起来。

这面铠甲看上去极为沉重,仿佛有无数的金属翎羽堆砌铸造而成,紧密细致,煞气弥漫,流转着神光!

徐石骇然变色,整个人吓得脸色苍白,仿佛丢了三魂七魄,气势全无。

即便察觉到中年男子是七阶玄仙,徐石也没有这样的变化。

苏子墨不明白,为何看到一件铠甲,徐石竟然斗志溃散,如见鬼神!

“黑金……翎羽甲,刑戮卫!”

徐石嘴唇微微颤抖,说出了几个字。

仓啷!

中年男子抽出悬在腰间的长刀,一股森然寒气弥漫开来,整座大殿中的温度骤降。

就连苏子墨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只见这柄长刀寒光流转,血气森森,刀身两侧,各自写着一个字,刑和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