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我,恋爱番男主

第二百三十七章 我,恋爱番男主

    见到触手,夏悠的眼睛一亮,毕竟触手也是他的老熟人了。

    他热情的和出来的触手打了一个招呼,触手愣了一秒,嗖的一下回到了男人的身体里。

    夏悠的脸色一黑,难得他和触手打招呼,触手居然这么没有礼貌。

    使用真理之门,夏悠将触手从男人的身体拉了出来。

    看着地上的,手臂粗细的触手,优娜摸了想到自己的,手指大小的触手,一下子索然无味起来。

    她看着夏悠:“爸爸,我……”

    “想都不要想,这个触手是不可能给你的。”夏悠严词拒绝了女孩。

    从旁边的地上拿起一个树枝,优娜趁现在还有机会,拨弄着触手。

    旁边,被剥离了触手的男人一下子苍老了五十岁,体内的能量一下子消失干净。

    夏悠没有管他,任由他自以为悄悄的跑了出去。

    白芷使用一个垃圾袋,捡起了触手。

    “没有问题吗?”夏悠看向女孩,“我可以给你加个封印。”

    “没有问题。”白芷说道。

    她的使命是净化这些邪恶的触手,现在最大的肉块已经在她的手上,只要净化完成,后面就没有她什么事情了。

    将垃圾袋抱在手上,白芷和夏悠一行人告别,向着自己家里走去。

    看着白芷的背影,宗自明向着卓爱使了一个颜色,卓爱心领神会的将小蝙蝠派了出去。

    夏悠也见到了两人的举动,他没有阻拦。

    宗自明思考的,是不能完全放心白芷,触手可是关系到他们的任务,万一白芷出了什么差错,就不好了。

    卓爱潜入了小蝙蝠的视角,看着白芷回到家里,沐浴更衣。

    “明明是我比较小。”卓爱嘀咕着。

    “什么?”夏悠问向女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暂时没有发生什么事,她现在在洗澡。”

    等了五分钟,卓爱见到白芷到了客厅,在角落的神像前祈祷起来。

    “现在是在祈祷……祈祷完了,她拿出了一个工具箱,里面是刀和酒精灯什么的……她割开了自己的肚子,她把触手放进去了,她还缝线了!”

    卓爱看向夏悠,夏悠皱着眉头,他也没有想到白芷说的净化,居然是这样的净化,怪不得,她的身体总是处于受伤的状态。

    要和女孩说,自己可以帮她解决触手吗?

    不对,白芷本身并没有什么净化的想法,让她这样做的,是她的母亲。

    “里面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老奶奶走了出来。”卓爱继续汇报着。

    “她好像发现我的眷属了,她跑向了我的眷属,我的眷属开始传送,对方使用了闪现!一波带走,漂亮!”

    和夏悠一摊手,卓爱说道:“我的眷属正在复活中。”

    居然能够发现小蝙蝠,是慎重还是真的有所感觉?

    在夏悠思考着的时候,老妇人也在思考着。

    她出于谨慎,将一边鬼鬼祟祟的蝙蝠杀死,却发现蝙蝠化为了一缕青烟,没有任何尸体留下。

    眯着眼睛,老妇人看向女儿白芷。

    “那个蝙蝠,你见到过吗?”

    白芷摇了摇头:“没有见到过。”

    白芷见到过卓爱的蝙蝠,但她见到的蝙蝠是黑色,而刚才在窗外的蝙蝠是蓝色。

    卓爱换了一种涂装,但白芷还是能认出来,只是不想告诉自己的母亲而已。

    但是,她并没有能够骗得过自己的母亲,老妇人呵呵地看着她:“昨天才看过的东西就不认识了?换了一个颜色就不认识了?”

    老妇人的话越来越激烈,她来到了白芷的面前,拉住了她的衣领,盯着她的眼睛。

    “不认识。”白芷平静的说着。

    老妇人没有回答,她继续盯着女孩,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满是不满。

    白芷和她对视着,分毫不让。

    过了五分钟,老妇人低下了头,她的语气软了下来:“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你的母亲,是我把你一手养大的,我对你抱有的期望,你应该清楚。”

    她抱住了白芷,在女孩的肩膀上哭泣起来。

    白芷同样抱着她,女孩轻轻抚着她的背部。

    “不要再和那个男人往来了。”老妇人紧紧抱着白芷的身体,“现在邪神之子已经死亡,他已经不再被需要了。”

    “邪神之子已经封印了,我的使命将要完成。”白芷回答。

    “不,这不是结束,这只是一个开始!”

    “这就是结束。”挣脱开了老妇人的手臂,白芷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被重重关上的房门,老妇人的表情凄苦。

    本来她听说夏悠身手不凡,只是想要利用一下夏悠,不曾想居然把自己的女儿搭了进去。

    她来到白芷的门前,轻轻敲着:“芷,芷?”

    ……

    第二天早上,夏悠没有见到白芷过来上学。

    中午时分,一个小小的纸鹤飞到了夏悠的肩膀上。

    那是夏悠给白芷的纸鹤,展开纸鹤,夏悠见到了女孩的字迹。

    {搬家转学看的紧过几天再见}

    这是,被丈母娘强制隔离了?

    你也加个标点符号啊。

    夏悠的心情复杂。

    想了想,他写好回信,将纸鹤折好,让它带着一个小小的纸人,向着女孩那里飞去。

    傍晚的时候,白芷收到了纸鹤,摊开纸鹤,看了夏悠的回信之后,女孩歪头看着一边的纸人。

    纸人是一个小小的纸片人,剪成简易的脑袋加四肢的模样。

    拿起纸人,白芷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一道风突然在房间里刮起,但是没有吹动任何一样东西。

    那是灵力的风。

    在风中,纸人立起,胀大,变成了白芷的样子。

    眨了眨眼睛,白芷伸出手,戳了戳自己的脸。

    纸人没有丝毫反应。

    又伸出手,白芷戳了戳纸人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又拿起了夏悠的纸鹤,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纸鹤上有着遮掩气息的咒术。

    凭着纸鹤和纸人,白芷成功从家里溜了出来,她拦下了一亮计程车,向着夏悠的公寓赶去。

    晚上,接到女孩的夏悠叹了口气,他感觉自己不是幻想小说的主角,而是恋爱小说的主角。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