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正文卷 269 禁灵

正文卷 269 禁灵

    天凤三百一十七年,十月初七。

    晡时时分,转眼之间,白昼变成黑夜。整个帝都,都被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其时,天日暗无,民心大乱。各地包藏祸心之辈,蠢蠢欲动,蠹虫尽显。先帝天纵奇才,以一己之力,迎战林小舟、艳无双、芊羽等恶匪。剑了了、竹风等大将阻贺长风、红豆等匪徒与宫门之外……悍匪陈霞突至……”详尽的描述了当年的经过。

    陈霞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战局。论起战斗力,陈霞算不得第一,但那遮天蔽日的黑云,却极大的影响了凤天阳的能力。

    主宰黑暗的陈霞,洞悉了凤天阳的位置,也成功掩护了贺长风等人避免被近卫围攻。人多势众的近卫,此刻反而不便于出手了。这黑暗,不但阻断了视觉,还阻断了感知。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凤天阳也有些意外。不过,到底是一代帝王,这样的状况,还不至于让他惊慌。

    他的身形显现出来,散于周围的死气很快重新聚拢。握着天刀,他微微摇头,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

    “倒是小觑了你们。”言毕,天刀之上,流光炫彩,竟是硬生生的破开了周身黑暗。那柔和的流光,带着一股莫名的梦幻色彩。像是隐藏了一处静谧的幻境。

    黑暗中,陡然出现了一个漩涡。

    那漩涡之中,如梦似幻的镜像,飞速的闪过。

    凤天阳站在那漩涡之前,横刀而立。

    “今天,一个都别想走!”一刀挥下,带动着一道漩涡,竟是直接斩向了距离他最近的贺长风。

    贺长风直接打出驭龙诀,龙吟阵阵,迎上了漩涡。然而,龙影骤然不见,漩涡好似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接打在了贺长风身上。

    贺长风反应也快,赶紧以灵力护体。然而,漩涡突然变大,直接笼罩了贺长风。贺长风大惊失色,整个人竟然直接被这漩涡拉扯。

    一道黑色的犹如蔓藤般的东西,及时拉住了贺长风的手臂。蔓藤之上,又生出一片黑暗。黑暗中,一张狰狞的人脸,冲着那漩涡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紧接着,无数的黑暗,开始涌向漩涡之内。

    贺长风的脸上,出现了一阵模糊。他咬着牙,怒视着那漩涡的中心,看着似乎是想要填充这漩涡的黑暗中的狰狞脸庞,颤声道,“霞……”

    “长风!”黑暗中,响起了陈霞的声音。

    那漩涡,好似一个无底洞,根本无法填满。而且,这原本属于陈霞的黑暗,竟然不再受她的控制。

    死亡的气息,笼罩了周围。

    贺长风微微闭眼,苦涩的露出笑容,“对不起……我做了对不起你……”一句话没有说完,贺长风的元神,竟然被这漩涡吸引的离开了肉身,直接随着那无尽黑暗,朝着漩涡之中飞去。

    被黑色蔓藤抓住的贺长风的肉身,顷刻间化作一片血雨。

    黑暗中,那狰狞的面庞呆滞了一下,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尖啸,使得天地震颤。

    芊羽护着林小舟和艳无双,不断的后退。

    林小舟的小脸儿抽搐着,眼神中尽是恐惧。

    “这是……”

    “轮回!”芊羽的嘴唇嗫嚅着,“是轮回之力!”

    “怎么办!”艳无双看了一眼周围涌动的黑暗,“要不了太久,陈霞也……”黑暗在不断的变弱,这是陈霞油尽灯枯的征兆。

    一道漩涡,直接朝着芊羽打来。

    芊羽嘴角一抽,两手分别抓住了林小舟和艳无双。现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带着两人直接进入轮回之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根极为细微的灵线,直接穿过了打来的漩涡。紧接着,无数道灵线,纵横交错,竟然将那漩涡击溃了。

    “阻断凤天阳的感知!”红豆脸上带着笑,看向昏暗中的凤天阳。“四世轮回,悟不出天地大道。三千烦恼,怎及得一世逍遥!”说着,她忽然瞬移,竟是朝着凤天阳直接扑去。

    就在这个时候,强弩之末的陈霞,重新凝聚黑暗,直接包裹向凤天阳。凤天阳不断的挥出刀芒,想要破散黑暗。

    红豆在即将撞到凤天阳之际,陡然调转了方向,竟是扑向凤天阳背后的漩涡。无数道灵线,纵横交错间,竟是趁着凤天阳被陈霞纠缠,阻断了与轮回漩涡的感知之际,直接封住了那漩涡的入口。

    三千烦恼丝,未必是最强的攻击和防御手段,但却成功的限制了轮回漩涡。轮回漩涡强大的力量,不断的撕扯着烦恼丝,试图攻破。红豆站在那漩涡之前,烦恼丝之后,笑着伸出了手。她纤弱的手掌,按在了烦恼丝之上,不断波动的烦恼丝,在震颤了两下之后,终于平静。“我坚持不了太久,要做什么,就尽快吧。”

    此刻,黑暗散去,仅剩的黑暗,还在努力纠缠着凤天阳。不过,被漩涡吞噬了大半的黑暗,此刻已经十分薄弱了。

    芊羽看了红豆一眼,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她瞬移无踪,片刻,午后的天际,忽然出现了一道亮光。

    天狼——灭帝。

    艳无双喷出一口血来,周身魔焰,竟然化作血色。“小天!看你的了!”一团红色,犹如烈焰,直扑凤天阳。

    与此同时,忽然想起一阵笛声。

    声音悦耳,竟是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安静下来。肆虐帝都的杀气,竟然在这笛声的干扰下,逐渐消散。

    笛子的一端,不断的灵死去的灵气,不断的涌出、消散。

    天琼洛脸色惨白,手指每一次落在笛子上,都会带动一片涌动的灵力。

    林小舟握着天意刀,抬头看向被众人围攻的凤天阳。

    夫君!

    醒醒吧!

    ……

    天凤五百三十七年。

    严冬。

    大雪封山。

    白茫茫的天地间,死一般的寂静。

    一处一丈多深的山洞里,发出一声声嗤嗤的声音。

    一个浑身是血,头发凌乱的女子,骑在一个男子身上,不断的将手中的短刀,狠狠的落下,穿入男子的胸膛。

    嗤——

    嗤——

    连续了十数刀,女子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她一脸狰狞,嘴角带着恶毒而残忍的笑容,仿佛不是在杀人,而是在做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

    那死掉的男子,胸膛犹如蜂窝,惨不忍睹。

    终于,她似乎是累了,停了下来,呼呼的喘着气。

    看着满地的鲜血,和身下的死尸,女子竟然舔了一下嘴唇,看起来,似乎是想尝一尝人肉的味道。

    忽然,女子一怔,转头看向山洞内里。

    山洞最深处,一个躺在一片干草上的男子,一脸错愕的看着女子。男子注意到女子看来,吓得哆嗦了一下,一咕噜爬起来,双手四下里摸索着,似乎是想要寻找一件趁手的武器防身。

    好在,周围有一块条形石头,他抓起来,警惕的盯着女子。

    女子很是瘦小,但她那噬血的模样,和手中紧紧攥着,不曾放下的短刀,让男子有种心惊胆战之感。

    他真的很想问问,面前这女子,到底是人是鬼!

    女子瞪着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男子,片刻,竟有泪水滑落。她忽然暴起,朝着男子扑来,口中大喊,“蠢货夫君……”

    男子被女子突然的行为吓得猛然一惊,手中的条石下意识的砸了过去。

    砰的一下,条石直接砸在了女子的额头之上。

    女子呆了一下,瞪着眼睛,一脸错愕的看着男子,身子软下来,仰面栽倒。

    男子心中咯噔了一下,慌忙间丢了条石,直接爬起来,朝着洞口亡命奔逃。

    山洞之外,大雪纷飞。

    男子一脚踩在雪地里,积雪竟然直接没入膝盖。意外的深雪,让男子脚下一个趔趄,直接扑倒在地。

    他挣扎着爬起来,拼了命的往前跑。

    只是,积雪太深,他前进的速度很慢。

    更何况,他身上只有一件单衣,在这严冬时节,直接被冻得手脚都有些麻木了。

    脑子里嗡嗡的,好似也被冻僵了。

    男子有些口干舌燥,茫然四顾,抓起一把积雪,塞进嘴巴里,忍着冰冷,呼呼的吞下。

    喘了一口气,他稍微冷静下来。

    回头看看距离不远的山洞,再看看前面看不到尽头的山林,男子犹豫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自己又是谁?

    刚才那女子……

    蠢货夫君?!

    男子猛然想起了自己砸晕那女子时,女子脱口而出的话。

    她是在喊自己吗?

    她是自己的妻子?

    她……

    为什么自己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自己……

    又是谁?!

    再看一眼面前无尽的白雪,男子恢复了一些理智,迟疑了一下,又忍着严寒,原路返回。

    小心翼翼的进了山洞,男子看到,那浑身是血污的女子,已经躺在那里。她的胸口还起伏着,看起来,并未死去。

    男子拧了一下眉头,四下里看看,想要寻一条麻绳之类,将女子先捆了再说。

    只是,这个时候,那女子发出一声嘤咛之声,竟然醒转过来。

    男子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一眼看到女子手中的短刀,一咬牙,正待冲上去,夺下女子手中的刀,那女子,却猛然惊醒,一咕噜爬了起来。

    男子大惊,又是后退。

    女子转过身来,抹了一把额头的伤口,怒视男子,“你……蠢货!干什么!”

    男子又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山洞口,忍着刺骨的寒风,盯着那女子,道,“你……是谁?”

    女子呆了一下,看着男子,轻声笑了,“我……我是你娘亲啊,孩子。”

    男子耷拉着眼皮,鄙视女子。

    女子干笑,“好吧,逗你玩儿的。我是你妻子,我叫林小舟。”

    “我妻子?”

    “你叫陆野,因为一场变故,失忆了。”林小舟说着,缓缓起身,“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看着林小舟一脸的狞笑,陆野自是不信她的鬼话。“别动!别乱来!”

    “好好好。”林小舟没敢上前,反而后退了一步,“夫君,你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吗?”

    陆野拧着眉头,看着林小舟,努力搜罗着自己的记忆。可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记忆之中,竟然是一片空白!

    阿嚏——

    陆野打了个喷嚏,缩着膀子,冻得脚趾麻木,手也冰冷异常。

    “夫君,你冷吧。”林小舟从山洞的角落里,扒拉出了一件破旧的皮袄,丢给陆野。

    陆野依旧警惕的盯着林小舟,之后才抖开皮袄,发现除了实在是太过破烂以外,也没什么异常,这才穿在身上。虽然双腿依然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好在上半身已然好受许多。

    林小舟又从怀里摸出火折子,将山洞内的一处火柴堆点上。红色的火焰,照亮了山洞,也照亮了林小舟的脸。

    她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这笑容怎么看都好像有些残忍似的,脸上的血,更是相映生辉。

    “来,别冻死了。”林小舟说着,往后退了几步,之后直接坐在了干草堆上。

    陆野犹豫了一下,还是耐不住严寒,走了过去,感受着火堆的热度,呼呼的喘气。

    林小舟缩在墙角的干草堆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着陆野,一直笑着。“夫君……很多人都死了。”

    陆野凝眉不语。

    “贺长风死了,表姐死了,海无笙死了,扬穹死了……”林小舟缓缓念着,“红豆、尚婉……唉……”她叹一口气,注意到陆野正盯着火堆,眼珠转了一圈儿,忽的哽咽起来,“就连芊羽、无双和天琼洛,也都死了。她们……她们死的好惨!呜呜呜……”

    陆野眉头紧蹙,虽然盯着火堆,但眼角的余光,一直在防备着林小舟。他记不起林小舟是谁,也记不起自己是谁。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林小舟刚才残忍的行径。

    杀人不过头点地,纵然是天大的仇人,杀了也就杀了。可她偏偏还要将那个男子捅成马蜂窝,甚至看着男子身上的血肉,还舔了舔嘴唇……

    这是个残忍而恶毒的女子!

    陆野下了定论。

    所以,对于这样的女子的话,绝对不能轻信。

    “夫君,你不想知道她们是怎么死的吗?”林小舟问。

    陆野犹豫了一下,道,“怎么死的?”

    林小舟哽咽着,泪眼汪汪的看着陆野,道,“她们三个,都是绝色女子。活捉她们的,又是兵痞子。一万多兵痞子啊!天呐!她们死的太惨了!特别是芊羽,死的时候,双腿都合不拢了。”

    陆野眉头跳动着,他看了林小舟一眼,目光之中,尽是探究。

    ……

    荣成县。

    荣成县衙。

    明镜高悬的牌匾之下,身穿官服的县令吴惠凶神恶煞的拍了一下手中的惊堂木,喝道,“大胆朱文,你还不知罪吗!来呀!杖刑伺候!”

    两班衙役,将堂下一个男子摁倒在地,啪啪的板子落下来。

    那男子咬着牙,怒视县令,一言不发。

    直到男子的屁股和背上血肉模糊,吴惠才摆摆手,让衙役收手。冷艳看着堂下冷汗直冒却依旧不哼一声的男子,道,“朱文!现在已然不是修真时代,女帝禁灵在前,以法安天下。杀人偿命的道理,你不懂吗!”

    朱文咬着牙,恨声啐了一口,之后竟然惨然一笑,道,“天煞朱文,今日死在凡夫俗子之手,当真可笑,可笑!哈哈哈!”

    吴惠拧了一下眉头,苦笑着摇头,“罢了罢了,你们这些修真的疯子,本官没兴趣跟你们胡扯了。来呀,将其押入大牢。另外,不是从朱文身上搜出了一百余两银子么,给与苦主,算是抚慰。退堂。”

    吴惠回到后宅,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端起侍女芊羽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叹气道,“这些个修真者,一个个的都是疯子,实在是可笑。”顿了顿,又道,“夫人呢?”

    芊羽回道,“夫人身体欠安,正在休息。”

    吴惠怔了一下,放下茶杯,快步离开。

    芊羽看了一眼吴惠的背影,呼出一口气,将桌上的茶杯收了。回到后厨,将茶水倒了,又将茶杯涮了。

    这个时候,一个女子抱着一捆干柴回来,把干柴堆在墙角,之后便开始生火。

    芊羽看了看那女子,道,“无双,这些年,你看起来憔悴多了。”

    无双苦笑,一边用干草引火,一边说道,“这样更好,省的总有浪荡公子找麻烦。”

    芊羽叹一口气,用涮好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捧着茶杯,看着外面的大雪,说道,“你说……小舟和陆野,还活着吗?”

    无双呆了一下,没有回答芊羽的问题,反而说道,“赵公子人挺好的,差不多……你就嫁了吧。”

    芊羽嘴角一抽,干脆也无视了无双的话,捧着热茶,感受着茶杯的温度,道,“那凤天娇——不,那贺寒蝉真是厉害啊,竟然可以禁绝灵气。”

    天凤三百一十七年,圣帝凤天阳死于匪首林小舟之手,尸首下落不明。其妹凤天娇继位,称女帝。同年,大都督俞冰,封太平王,明升暗降,被褫夺军权。相传,俞冰因此而变得疯疯癫癫。

    次年,凤天娇改名贺寒蝉。

    第三年,贺寒蝉布下绝灵阵,禁绝天地灵气。

    是年,世间再无修真者。

    原本的修真者,除了寿命漫长,再无长处。

    修真时代,正式结束。

    天凤五百三十七年,严冬之际。

    陆野,彻底醒来。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