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零八三章,开饭了

第一零八三章,开饭了

    睁眼,是一间木屋。

    外面虫鸣鸟叫,声音悦耳。

    秦昆处于宕机状态的大脑慢慢回过神来。

    这是哪?

    挣扎起身,似乎是睡得太久,脑子很晕,胳膊也没什么力气。

    秦昆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身子下是竹席,他赤着上身,只剩一条平角内裤,床上的荞麦小枕已经被汗水打湿,秦昆打量着这处眼熟的地方,从弹性空间摸出一条沙滩裤穿上,走了出去。

    一开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似乎远离的世界扑面而来一样,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舒服啊!

    阳光洒在身上,汗水未干,裹上一层淡金色的光辉,秦昆深吸了一口气,山野灵气,光是一呼一吸,都觉得通体舒泰,四肢百骸似乎都要张开,唱起歌来。

    整个人完全融入这种自然的环境中,秦昆伸了个懒腰,骨骼爆豆一样在响。

    爽!

    这是山里,身后的建筑是一处欠修的道观,三三两两的房屋坐落在山上,并不会很拥挤,倒是非常惬意。

    一处迎客松下,楚道和余月弦在下棋。

    供奉祖师陆九河的大殿里,景三生在指挥着小辈们干活。

    王乾苦着脸,捏着一根毛笔在修缮大殿里的壁画。

    李崇撸起袖子,亲自上房贴瓦。

    韩裱着祖师爷的塑像,一丝不苟,宁不为蹲在门口抽旱烟,时不时指点两句。

    柴子悦和师父马晓花则绣起道观的帷幕、罗帐来。

    门口石板也要修缮,极爱干净的万人郎拿着一把砖刀,将石板敲成想要的样子,浑身都是灰尘。

    聂雨玄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流着口水。

    楚千寻清洗着可能是灶房的房间,将聂胡子踢醒,让他再提两桶水来。

    这幅场景落在眼中,像是画卷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秦昆嘴角不自觉扬起,身边,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秦当家的醒了?”

    秦昆转头,对着旁边的老道开口:“见过平风真人,叫我秦昆就好。”

    老道有名有号,茅山掌门,平风真人仇化清。

    平风真人呵呵一笑:“你睡了两天了,醒了就好。扶余山上暂时没什么吃食,可以让法阳、法明带你去茅山先吃点东西。”

    扶余山?扶余山。

    难怪这两天睡的如此踏实,原来到家了。

    秦昆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嘿嘿一笑:“劳烦了。”

    “千年的邻居,不麻烦。”平风真人慈祥一笑。

    “对了,敢问真人,左大爷和葛大爷没来吗?”

    平风真人笑容一僵,勉强维持风度道:“来了,涌灵泉里泡着呢。”

    看着平风真人的难受的表情,秦昆心中一乐,似乎扶余山占了对方大便宜一样。

    下山吃饭。

    给秦昆带路的,是徐法承的师弟,一个道号法阳、一个道号法明,因为未曾入世,所以没有俗家姓氏。

    两个小道童二十出头,年纪轻轻,秦昆看到二人眼中电芒隐没,就知道这两人天资不错。

    “秦师兄,我们经常听大师兄提起你。”

    法明比较活泼,一边带路,一边和秦昆聊了起来。

    “哦?徐法承都说我什么了?”

    法明吐了吐舌头:“大师兄说你为人仗义,不拘小节,让我们有机会多接触接触。说是从你身上能学到好多有用的东西。”

    秦昆没想到徐法承这种骄傲的家伙,还会夸赞自己,不过一想也对,给自家师弟师妹,都会说别人家谁谁谁有多优秀,总不能自夸吧。

    想到这,秦昆不介意回捧道:“你师兄太谦虚了,徐法承入世不到两年,不仅晋级超一流之列,还能养活自己,那是相当厉害。你们到时候要入世的话,还得向他多请教请教。”

    法明不解,挠了挠头:“秦师兄,我大师兄晋级超一流是该学习请教,可是养活自己,没什么厉害的吧?以我们的本事,下山随便做些法事,捉捉小鬼,养活自己绰绰有余啊。”

    秦昆道:“这就是你和你师兄境界的差别了,徐法承以捉鬼为义务,极少谈及报酬,真正秘门中人大多如此。这是傍身的本事,并不是谋生的手艺,你得分清。”

    法明一怔,与法阳互相对视一眼,恭敬施礼:“受教了。”

    茅山的食堂,秦昆是轻车熟路,茅山丹会时吃过好几天,那时候圣僧掌勺,味道那叫一个赞,让人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这次虽然没有圣僧在,饭菜却也可口。

    茅山的米饭是笼屉里蒸出来的,香糯可口,里面放了竹叶铺垫,味道确实有些别致的清香。

    井里捞上来的笋口感极好,味道却淡了些,但是沾些酱汁,却非常爽口。

    一颗咸鸭蛋,蛋黄油多味佳,口感醇香,旁边是用醋拌的山间野菜,滴了香油,绝对够味。

    秦昆一口气吃了五碗米饭,都没饱。

    没油水是这里饭菜的通病,秦昆意犹未尽,却也不好意思再多吃了,毕竟刚刚苏醒,想多吃点肉,可惜茅山的食堂里几乎不见肉食。

    “秦师兄,这些是扶余山诸位师兄师伯的伙食,还望秦师兄带回去。”

    秦昆发现一个扁担,挑着整整两框食物,沉甸甸的,微微笑道:“我还真没这么给人送过饭。”

    吃饱喝足,谢过招待,抹嘴走人。

    秦昆挑着扁担,晃晃悠悠朝着山上行去。

    时至傍晚,余晖落在山腰,秦昆披霞而归,天眼望见左近臣和葛战也回来了。

    二人从另一侧上山,望着满山美景,左近臣诗性大发,声音琅琅。

    “一峰高出众山颠,疑隔尘沙道里千”

    “俯视烟云来不极,仰攀萝茑去无前”

    “人间已换嘉平帝,地下谁通句曲天”

    “陈迹是非今草莽,纷纷流俗尚师仙”

    秦昆听不懂,脸上却挂着笑,葛大爷一定听不懂,不过笑声更大。

    “好诗啊!”

    漫山遍野回荡着龙吟虎啸,左近臣鄙夷道:“莫作声,坏了老夫雅趣。”

    在山腰,二人见到秦昆挑着扁担,欣慰道:“醒了?”

    “嗯。”

    “三日后宴请生死道,你为正主。以后扶余山再有什么麻烦,或者有人上门求助,你就得担着了。凡事为我宗门多多着想。”

    左近臣嘱咐着秦昆,同时鄙夷地瞪了一眼葛战:“可惜有些老匹夫贪小便宜,让聂雨玄被鱼龙山赐了敕号,否则还能帮衬你点。”

    葛战神情不悦,负气而去。

    秦昆苦笑:“葛大爷身体不好,别老气他。”

    左近臣不屑:“别管他,这老匹夫被人算计了一辈子,豁达着呢。一会吃饱就忘了。”

    扶余山总算出了个台柱子,老一辈非常欣慰,百岁了,也不该继续为这些琐事操心了。

    秦昆点点头,笑容恢复,感觉到肩上的担子确实重了许多。

    来到山头,秦昆招呼道:“各位,开饭了!”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