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正文 第1754章:青梅竹马篇,男人看了也心动

正文 第1754章:青梅竹马篇,男人看了也心动

    噗——

    杭靳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若不是秦越躲得快,估计已经被他喷了一脸茶水。秦

    越嫌弃地蹙了蹙眉头。

    “什、什么?”杭靳惊讶得瞪大了双眼,甚至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慕之,你这次是真的吓到我了。”但

    杭靳知道以秦越的个性绝对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他说和简然领证登记了,那就绝对假不了:“你向来不是鲁莽之人,这次怎么这么突然?”秦

    越淡淡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看到她和别人相亲心里特别不舒服。”

    杭靳又道:“你又不爱她,难道你就不怕以后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孩之后会后悔?”“

    不会。”秦越看着杭靳,说得非常肯定,“即使以后我要喜欢一个女孩,那也只能是她,不会是别人。”

    杭靳突然在秦越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旦认定一个人便是一辆火车也拉不回来,但是秦越跟他的情况又不一样。他

    和池央央从小一起长大,他对池央央知根知底,然而秦越对那个叫简然的女孩所有了解也不过是查来的那些资料,她具体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肯定并不清楚:“慕之啊,你真的了解她么?”秦

    越仍然风轻云淡地回复:“她已经是我的妻子,那么就表示我认可她这个人,我不希望任何人当着我或者背着我说她的不好。”这

    人,这么快就护着老婆了,杭靳也不好再说其它:“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祝福你和她能长长久久。”

    秦越:“会的。”

    杭靳摇头叹息:“你这人啊。”

    秦越:“你呢,说说你的情况。”

    提到自己的情况,杭靳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连眉心都疼痛了:“还不是老样子,不管老子做再多,她斱看不到。”秦

    越:“……”

    因为没有恋爱经验,也不知道深深爱着一个女人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秦越实在给不了杭靳有用的建议。

    杭靳早知道秦越给不出他什么有用的意见,但有些话憋在心里不说出来憋得难受:“你说还要我怎么做,她才能看到我的好?”

    秦越想也没想,便道:“她发现不了你对她的好,一定是你对她还不够好。”杭

    靳:“……”

    好像这个没有恋爱经历的男人这句话说得还有几分靠谱,但是他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池央央那小白痴了,还要他怎么做呢?

    谈话间,服务员上菜了。

    杭靳热情地招呼道:“别提那些让人烦心的事情了,咱们先吃饭,吃了我陪你秦大总裁出去玩玩。”秦

    越:“下午我还有事。”

    杭靳:“你这是拒绝我陪你了?”

    秦越:“嗯。”杭

    靳:“……”家

    里一个小白痴气他,这里又来一个冷漠男气他,真真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但是秦越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心情变化,慢条斯理地吃饭吃菜,那动作优雅得不像个正常人,看着像一幅艺术品一样美好。这

    样的秦越,别说是女人看了心动,就连他这个正儿八经的直男看了都不由得会多看两眼:“慕之啊,我要是个女人,我一定会主动追求你。”

    秦越蹙了蹙眉头,没有应话。食不言寝不语,这是他从小牢记在心中的家教与原则。

    杭靳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一边吃一边话多得不得了:“我发知道你这小子一定在心里说,要是我是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机会跟你坐在这里吃饭。”秦

    越仍然吃着饭,不置可否。明

    明是两个人一起吃饭,却偏偏另一个人一句话不搭,杭靳憋屈得一肚子的气:“我说你陪我聊聊天不行啊。”终

    于,秦越放下筷子,优雅地擦了擦嘴:“我吃饱了,你慢吃。”

    杭靳突然有感而发:“你和我一起吃饭不理我就算了,你和你老婆一起吃饭,你也不理她,她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你不愿意理她?”

    秦越:“不会。”

    杭靳:“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这么想?”

    秦越:“因为她是我的妻子。”杭

    靳:“……”秦

    慕之这人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人,认识几年了,还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在工作上雷厉风行,但是在感情生活上有点迟钝。一

    餐饭,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吃完,杭靳说:“你去哪里,我开车送你。”秦

    越:“有司机接我。”杭

    靳:“好吧。那下次见。”秦

    越这人,是看不出他想抽时间跟他好好聊聊天了。算了算了,随他去吧,随他们这些反应迟钝的家伙去吧。

    该操心的,让他杭靳一个人操心就好。

    和秦越分开之后,杭靳闲得无聊,想了想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一个人开车到处闲逛,逛着逛着就到了池央央工作的地方。他

    拍拍自己的头:“我他妈到底是上辈子欠了她什么?”自

    言自语时,杭靳已经拿出手机准备给池央央打电话,已经翻到她的电话号码,但他还是放弃了拨打出去。

    现在是上班时间,他打电话过去会影响池央央工作。池央央这人对待工作特别较真,她接到他的电话会厌烦吧。

    电话没有打出去,杭靳就在车上呆着,安静地看着她办公的那栋大楼,知道她就在离他不过几百米远的地方,他胸腔里的那颗心也能安静不少。而

    这时,赵自谦突然领着几人从大门出来,杭靳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人群中还人池央央。他

    立即下车:“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领

    头的赵自谦赶紧迎接上来,狗腿地道:“杭队,是你啊。这次能这么快抓到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全靠你了,我们还没有好好感谢你。改天等我们破了案,一定好好谢你。”

    杭靳挑眉:“我问你们去哪?”

    能抓到凶手,杭靳功不可没,赵自谦对他是敬佩得不行:“刚刚才审问出死者头颅所在地,我们现在正准备过去寻找。”杭

    靳看向池央央,可池央央根本没有看她,径直上了警车,看得杭靳又火大,他也跟着上了车,在池央央的身旁坐下:“我和你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