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128章 第二层,通关!

第1128章 第二层,通关!

    ……

    “噗嗤!”

    锋利的刀刃狠狠斩在了齿吻猿的脊背上!

    泛着血色的刀刃精准地落在了它第二节脊椎骨和第三节脊柱骨之间的缝隙处,瞬间在脊椎骨上劈开了好大一道豁口!

    滚烫的鲜血汹涌而出。

    齿吻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终于不甘不愿地缓缓倒了下去。

    袁达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蓦然瘫软在地。

    一番鏖战,他虽然干掉了齿吻猿,自己却也受伤不轻。其他地方暂且不说,在他胸腹部,赫然有一道血淋淋的爪痕,只差一点就开膛破肚了。

    不过,战斗过程虽凶险万分,却也酣畅淋漓,他已经好久没有跟修士或者妖兽打得如此激烈了。

    才刚缓了一口气,他眼前蓦然一阵天旋地转,再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身处一座大殿之中。

    一道光柱从头顶落下,熟悉的清灵女声蓦然响起。

    “恭喜阁下成功进入虞皇宫第二层。开始核算通关成绩……”

    “通关用时超过半个时辰,不足一个时辰,通关评价,甲级下等。奖励时空碎片一块,奖励灵材包一份。奖励将在该层所有通关者全部决出后统一发放。”

    “望阁下再接再厉……”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

    第一次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袁达还惊讶好奇了一下,这会儿再听到,却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他随便听了一耳朵知道了自己的通关成绩,便朝扭头周围看去。

    这座大殿的风格跟之前那座差不多,只是面积要稍微小一些。当然,说是小,那也是跟虞皇宫第一层相比,实际上,它就算容纳个两三千人都不会嫌挤。

    下意识地扫了一圈,又扫了一圈,他这才发现,偌大的大殿之中,除了他以外,竟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哟~我竟然是第一个?”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眉峰一挑,桀骜的眼底划过一抹飞扬的自信,“我就说嘛~门主把姜远那小子吹得神乎其神,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比普通的天人境初期强一点而已。”

    顿了顿,他又自我感觉良好地摸了摸下巴,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天人境初期的修士,竟然能闯到第一层,已经挺不容易了。闯不到第二层才是正常的吧~”

    “是吗?”

    “那当然……”

    袁达下意识地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才刚说了一半,他就猛地感觉到不对。

    这大殿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吗?那刚才说话的是谁?!

    他猛地抬头,就见头顶上空,一道人影正沿着立柱翩然而下,青衣墨发,袍袖翻飞,气度不凡。

    这个人,不是姜远是谁?!

    “姜,姜远!你你你你……”袁达双眼瞪得滚圆,指着他半晌都没能说出个囫囵字来。

    谁能想到,他前一刻还在说姜远闯不到第二层,下一刻就在第二层看到了他?

    最关键的是,他说的那些话,全都被姜远听到了!

    早知道他刚才就不瞎嘚瑟了。这丢脸可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作为一个把面子看得比天大的中二青年,袁达这会儿又尴尬又窘迫,简直悔不当初。

    姜远好笑地看着他的反应。

    虽然袁达一见面就试图拉着他打上一场,不过,姜远对他的印象倒是还可以,充其量就是觉得他有点烦人。这会儿,看着他脸上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窘迫表情,倒是觉得这小子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脚尖在立柱上一点,他的身形瞬间往前一荡,飘飘然落在了袁达面前,随口调侃道:“我怎么了?”

    “你……我……我……”

    袁达语塞,瞪着眼睛看了他半晌,不知道脑子里哪根弦搭错,竟然傻愣愣地冒出一句:“这里居然能飞的吗?”

    “……”

    姜远看了他一眼,沉默地一抖手腕,当着他的面把拴在立柱顶端的绳子收了回来。

    “……”

    袁达看着那根绳子,无话可说。

    他感觉更尴尬了怎么办?

    好在,他的尴尬没能持续多久。

    就在他跟姜远说话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道莫名的波动。

    两人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就见一高一矮两道人影蓦然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其中,高的那个乃是一具人形道兵,矮的那个,则是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

    姜远瞬间认了出来,是黑袍城主和他的道兵。

    几乎在他们出现的同时,一道光柱从头顶洒落,将他们笼罩在了中央。

    与此同时,清灵的女声响起:“恭喜阁下成功进入虞皇宫第二层。开始核算通关成绩……通关评价,甲级下等……望阁下再接再厉……”

    听着这成绩,袁达瞬间忘了刚才的尴尬,长眉一挑,对着黑袍城主露出了一抹讽笑:“对付个天人境巅峰的妖兽都要花这么久,看来你也就是嘴皮子比较利索而已。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说句实在话,跟第一层的关卡比起来,第二层的关卡难度实在是大太多了,不仅对手的实力从天人境初期上升到了天人境巅峰,环境也从宽敞的野外变成了逼仄的洞穴,地方狭小,连身法都施展不开。

    在这种情况下,能得到甲级下等的评价已经很厉害了,黑袍人的表现实在跟弱者不搭边。

    不过,袁达才不会管他是不是已经很厉害,反正黑袍城主通关速度比他慢,就是比他弱!

    听到他的话,黑袍城主扭头瞥了他一眼,蓦然冷哼了一声:“逞口舌之利谁不会?能走到最后一步的,才算是真正的赢家。”

    说罢,他微微侧头,兜帽下的眼神似乎在姜远身上停顿了一瞬,随即不再搭理袁达,袖摆一拂,转身便走到了一根立柱便,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切~狡辩。”

    袁达不屑地撇了撇嘴。

    姜远疑惑地看了这黑袍城主一眼。

    这个黑袍城主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不仅本身的气息很奇怪,而且总觉得他像是在有意激怒袁达,也在有意识地避开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认识的人?

    就在姜远思索的时候,袁达忽然咳嗽了一声,厚着脸皮朝姜远问道:“其实,我刚才就很想问你了。姜兄弟,你的通关成绩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