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胡作非为

第三百三十一章 胡作非为

    两个人就着这个话题谈论了很长时间,姜文青终究是没有扭过顾卫林,只能按照顾卫林的计划去配合顾卫林。

    至于顾卫林为什么对娄家有这么大的偏见,他也不知道。

    “你小子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当初搞娄华明的时候用的是这一招,现在搞整个娄家还用这一招,我怕到时候政保局有人有联系起来,会对你产生怀疑。”

    “老师放心好了,我既然敢做,就不怕被怀疑!”顾卫林笑道,他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姜文青觉得瘆得慌,娄家真是遇到死对头了。

    “我是该放心了,你都当上政保局的副处长了,假以时日在戴老板面前都能说的上话,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听着姜文青酸酸的话,顾卫林知道自己的姿态让他觉得不爽了。

    “老师,看您说的,您永远我是的老师,想想刘之林回去之后得到的重用,我是老师您培养出来的学生,我做的好,老师脸上也有光不是?”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顾卫林的一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两句话的事儿,姜文青就喜笑颜开了,倒不见得姜文青是真的开心,但顾卫林的态度在这里,让他觉得欣慰。

    刚才姜文青的话倒不是说对顾卫林担任政保局副处长眼红,而是他有意的敲打顾卫林,让他不要得意,一切都要小心。

    顾卫林想到了他和梅靖江的说的话,于是也想冲着姜文青试探一下。

    顾卫林知道,在梅靖江面前他能直接问可不可以将消息告诉军统,这是因为梅靖江知道顾卫林的身份,顾卫林也相信梅靖江的为人,他更对自己的组织信仰有信心。

    而姜文青这边,顾卫林想要试探,却不能直接问。

    “老师,清户行动不光是针对我们,也针对地下党,只盼着他们将地下党一网打尽,这省的我们操心。”

    “你说的不错,攘外必先安内,这是总裁的话,虽然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在对付汉奸叛徒身上,但对地下党也不能掉以轻心,让他们和政保局两败俱伤才好!”姜文青笑着说道。

    顾卫林点了点头,姜文青是合格的军统成员,深受戴笠的教诲,对忠心国党耿耿。

    可是,他的话却让作为地下党员的顾卫林感到深深的失望。

    不是对姜文青的失望,而是对姜文青的话和对军统整个的作风,以及对国党整个的做派失望。

    话就此打住,不往下深扯。

    再说政保局之中关于清户计划的实施,马思鸣纠结了行动处的所有的人,几乎是倾巢而出。

    而孙金诚依旧是三科、四科带着外勤出去溜达。

    这么些人向要对江城整个进行清户行动,造成巨大的声势,似乎还缺点什么,直到吴自荣亲自坐镇,整个警察局的两个大队全部到来的时候,顾卫林才明白,这才是真正的造声势。

    顾卫林作为后勤处负责人,和马思鸣、孙金诚以及吴自荣自然是作为本次行动的负责人之一,这么庞大的队伍,后勤处保障肯定要跟上。

    整个江城一连三天都没得消停,尤其是一些小剧院和学校之中,很多的青年学生被直接送入了警察局的大牢,年轻人总是愤愤不平,导致行动人员直接开始警示。

    血染的教训,这次清户行动之中,遭受最损失最大的不是地下党也不是军统,而是江城这些进步学生和一些爱国抗日人士,他们才是吉高志主要打击的对象。

    顾卫林也没有想到原来他们的主要着手点在这方面。

    想要迅速的阻止他们行动是不可能的,顾卫林寄希望于组织和军统能够随机应变,对政保局的派出的行动人员和警察局的行动人进行几次阻击,让他们也尝尝血的教训,这样才能阻止他们的脚步。

    “砰砰.....”

    一连几声枪声,顾卫林的车停路边,推开车门下车之后,顾卫林一脚局替倒了其中一名开枪者。

    一个大耳瓜子甩上去,另一名开枪者直接蒙在了原地。

    这不是自己人么?

    还是自己的领导。

    怎么就大耳刮子上脸了呢?

    “王八蛋,没看见是妇人和孩子?”顾卫林气愤道。

    两名行动人员惊慌失措,顾卫林赶紧蹲下身去伏妇人和他抱着的孩子。

    恰巧这一幕被暗处得到小报记者给拍到,这几天政保局动作连连,弄得江城满城风雨,所谓的清户行动让很多人都不敢出门。

    尤其是在很多人发现这清户行动的主要针对对象之后。

    上了车,顾卫林走一路都能发现大街上三三两两的人拉拉扯扯,很多人都是被五花大绑,押解着上车,送到大牢去。

    “怎么闹成这个样子?引起暴动怎么办?”跳下车,顾卫林冲着马思鸣质问道。

    马思鸣摆着个臭脸给顾卫林,计划是他主导,他有他的想法,还轮不到顾卫林来评头论足。

    “马处长,你这是在泄私愤?”

    “顾处长,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局座批准的行动,成效你也看到了,这些抗日分子隐藏的都深,不这样,怎么抓?”马思鸣板着脸说道。

    顾卫林无话可说,只能任由马思鸣这般行动。

    “老孙,在这么闹下去,可真的就成了一场闹剧了。”

    顾卫林犯不着在马思鸣那里和他板着脸对话,只好来劝说孙金诚。

    “是啊,这几天警察局的大牢都快爆满了,这么闹下去,尤其是学校的学生和工厂的工人要是暴动了怎么办?”

    吴自荣显然也觉得这么做有些过分了,他一直都想和马思鸣提一下,可一看马思鸣板着臭脸,一副不可接近的样子,他也就懒得说了,正好顾卫林现在说起来,他也就在三人独在的时候说说自己的看法。

    顾卫林看着孙金诚,他想听听孙金诚是怎么个看法。

    “这事儿我说了不算,得问马思鸣,确实有点过分了,好几个富商都被抓了!”孙金诚低声的说。

    “放开我......”

    “胡校长?”吴自荣看了一眼孙金诚,孙金诚同样也听到远处的呼喊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