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一卷 初入修行 第217章 交手

第一卷 初入修行 第217章 交手

    可是,不一会儿之后,他放弃了。

    虽然他对一些阵道古籍有所涉猎,但他看过的古籍都是残缺的,而且并没有提及到这里的阵法。

    光凭自己脑海中的阵道知识,根本不足以应对这场困局。

    “对了,古阵道!”突然,凯尔文想到了不久前得到的那本古籍。

    那本“古阵道”是那个前辈留下的,里面或许会有解决此刻困境的办法。

    想到这里,凯尔文立刻将“古阵道”取出,开始迅速翻阅起来。

    现在的情况十分紧急,凯尔文不得不一目十行,飞快地寻找着古籍上解决此困境的办法。

    “有了!”翻了不知多少页后,凯尔文终于找到了想要的答案。

    那一页所描述的,正是对这种困局的解决办法,是他们三人存活的希望。

    凯尔文的思绪开始飞速运转,感悟着这一页古籍上记载的东西。

    在不停地感悟当中,凯尔文的目光也变得愈发明亮。

    “有对策了!”感悟完毕后,凯尔文发出一声大笑。

    凯尔文的手中,出现了一块空白的阵盘。下一刻,他开始调集自己体内的灵力,对这块空白的阵盘进行刻画。

    十来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凯尔文的刻画成功完成。他看着刻画好的阵盘,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散!”凯尔文催动手中的阵盘,将其按入地下。

    明亮的白光,自阵盘内部释放而出,将石球内部照亮。同时,一股奇异的波动,开始渐渐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石球外,瘦小男子也感受到了这股奇异的波动,心中隐约感到有些不安。

    “你再怎么施展阵道手段,难道还比得过那个老家伙的阵法吗?”瘦小男子一阵冷笑,心中的不安也渐渐消失。

    这一块阵盘成功激活后,凯尔文再度取出一块空白的阵盘,又一次开始了刻画。

    不一会儿,第二块阵盘刻画成功,被他打入地下。

    第二块阵盘激活后,同样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但是这股波动,与第一块阵盘散发出的波动相比,又有所不同。

    两块阵盘散发出的波动相互叠加,向着四周扩散。

    感受到这股叠加的波动后,瘦小男子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在这股波动的影响下,他感觉自己同这个空间中的阵法之间的联系,开始渐渐微弱下去。

    他并没有掌控此地的阵法,只是通过老者的传承,与此地的阵法构建起了一道联系。一旦这道联系消失,他也就无法控制这里的阵法了。

    现在,在叠加波动的影响下,他利用此地阵法幻化出的箭矢的威力已经大大下降,已经无法对墨夜三人造成足够的威胁了。

    想到这里,瘦小男子立刻加大了力度,疯狂地催动此地阵法,幻化出箭矢对石球进行攻击。

    可是,削弱后的箭矢只是在石球表面留下一个个坑洞,并不足以将之破开。

    箭矢威力削弱后,墨夜和锦皓的压力瞬间减少了很多,纷纷对凯尔文投来了赞扬的目光。

    不过在这个时候,凯尔文却在刻画第三个阵盘。

    第三个阵盘刻画成功后,同样被凯尔文拍入地下激活,散发出另一种奇异的波动。

    三股不同的波动,混合在一起,向着四周发散开来。

    这股三合一的波动扫过瘦小男子后,瘦小男子的脸色瞬间一白。

    他同此地阵法的联系,彻底断开了。

    巨大的石球表面,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迅速蔓延开来。下一刻,石球蓦然炸开,无数的石块向着四周飞去。

    墨夜三人的身影,在茫茫的灰尘之中渐渐显现出来。

    “靠着前人的东西,做尽恶事,我真替你感到羞耻!”墨夜叹道。

    锦皓脸色平静地看着瘦小男子,可眼神之中,却是有着阵阵寒芒。

    那位老前辈坐化之后,给后来之人留下了五个石盒,每一个石盒中,都有着一个大机缘。

    可获得了其中之一的瘦小男子,却是贪得无厌,想要将全部的石盒得到,话语当中丝毫不将那位老前辈放在眼里。

    这样忘恩负义之人,不值得存在于这个世上!

    感受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瘦小男子却是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开灵境中期,一个开灵境初期,还想斩杀我吗?”

    “上一个这么想的,早已化成灰了!”凯尔文淡淡道。

    “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直接上吧!”锦皓说着,已经持着长枪向瘦小男子冲去。

    墨夜身后,光翼悄然展开,轻轻一振,已从原地消失。

    瘦小男子手中,出现了一把巨斧,与此同时,他的身躯开始迅速膨胀,很快就变得无比魁梧了。

    “他的炼体境界也是开灵境后期!”冲向瘦小男子的锦皓,眼神微微一凝。

    不过,他的前进丝毫没有停顿,手中的长枪飞速舞动,一道道冰寒之力凝聚成形,飞向了瘦小男子。

    这些冰寒之力接触到瘦小男子的身体,立即在他体表凝结出一层冰霜。同时,这些冰寒之力还在不断地尝试着侵入他的体内。

    瘦小男子运转功法,将这些试图侵入他体内的冰寒之力全部逼退。一股庞大的热量从他的体内释放出来,让他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个火炉。

    在这些热量的作用下,凝结在他体表的冰霜,也悄然化开。

    “阵兵,重拳!”在锦皓同瘦小男子交手的过程中,凯尔文已经将阵兵唤出,并对其发出了指令。

    “阵兵!”看着迅速向自己逼近的阵兵,瘦小男子眼睛一亮,“没想到你拥有这种阵道古法!”

    虽然他获得了那个老前辈的传承,可是在那个传承中,并没有记载阵兵的炼制手段。

    凯尔文唤出阵兵,无疑是在向他表明,其身上拥有着炼制阵兵的完整方法。

    “还真是惊喜啊!那的阵兵,我就收下了!”瘦小男子说着,手中出现了一只陶罐。

    打开陶罐后,一股莫大的吸力,顿时从陶罐内部传出。在这股巨大吸力的作用下,凯尔文唤出的阵兵,不受控制地脱离了地面。

    最终,凯尔文的阵兵,被瘦小男子拿出的陶罐收了进去。

    “我的阵兵!”凯尔文发出一声惊呼,死死地盯着瘦小男子手中的那只陶罐。

    阵兵被收入那只陶罐后,与他的联系也瞬间中断。现在,他同阵兵之间仅还存有一丝微弱的联系。

    可这个时候,墨夜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瘦小男子的身后,一只拳头蓦然送出,打在瘦小男子持有陶罐的那只手上。

    突然遭遇到袭击,瘦小男子抓紧陶罐的手也松开了。这时,墨夜已经催动身法,将陶罐抓住,而后迅速退离,来到凯尔文的身边。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让瘦小男子现在还没能反应过来。

    墨夜将陶罐交到凯尔文手上,凯尔文立刻开始对陶罐进行破解,最终将阵兵从中取出。

    现在,瘦小男子终于反应过来。他不但没能拿到阵兵,反而还将自己的一件宝物丢掉了。

    想到这里,瘦小男子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死死地盯住了墨夜。

    墨夜身后的光翼,无疑是一件重宝。不然的话,墨夜是不可能拥有那种诡异的速度的。

    数十面阵旗,出现在瘦小男子的手中,被他抛向四方。

    这些阵旗落地后,立刻散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瞬间构成了一座阵法。

    不得不说,瘦小男子在得到了那位老前辈的阵法传承后,在阵道上的水平要比凯尔文足足高了几个台阶。

    不过,凯尔文若是能够将获得的“古阵道”参悟透彻,在阵道上的水平应该不会比瘦小男子低多少。

    “这是杀阵!”凯尔文说道。

    虽然以他现在的见识,无法洞悉瘦小男子布下阵法的具体情况。可凭他对阵道的多年钻研,他很清楚这是一门杀阵。

    周围的天地灵气,渐渐聚集过来。一股浓郁的杀机,开始渐渐向着四周弥漫开来。

    突然,凯尔文的右侧,一道白芒一闪而过,带着凌冽的气息,直指凯尔文的脖颈而去。

    若是凯尔文躲避不及,绝对会被这道锋利的白芒瞬间斩首。

    好在,墨夜就在凯尔文的身边。

    墨夜一把抓住凯尔文的手,直接催动身法,带着他一起向旁边闪避。

    在墨夜的恐怖速度下,那道白芒并没有成功命中凯尔文,而是打在地上,在地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这威力果然很恐怖!”墨夜眉头微皱。

    那道白芒的威力,明显已经达到了开灵境中期的巅峰层次。以他现在的实力,接下来也会有些麻烦。

    “凯尔文,你自己小心!”墨夜松开手,催动身法向着瘦小男子冲去。

    以凯尔文如今的阵道水平,还无法在阵道上破坏瘦小男子布下的这座杀阵。因此,他必须采取行动,将其击杀。

    墨夜的身形消失的那一瞬间,锦皓也行动起来。他手中的长枪,一道寒光悄然凝聚,浓郁的寒气,开始在他的身边萦绕。

    “极冰刺!”话语之间,锦皓手中的长枪向前轻轻送出。

    耀眼的寒芒,自长枪的枪尖向外迸发而出,带着无比强大的气势,朝着瘦小男子所在之处冲去。

    感受着寒芒内蕴藏的强大气息,瘦小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催动布下的杀阵。

    一道道白芒,在他的周身凝聚而出,化为了一面光罩。

    光罩之中,白色的光影正在迅速跳动。那些光影,正是威力巨大的白芒所化。

    如果墨夜想要在这个时候潜入瘦小男子身边,就必须穿过由无数白芒构成的光罩,抵抗住它们的攻击。

    锦皓的寒芒,来到了光罩前方。二者方一接触,便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气浪。存在于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在这一时刻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无数的白色光影,在与寒芒的对碰中淫灭,可更多的白色光影正在生成,加入了抵抗寒芒的行列。

    感受到寒芒的力量开始迅速减弱,锦皓的眼神变得无比认真,灵海中的灵力,开始飞速调动起来。

    “寒光百丈!”锦皓大喝一声,一道明亮的寒光自其枪尖绽放,冲向瘦小男子。

    寒光之中,蕴含着无穷杀机。那森森寒气,更是无处可避。

    瘦小男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周围寒气的侵袭下,开始渐渐冻僵。连自身灵力的调动,也变得困难起来。

    更令他感到恐惧的是,在那道寒光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足以威胁到他性命的力量。

    一个开灵境中期的修士,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恐怖的招式?

    突然,瘦小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等等,你们是不是问天学宫的人?”

    如果他没有记错,问天学宫,就设立在这附近。实力如此恐怖的年轻修士,几乎都是从问天学宫中走出来的。

    “当然!”锦皓回答道,灵力的催动丝毫没有停顿。

    瘦小男子的脸色,迅速变化起来。招惹到问天学宫的修士,可不是他的本意。不过事到如今,眼前这三个小子也不可能同他握手言和。

    这三个小子的实力现在就已如此了得,若是等他们三人进一步成长下去,自己将来很有可能会遭遇到死亡的风险。

    “绝不能够让他们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瘦小男子的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守护着他的那面光罩,此刻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一把把长剑,从光罩内部穿出,向着锦皓和凯尔文两人袭去。

    至于墨夜,瘦小男子至今还未发现其准确位置,只能在心中留一个心眼,时刻准备出招。

    凯尔文再度将阵兵唤出,在周围天地灵气的聚集下,一面盾牌出现在阵兵的手中。

    阵兵手持盾牌,挡在凯尔文的身前,为凯尔文拦下向他袭来的那一把把长剑。

    锦皓这边,则是再度挥动手中的长枪,一道道枪芒向前激射而出,点在那一把把长剑表面。

    每一把被锦皓的枪芒点中的长剑,都在下一刻崩溃,没有完好无损的可能。

    反倒是瘦小男子,一边抵御着锦皓的两记攻击,一边操控杀阵幻化出无数的长剑进行攻击,体内的灵力消耗速度大大增加。

    再这样持续下去,他灵海当中储存的灵力,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消耗一空。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