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正文 第222章 222 那我就帮他一把

正文 第222章 222 那我就帮他一把

    景泞这两天心神不定,做事也频频出错,干脆请了病假。天

    际失了亲王府项目风雨飘摇,一场场董事会开下来,每一次陆东深都面带倦容,跟着他开会的总是杨远,以往是她陪着。

    她总有种预感,陆东深怀疑她了。

    出电梯的时候右眼跳了一下,她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该不会是,跳灾吧?

    走廊隐约有烟草味,淡淡的,像是爪牙似的一点点绵延了呼吸,太过熟悉的烟草味让景泞心脏猛烈一缩。

    陆起白站在走廊的尽头。发

    亮的月色落进玻璃窗,钢化扶手被映得银白一片。他就靠在扶手旁,听见动静后抬眼看过来。明明他是站在大片的月光处,可眼睛里还是宛若藏着一片深夜的海,不见底。烟

    已过半,手指间的烟头隐隐光亮,算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亮点。

    景泞僵在原地,呼吸渐渐急促,哪怕只是隔空对望她都能感到莫大压力。见他掐了烟头朝这边走过来,她的手指一紧,超市的袋子被攥得沙沙响。

    “你怎么来了?”她语气里有警觉。陆

    起白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购物袋,似笑非笑,“你想在走廊里跟我叙旧?不请我进门?”景

    泞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国内,陆起白都从未登过她的住所,今天就这么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她的心也跟着吊在半空。“

    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陆

    起白状似无奈叹气,“好吧。”见

    他妥协她刚要松口气,下一秒他就伸手掐住她的下巴,脸压了下来,左臂环紧她的腰。她

    惊喘挣扎,他却用了力气,甚至狠咬了她的唇。她疼得钻心,又敏感发现电梯上方的数字在攀升。

    有人上来了。景

    泞生怕是同层的住户更是奋力挣扎,可奈不过陆起白的力气,他的吻汹涌如兽,最后她呜咽恳求用力点头,他这才放开她。电

    梯门恰时开了,还真是同层的住户,跟她住隔壁,挺热情的一阿姨。一眼瞧见陆起白后笑着对景泞说,“是男朋友呀?”景

    泞尴尬,本想说是同事,陆起白却温和含笑地跟胳膊阿姨打招呼,一反刚刚的阴鸷。

    “小伙子长得真帅,个头也高,不错不错。”等

    进了家门,景泞咬牙切齿,“陆起白,现在天际和江南春分了家,陆东深涉足生物制药的计划也被搁浅,你该得到的都得到了,目的也达成了,还想怎样?”陆

    起白端详着她的脸,笑得不阴不阳的,“看来没生什么病。”景

    泞一愣。他

    过来只是想看她是否生病了?但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阴晴不定如陆起白,哪会这么好心关心她?果

    不其然,陆起白冷笑,伸手摩挲着她的脸,看似轻柔,可眼睛里丝毫温度都没有,“怎么?不忍心看着陆东深失势?景泞,你爬上我床的那一刻已经没资格心软了。”“

    闭嘴!”景泞难忍。陆

    起白蓦地掐住她的脖子,手指一用力,眉色俱厉,“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景

    泞这次没挣扎,她情愿他掐死自己算了。陆起白终究松了手,她脚一软瘫在地上,大口呼吸。“

    我要回总部述职。”陆起白又恢复了平静,踱步到窗子前,燃了支烟,“你可以考虑一下替我工作,江南春我会交给你打理。”景

    泞扶墙而起,盯着他,“我不会离开天际。”陆

    起白沉了嘴角,少许后,吸了口烟,吐出大团烟雾,“国内丢了亲王府项目得罪了政府,国外能源快被饶尊啃光了,生物制药这块蛋糕又没落进他的口袋了,董事局现在陆东深非常失望,收回他手中的经营权是早晚的事。景泞,别说我不疼你,你现在还能全身而退。”景

    泞冷笑,“给你工作?我宁可没了工作也不会替你卖命。”“

    好,我也不逼你。”陆起白吞吐烟雾,微微眯眼,“你愿意留在陆东深身边也行,过两天我会交给你份资料,你向来聪明,知道该怎么做。”一

    股子寒钻进毛孔直灌心底深处,景泞胸口起伏,“你又想做什么?”“

    毕竟堂兄弟一场,我也不想看着陆东深太难堪,他一切的灾难全都是从认识夏昼开始,他不忍心甩掉那个包袱,那我就帮他一把。”

    景泞才不相信他的鬼话,“你想让陆东深彻底翻不了身?”“

    我喜欢你的聪明。”陆起白悠闲地靠在那,手一松,烟头落地,光亮的皮鞋轻轻一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这人不大喜欢留后患。”

    “我不会做!”

    “你会做的。”陆起白笑。“

    我不想一错再错,陆起白,你别再逼我了!如果你真把我逼急了……”

    “把你逼急了又怎么样?”陆起白饶有兴致。景

    泞眼睛里冒火,“我就跟你鱼死网破!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逍遥!”“

    跟我鱼死网破?景泞,话说得别太死,你以为我逼你就范就只有那些视频和照片?”

    景泞手一哆嗦,“你什么意思?”

    陆起白踱步到照片墙旁,目光清冷地看着上面的一张张照片,有全家福、她的单人照,最多的是两人合照。他抬手摘掉一个相框,景泞一怔,紧跟着他就松了手,相框落地应声而碎。

    “陆起白!”景泞快步上前。

    陆起白弯腰,修长的手指拨开碎玻璃,捡出里面的照片。照片里一个巧笑盼兮的女孩子依偎着景泞,两人眉眼间相像。“

    听说你妹妹在剑桥快毕业了,长得挺漂亮,前途无量啊。”他笑得漫不经心,目光落在照片里的景泞,她笑得开心,这笑容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父母离异各自成家,只有你跟你妹妹相依为命。”

    莫大的恐慌将景泞笼罩,“你别打我妹妹的主意!”

    陆起白将打火机一揿,火苗跳窜,合照里女孩的脸就被烧了窟窿。“我搞不搞你妹妹,还得看你啊。”

    景泞疯了,冲上前要去夺,“陆起白你个禽兽!”

    陆起白将火机一扔,扣住她的肩膀就给她按在照片墙上,相框哗啦啦掉了一地。

    “所以你斗得过禽兽吗?”陆起白压下脸,几乎贴上她的唇,一字一句,“你要听话,否则,你身边的人都会因为你而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