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舐犊情深

第一百四十八章 舐犊情深

    能成为父母的骄傲,秦昕心里才真的很骄傲,想到这里,他不再扭捏作态,而是用一种很平稳的声声说道“那好吧,那我就讲讲今天是怎么胜的那些人好了……”

    “好!”秦昕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上官若兰大声的鼓掌叫好,秦昕微微一愣,这种感觉倒让他想起了邱妙雪,若是她在,要听到自己讲故事,也一定会带头叫好的。

    秦楚的两个孩子——秦正和秦株也跟着上官若兰一起喊“好”,并鼓起掌来。

    “停——”秦昕一挥别手,拖了个长音大声道,然后夸张的吸了两口口水继续说道:“不过在讲之前,我得先吃两口母亲大人做的菜,尤其是这个白菜炖肉,再不吃一会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秦夫人秦昕的言语和夸张的动作给逗乐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噗……就知道你嘴馋,好,咱们边吃边聊……”一边说着一边给儿子碗里夹了好几块大肥肉。

    她此时心中全是满足感,暗想道,昕儿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以前他在家里一直都很懂规矩,有时候觉得他有点太守规矩了,我还担心他会和他爹一样木讷呢。

    昕的性格本就有几分像他父亲,很少说话,也很少开玩笑,可是这一趟回来,真的是大不一样了,而且还连带着夫君也跟着开朗了几分。

    秦昕则赶紧趁这工夫,将碗里的几大块肉,全塞进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喃喃说道:“还是那个味道,鲜香可口,入口即化、满嘴流油、肥而不腻……”

    “慢点,慢点……”秦夫人见秦昕将肉全塞进嘴里,连忙说道。

    秦昕可是觉得现在用再好的词,也形容不出这一嘴的肉香,这已经不光是食物本身的味道了,而是那种儿时的记忆,和对家、对母亲的依恋,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妈妈的味道吧。

    秦昕一连吃了好几口菜,才开始一边吃着,一边慢慢的讲起早上发生的一切,他的记忆力极好,却并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将如何用木剑并用基础剑法破了方飞鹏的三十六招披风刀法,如何用七步拳躲过了吴正旬凌厉的攻势,又如何一掌让司徒烨认输,都从自己的角度如实的说了一遍。

    因为过程并不复杂,所以他讲得也很简单。

    但是秦元却是一边听着一边忍不住了连饮了数杯酒,秦夫人知道他高兴,虽然有些担心他的伤势,但是看他气色红润,也就并未强加劝阻。

    只是每次给秦元酒杯里倒酒的量上,要比别人都少了一点。

    秦楚和秦凯更是听到兴起,不住的碰杯,一杯杯的不停爽饮。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秦昕看父母和哥哥听得都很开心,他自己讲的也就很尽兴。

    “原来是这样,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上官若兰听完后不以为然的说道。

    她蓝色的眼珠微微一转,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嘻嘻的说道:“怪不得我下午路过后院的时候,见府里的家将翻来覆去的就在那练那几招单调的剑术和拳法,我以为他们有病呢,原来是跟你学的。”

    秦昕一阵腹诽,明明你有病,怎么又说什么有病是跟我学的?唉,其实你才有病,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秦昕知道这些话也只能腹诽一下,决不能跟她争辩,否则说出自已的想法来,上官若兰要是再因此缠着他,肯定会没完没了的。

    “那下面你给我讲讲中原的风土人情吧?”上官若兰见秦昕没说话,又接着说道。

    秦昕正在喝汤,一听这话,差点没把汤吐出来,自己本就想避开她,所以才没搭腔,没想到她还是一样的没完了,自己又没去过中原,又如何能给他讲中原的事情。

    “若兰,你三弟说了这么多也累了,让他休息一下吧。”秦夫人赶紧打圆场道。

    “说话会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即使说一天的话也不会累的,他一个大男人,干活都不怕累,为什么说话会累?”上官若兰却不依不饶的说道。

    她说的这话多少有些强词夺理,可是秦夫人却也不好去跟她在饭桌上去辩驳,一时显得有些尴尬。

    “若兰,故事不能一下听完吧,中原的事,下次再说吧。”秦凯一看母亲的表情,连忙连哄带骗的说道。

    “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上官若兰却很当回事的问道。

    “这一次三弟说得太多了,三弟得好好休息一下,那就三个月后再说吧。”秦凯狡黠的笑道。

    “三个月后?时间太长了点吧?”上官若兰连连摇头的说道

    “你要是不愿意等,万一把三弟累坏了,那你可就什么都听不到了。”秦凯这句话分明有几分糊弄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哄三岁的小孩。

    可是上官若兰一听这话,却当真了,脸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似乎犹豫了再三,最后一咬牙,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一般的说道:“真没想到说话还能把人累着,那好吧,三弟,你这三个月的时间可千万要少说话,免得累坏了,那样,我可就听不到中原的事情了。”

    在座之人都知道秦凯是在敷衍她,但是看上官若兰又是咬牙又是切齿的样子,都想笑,便是大家都忍住了。

    就连两个孩子都看出来秦凯是在糊弄上官若兰,秦正小嘴一张就想说什么,可是秦凯却是早有所料,对着秦正脸一沉的说道:“正儿,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

    秦正倒也乖巧,“噢”一声,真的低下头来扒饭,果然没再说什么。

    秦昕暗暗给秦凯竖了个大拇指,看来还是二哥知道上官若兰的弱点在哪。

    不过秦昕实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上官若兰有时候糊涂,有时候聪明,有些事迷糊,有些事却精明,还有就是刚才那种危险的感觉,也是让他耿耿于怀。

    酒过三巡后,秦楚和秦凯的话多了起来,一家人在一起把酒言欢之际,秦夫人一个劲的给宝贝儿子夹菜。

    秦昕更是开怀畅饮,和两个哥哥一起一杯又一杯的喝了个痛快,只是他却不敢多说话,以免引起上官若兰的注意。

    席间秦昕的神识却一直没有离开过上官若兰,刚才危险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若是弄不清楚,心中实在难安。

    不过上官若兰滴酒不沾,吃完饭,她就和大嫂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了。

    秦昕倒真希望刚才那种危险的感觉,是他的错觉,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这位名义上的二嫂。

    秦元夫妇等秦楚的媳妇还有两个孩子走后,又浅酌了几杯,便也回房休息去了,最后只剩下兄弟三人还在喝个不停。

    直到三更鼓响,两个哥哥才都喝的酩酊大醉,被人送回了房间,秦昕虽然没有像两个哥哥一般醉得人事不醒,但此时也喝的有些晕晕乎乎的。

    等两位哥哥都被送回房子后,他也没让家丁搀扶,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自己一直住的房间内。

    在床上一躺倒便沉沉的睡着了,因为修仙吸纳了灵气的原故,他在万法门山上最多一天睡一到两个辰,今天他也大约就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睡了过来。

    睁眼一看,外面居然天还很黑,也许因为任督二脉打通的原故,太一阴气每在体内进行一周大循环,他便清醒几分,他此时的酒也早已醒过来了。

    既然睡不着,便索性点起灯来,他觉得有些口渴的厉害,便拿起桌上的茶壶也不倒在茶杯里,直接对着壶嘴一口气喝了大半壶的凉茶,才感觉舒服多了。

    秦昕放下茶壶,环顾四周,看着自己的小屋里的摆设,感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温馨,挂在墙上的那把木剑是六岁那年,父亲亲自给他削的。

    还有桌栏里放得那个布老虎,明明是黄色的,可是现在都洗得发白了,他还舍不得丢掉。

    那把弹弓则是二哥给他做的,自从有了这把弹弓,家里的家禽牲畜,没少受这弹弓的祸害。

    还有那个挂在门背后的标靶,也是他和大哥一起做的呢。

    …………

    看着整间屋子的家具摆设,还和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他心里既感到温馨,又感到有些难过。

    虽然离开家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却感觉父母好像老许多,父母在酒桌上一句万法门的事都没提起,甚至没有说一句挽留自己的话,想必他们是不想让自己有什么多余的负担吧。

    想到这里,秦昕心中一痛,刚才在饭桌上自己可能是体会错了父母的意思,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让自己挑起光耀秦家门楣的这个担子,他可能甚至都不在乎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他们真正在乎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平安、幸福和快乐。

    秦昕记得教自己识字的先生临行前给自己说了好多话,但是有两句话,让他记忆很深刻,但是那会他并不懂其中的含意,可是现在他似乎懂了一些。

    一句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没有人会无缘无故,不求回报的对你好,好好珍惜这份缘分吧,否则下辈子你也许不会再遇见他们了。”

    第二句话是“世间所有爱都为了聚合,只有父母的爱为是分离。”